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首页 > 专题内容页面 > 书画赏析 > 轮椅上的女画师:“他没把我当残疾人”

轮椅上的女画师:“他没把我当残疾人”
1359680381   评论:0 点击:

梁翠琴和丈夫李传洋在一起。

▲梁翠琴在作画。

▲梁翠琴的画作。

  残疾人与健全人间有真正的爱情吗?患有小儿麻痹症的梁翠琴与她的山东大汉丈夫李传洋用二十年的患难与共、相守相依给出了肯定的答案。自学成才、考入大学、拜师学习泥塑、油画,梁翠琴用轮椅“走”出了一条不平凡的自强之路,换来了尊重与爱情。

  文/记者方晴、林静 图/记者杨勤

  这个小小的家藏在古巷的深处,石阶被铺成方便轮椅的斜坡,穿过小院和木门,映入眼帘的是挂满客厅墙壁的十数张油画,用温柔的笔触描绘着婴儿的笑与泪。木门旁,一位高大的山东汉子推着轮椅上的小个子妻子,这里就是轮椅画家梁翠琴和她丈夫李传洋的家。

  “我是土生土长的广州人,1967年在梁巷出生。”姣好的面容、灿烂的笑容,今年45岁的琴姐显得很年轻。琴姐说,1岁时她患上了小儿麻痹症,爸爸带着她辗转了好多医院,尝试过针灸、按摩,都没见效,至今还记得屁股上插满针的情形。7岁时,她选择暂停求医去读书。那时的她下肢无法行动,只能靠着一张小椅子一步一挪。

  二年级后,她就读的小学解散了,新学校离家太远,无法独自前往。为了不连累家人,琴姐辍学在家自学,她订阅了从小学到高中所有的自学教材,还有《语文月刊》等杂志。她开始作诗、作画,第一届羊城伤残人士书画作品展也展出了她的作品。“虽然我活动的空间很小,但是在文学和艺术的感染下,我看到的世界很大。”

  1989年,琴姐通过成人高考考上了广东民族学院,同年,悉心照顾她多年的父亲去世,学费与交通成了大问题。她因此选择了另一条路——雕塑。

  因缘际会下,19岁的梁翠琴遇到了满族画家爱新觉罗松石,她住进师父家,学国画、泥塑。有半年多的时间,琴姐每天看着师父作画,自己领会、练习描线等基本功,直到师父返津。“这是我一生的转折点,从业余涂鸦到真心爱上绘画、剪纸、泥塑民族工艺,现在的我不画画手会痒。”

  雕塑厂意外邂逅真爱

  上大学不成后,琴姐凭借手艺进了山田雕塑厂,那是当时广州最大的雕塑厂之一。她说,“正常人能做的事,我也想尽力做,我要闯一闯。”

  十几岁就从家乡山东烟台到全国各地打工、学手艺的李传洋当时正在雕塑厂制作着十米高的巨型雕塑,他被个子小小的翠琴深深吸引了。“我每天都看着她坐在小椅子上,走一步、挪一步,辛苦地从宿舍挪到工作台。但这个女孩子从来都笑脸迎人,孜孜不倦地学习。”李传洋说他从没见过这么有毅力、热爱生活的人。自然地,李传洋开始天天帮琴姐打饭、张罗工作台。“但我觉得自己配不上他。”琴姐拒绝了他的追求,但后来有一天,李传洋给她说了这么一番话:“如果你是腿部的残疾,我就是脑子残疾,我这辈子都会守候你” 。

  越艰难越是拧在一起

  恋爱中的梁翠琴和李传洋在雕塑厂渡过了一段快乐时光,由于手艺高超,厂长对二人十分器重。只可惜,因一场误会他们离开了工厂。与此同时,琴姐的家人因为经济原因激烈地反对他们的结合。不得已,他们只得私奔到赤岗租房子继续雕塑工作。

  “那时非常辛苦,最惨的时候,我们身上仅存的最后1000元被小偷偷了,连吃饭都成了问题。”李传洋办过摩托修理店,亏钱后又开面包车做运输。琴姐则揽下了所有的家务,还做泥塑帮补家用。“苦是苦,关起门来朝天过呗。”琴姐笑着说。越是艰难,两夫妻拧得越紧。

  2000年,他们的故事感动了省残联的一位工作人员。在他的主持下,历经磨难的两人终于结为真正的夫妻。

  后来,二人搬进了琴姐家的老房子。李传洋施展手艺,给妻子砌了个矮矮的厨房、铺了缓缓的斜坡,木门、长椅、画桌,甚至琴姐坐的轮椅,都是他亲手做出来的。为了方便照顾妻子,会水电、装修、化工、雕塑的李传洋拒绝了外地的雕塑项目,在附近的单位做木工,月收入不过两千元,但夫妻俩说十分知足。

  对话梁翠琴:

  “遇见他是几生修来的福分”

  记者:曾经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

  梁翠琴:我不愿把自己当作是残疾人,健全人能做的事情我都想试一试,尽力做一做。但家里人有时也会把我当作是残疾人,不理解我只是腿部残疾,心智是健全的、自由的。这是我最痛苦的地方。

  记者:最快乐的事情是什么?

  梁翠琴:我的丈夫吧。他很懂我,从来不把我当残疾人。周一到周五大爷似的看着我做家务说是运动,但到星期六日就很自觉把所有家务包下来,让我休息。他是我的“全能老公”,又是随传随到的“老管家”,朋友都说我遇见他是几生修来的福分。

  记者:现在过得开心吗?

  梁翠琴:很多年来,家门前的路都是阶梯坑洼的,轮椅根本走不了,画画也只能从报纸里找灵感。自从政府帮我铺了一条残疾人通道后,我感觉心门都被打开了。现在每个月10日我都到街道文化站与其他国画爱好者交流、学习,日子过得很充实。

  他对她说:

  “如果你是腿部的残疾,我就是脑子残疾,我这辈子都会守候你。” 

错误报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