登录 | 注册 |
首页 > 专题内容页面 > 无障碍信息 > 残疾人写下20页BRT调研报告 建议完善无障碍设施(图)

残疾人写下20页BRT调研报告 建议完善无障碍设施(图)
1316045033   评论:0 点击:

大学刚毕业的残疾人写下20页调研报告,建议完善无障碍设施

  相关部门称早有考虑和预留,今后将逐步完善改进

  厦门网-厦门晚报讯 “BRT快捷、便利,每天那么多人坐。其实,坐轮椅的残疾人也很想坐。”日前,刚参加工作不久的江山通过同城快递,给本报寄来一封长达20页的长信。他说,“轮椅族”好像被遗忘了,因为厦门BRT站点,既没有电梯,也没有合适的坡道。坐轮椅的残疾人看了,寒心。

  “亡羊补牢”,他把BRT作为调查重点,是因为BRT还没建完,是可改变的。厦门还要建设地铁,可以提醒相关部门重视该问题。

  文/记者 高金环  图/江山

  调查

  轮椅族想上BRT站点 得找好几个帮手

 

  江山是一名残疾人,今年大学毕业后就到厦门市CP小树苗特殊少儿家庭互助中心工作。这是一家专门服务于特殊少儿及家庭的公益机构。他曾因摔伤做了开颅手术,术后一度靠轮椅出行,现在可以正常行走,不过右胳膊已经瘫痪,做事只能靠左手。

  经过2个月的调研,江山发现,虽然残疾人想坐BRT,但BRT却说“不”。因为有台阶,残疾人自己没法上到中层收费处。

  在信中,江山说,轮椅一族想乘坐扶梯上去,没几个帮手是不行的,因为扶梯挺窄,看上去挺陡,有危险。想要安全上去,必须人椅分离,要找个壮士把人背上去。从收费处到位于3层的月台,也同样要有人帮忙。

  他一位坐轮椅的同事,去年10月以来,每月都到岛内参加聚会。不过,这位同事不愿乘的士。因为打的要花好几十元,而绝大部分残障人收入微薄,靠着政府的补助维持基本生活。

  考虑到要抱残障人上下车特别麻烦,费时间,有些司机拒载。为此,每次上BRT,这位同事除了有朋友陪,还要临时找两个好心路人帮忙抬上BRT站台,而且要挑有力气的。遇到有扶梯的BRT站点还好,上的时候,一个在上面扶着,两个在下面扶着,没扶梯的地方就只能抬了。下BRT时,更要连人带轮椅一起抬,或一个楼梯一个楼梯“咯噔咯噔”地慢慢下。

  “当时,我无能为力。”江山亲眼目睹过以上一幕。不过,他们离站务员很远,就没麻烦站务员。

  他的这位同事跟他吐露心声:遇到困难,要叫陌生人帮忙时,好尴尬,心里很过意不去。

  建议

  学习香港模式 安装升降设备

 

  江山随机调查了岛内火车站、中科院站、华侨大学站、嘉庚体育馆站、前埔枢纽站等。

  他说,在已建好的BRT车站中,适当考虑到了无障碍处理。比如,在收费口处,保留配置了残疾人专用的通道;设置了给盲人使用的盲道;设立爱心座;清楚的报站(供盲人);灯箱显示(供聋人);每个站台都配备安全人员;车子与等车月台之间处于同一平面。

  不过,BRT没有安装升降电梯,这让轮椅族很为难。

  “像香港那样,建升降电梯多好啊!”江山说,今年4月,单位组织他到香港接受工作培训,他专程考察了残障人生活状态。

  “令我惊叹的是,他们能自己乘着轮椅外出上班、吃饭、购物、散步、旅游,从事喜欢的活动。”他说,香港的一位残疾朋友告诉他,香港的残疾人和正常人作息一样,早上坐轮椅到地铁站,普通人上电梯,残疾朋友上升降机,然后等地铁。

  香港地铁的升降电梯结合地下商场而建,扶手设置得比较低,有适合轮椅族的按键。残疾人升降机有轮椅图案提示,按下按钮,就会有专人前来帮忙。

  江山还看到两种爬梯机,一种需要人工辅助、底部有像坦克车履带一样的东西。爬梯机的一些旋钮与轮椅紧紧地扣在一起。轮椅在电动马达的带动下,上下台阶,整个过程非常平稳、舒服。还有一种是电动的,靠楼梯边上的扶手上下滑动。


 

  【观点交锋】

  “无障碍”不只为残疾人而建

  记者发现,不同人对无障碍设施的理解不同,持不同观点。

  据了解,一台升降梯的成本价格约30万元。如果在BRT两边各增设1台升降梯,需60万元。56个站点,需要3000多万元。升降梯启用后,还需要配备管理人员。

  即使配备爬梯机,投入也不菲。记者在网上查到,需要人工辅助的爬梯机,一台要花6万元。BRT有56个站点,每个配备一台爬梯机,就300多万元。每台爬梯机共要配备6个工作人员三班倒,而目前每人每月的工资不能低于2000元。这样算下来,一年人力资源投入就要600多万元。

  有人认为,残疾人较少,乘坐BRT出行的就更少了。花那么多钱,还安排人专门等残疾人上BRT,不值得。

  对于这种观点,江山非常反对。他认为,残疾人也有出行权利。如果没完善的无障碍设施,残疾人就更缺少融入社会的平台。

  市残联相关负责人说,要准确理解无障碍设施的含义。其实电梯也是无障碍设施,升降梯也并非只有坐轮椅的残疾人才能坐。老、弱、病、残、孕妇,都需要。他们也收到了这名残疾人的建议,将转达给市建设局,建议他们逐步完善。

  【部门反馈】

  设计时有预留等改造才能增设

  资料显示,BRT一期工程共建5条线路,即1号线、2号线、环岛干道线、成功大道线和联络线,总长115公里,总投资约30亿元。

  记者了解到,我市BRT在设计阶段,就包含了升降梯,为何BRT建设时没有安装升降梯呢?

  市建设开发总公司说,设计阶段确实预留了升降电梯,不过当时限定的建设时间很短,才10个月。此外,资金量有限,所以未一同建设。

  既然预留了,现在能否补建呢?市城管办相关工作人员说,他们早就意识到这个问题,此前曾申请安装两个升降电梯作为试点,但暂时未获批准。相关部门说,如果安装,就应该全线安装,安装一两个不解决问题。

  市建设与管理局副局长魏晓荣说,需要跟设计人员研究一下,看看现在是否还有空间和条件。他说:“将来地铁会是厦门市民主要出行方式,我们将要求设计和施工单位,建好无障碍设施。”

  BRT场站公司常务副总经理郑全德说,轮椅残疾人坐BRT确实不方便,他们会向上级部门反映这一问题。预计等到技术改造,或BRT升级为轻轨时,可逐步完善。

 

 【链接】

  调研结果寄哪个媒体“晚报排在第一”

  记者 高金环  

  要把残疾人声音表达出来

  江山的调研从香港开始。今年4月,江山还在实习,单位就组织他去香港,参加康复训练方面培训。这一去,他才发现,香港的交通设施考虑到了各类人群的需要,也包括肢体残疾人。而这正是厦门BRT场站需要改进的方面。

  其实,今年3月,江山就有了调研无障碍设施的想法。那时,他正在写论文,从网络上查到,香港在残疾人事业发展相当棒。

  从香港回到厦门,江山继续他的调研,重点是BRT。调研的那两个月,他常常上午出门。单位开完晨会,也差不多九点半了,他就带上相机、两块电池、干粮和水出发了。他住在集美集源路,先走10分钟,再乘BRT链接线,包括等在内约需15分钟,然后才能来到BRT站点。

  相机拿在手上,却有点当特工的感觉。“我是趁站务员不在的时候偷偷拍的。”他说,因为BRT站点不允许拍照,若明目张胆地拿着相机“咔嚓”,会遭到站务员劝阻。

  江山说:“虽说做这项目很乏味,但想到相关部门能看到我的用心,采纳我意见时,我会欣喜好久。”

  一上午,江山只能拍一处站点。有时候,赶回单位已经下午一两点了。路上饿了,他就用自带的干粮充饥。“虽说很苦,我要把残疾人的声音表达出来,让社会去关注。”他说。

  想全面调查“厦门无障碍”

  因为要忙工作,调查报告,想到一点就写一点。

  “寄到哪家媒体呢?我在脑中搜索,晚报排在第一。”于是,他把调研结果和建议寄给了晚报,还附有带文字说明的照片。他想通过媒体促进残疾人无障碍设施发展。

  江山说,他还在调查厦门的风景区、医院、车站、通道。其中,BRT是重点对象,预计近期完成整个调查。

  “那些建好了的,牵涉到相关部门,很难改变。”他把BRT作为调查重点,因为BRT还没建完,是可改变的。此外,厦门还要建设地铁,可以提醒相关部门重视起来。

  “我知道政府部门也有难处,但是在难处之中突破,才是真正的以人为本。”江山说,厦门的残疾人事业在福建省,是做得比较好的,他建议进一步做好无障碍设施,在这方面也起到排头兵的作用。

厦门网 

错误报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