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首页 > 专题内容页面 > 无障碍信息 > 无障碍改造:用城市良心打通残疾人出行道路

无障碍改造:用城市良心打通残疾人出行道路
1375147226   评论:0 点击:

《记者视线》讯:李艳,四肢全都萎缩,是一位重度肢体残疾人,无法行走。在四楼生活20年,没出过一次门,搬到1楼15年,每天都是用这种方式出门。经过从家门到到楼门的3层台阶对她来说就是“翻山越岭”。

  正是为了方便众多像李艳这样的残疾人以及老年人,从去年开始,市区两级财政出资对老旧小区进行无障碍改造,来解决出行最后几百米的难题,这同时也是残疾人最初走出家门的那几百米。但是,记者在调查中发现,这项本该得到喝彩的惠民工程,收获的却是一声叹息。

  位于丰台区的玉林东里一区,是始建于上世纪90年代的老小区。在这里居住的5800多居民中,65岁以上的老人就有800多人,其中不少还有肢体行动障碍。从去年开始,“变台阶为坡道”的无障碍设施改造在这个小区里轰轰烈烈地展开。社区居委会主任陈东明见证了整个过程:

  【陈东明】我们这个小区整个改了100个楼门。

  【记者】全都改了?

  【陈东明】全都改了。施工的时候咱们居民的配合力度是空前的。

  而改造的效果如何呢?肢体残疾人曹雁坐着轮椅体验了20多个楼门,叹了口气。在一个单元楼门,曹雁好不容易摇着轮椅从无障碍通道来到楼宇门口,却怎么也进不去。因为防盗门右边20厘米左右的半扇门是锁着的:

  【曹雁】这个坡道你上来以后正高兴呢,但是门的宽度不够,必须得把这个打开,那个开关又特高,我们够不着。

  即便打开了门,曹艳也很难进入楼道,因为防盗门还有一个高出地面将近10厘米的坎儿。而跨越了这道障碍,问题又来了:

  【曹雁】然后你再走两三步还是楼梯,就门口让你看着有坡道。

  既然进了楼还有台阶,当初门外的无障碍修来有什么用呢?而接下来旁边单元的坡道改造,更让让曹艳觉得奇怪。5层的楼梯。底下4层改成了坡道,唯独留了最上面那层台阶,健全人帮忙推着轮椅都很难上去。而另一个单元的坡道改造,则让曹艳感到有些“害怕”。这个有十层台阶高的坡道,靠曹雁自己,根本上不去:

  【曹雁】就是费劲,坡比较陡。自己上困难,推着你的人在后面害怕,手只哆嗦……(0437:1"19”)

  其他小区的情况如何呢?记者随机来到同样实施了无障碍改造的潘家园南里二区。这个小区一号楼二单元的楼门口有两级台阶,楼门朝北,坡道铺在西侧。看着还比较缓,但居民表示,这坡有点太“瘦”了,一位热心的张大爷找来尺子量给记者看:

  【现场音】这够90,那儿还不到70(压混)

  测量发现,这个坡道才90厘米,而一般轮椅的宽度在70—90厘米左右,即便是最窄的轮椅走过坡道,两边也只剩下10厘米左右,稍一跑偏,轮椅就能带着人一起摔下去。这样的坡道竟然没有高出坡道的踢脚,更谈不上护栏了。而轮椅要想进单元门,也不太可能,因为楼宇门太窄,用米尺测量显示,它才只有65厘米!

  【居民】宽点就合适了。楼本来就窄,给居委会提意见,老说就这样吧!(00"16”)

  而在网络上,对家门口改造的坡道不满意的大有人在,他们表示在改造的角度、长度以及相关配套上都存在缺陷,并不能完全满足残疾人和老年人的需求。据了解,从去年开始的小区无障碍改造工程,每个小区的花费在几十万元到两百多万元不等,今年还将有144个老旧小区完成改造。花2个亿打造的惠民工程,却还是打不开最后几百米的通道,有的改造后的坡道甚至让居民觉得碍事儿。对于这点,残疾人曹燕最有发言权:

  【曹雁】有些地方说实在的就是为了修坡道而修,我们残疾人一看这个坡道就看出上级有指令让修无障碍设施,他不是说特别精心的设计,应付检查的。

  间奏

  老旧小区无障碍改造的标准并非无据可循。记者拿到的一份由市规划委、市残联、市住建委以及市政市容委联合印发的《北京既有居住区无障碍设施改造导则》,其中,对轮椅坡道、无障碍通道上的门、扶手等等细节,都做了详细的规定。以无障碍出入口坡道的坡度为例,《导则》规定,平坡出入口的地面坡度不应大于1:20,当场地条件比较好时,不宜大于1:30。市残联维权部主任杨西峰对此做出了解释:

  【杨西峰】坡道要求1:20,这是国标规定的,就是一米的高度,坡要有20米,才能很平缓。

  但是,连杨西峰也不得不承认,在实际操作中,这个标准很难落到实处,原因之一在于地形、楼间距等多种条件限制。以曹雁体验的玉林东里一区为例,楼门到地面的净高约1.5米,有10层台阶,按1:20设计要求,坡道需要30米才能保证缓坡,但据小区居委会主任陈东明介绍,实际坡道只有15米,还不到1;8,这样一算,难怪坡“陡”地让曹雁害怕。对此,陈东明的解释是:

  【陈东明】没办法,只能按因地制宜的方式来做。底下是地下室,落不下去。按说可以修二次坡道,但这儿地不够,实在没办法。

  由于条件限制,导致改造无法“达标”,确实是老旧小区影响无障碍改造的原因,但是我们能不能加个扶手,装个踢脚,设置防滑条?最起码得考虑到轮椅的实际通行条件。这是我们主观思想上是不是能切身考虑到残疾人的不方便,也是检验城市良心的一条准则。现实中的无障碍,实际上却障碍重重;巨大的投入,打了水漂。这让残疾人及家属觉得很可惜:

  【李楠】望能听到使用人群的声音。想当然的认为这里需要、那里需要,但做出来不如人意。是没有体验和感受到我们的真感受。

  【李志强】关键是没有接地气,我们政府有关部门一定下去调查去,我应该做什么应该怎么做,去问问老百姓,这才能把实事做到根本,必须要走群众路线,找群众、听群众的就是照镜子。

  而在市残联维权部主任杨西峰看来,社区无障碍有章难循、细节不细,更重要的原因,还是在于缺乏监管。谈及这些,他也深感痛心:

  【杨西峰】目前来看,咱们整个北京市的无障碍设施管理方面是块短板,互相扯皮,不知道谁来监督,谁来管理。在管理上,咱们有联席会议机制,但是执法机构还缺乏统和,缺乏执行力。

  【杨西峰】涉及好多部门,多种头绪,不知道谁来负责谁来管

  多头管理,缺乏有效的监督和督促,让本该办到实处、办进老百姓心坎儿的民生工程,变成了浮皮潦草、流于形式的面子工程。在博士后专注于公共管理领域研究的谢国旺律师看来,在对社区无障碍设施的改造上,相关部门,似乎患上了政府在公共管理中的通病:

  【谢国旺】这个问题看似很小,但反映出在行政执法、行政监督方面存在大问题。政府要做的事情,目标要切合实际,这样通过落实能够达到目标。而在落实的过程中要有检查、督促,有执行有监督。路修了半拉,最后停了,钱也投了出去了。这多半是缺少监督造成的,无障碍建设跟这个也类似。残疾人设施在小区里进行改造,但是改造之后到底满意与否,落实到了政策目标的分项目,有没有检查,这个东西需要绩效考核。只有监督,才能避免有头无尾、流于形式、偷工减料、甚至是资金被挪用的情况发生。

  出现这种现象,归根结底还是思想认识的问题。试想,如果我们家里有一位残疾人,我们会不会细心的考虑他的出行是否方便?既然从法律角度制定了条例就要认真执行,在落实上也要做扎实,实实在在的打通残疾人出行最后这几百米。节目开始时提到的重度残疾人李艳,因为住一楼,条件合适,残联从阳台上为她打通了无障碍通道。虽然她只是个例,但这也为我们提出了思路,今年,本市将有144个老旧小区完成无障碍设施改造,明年将实现全市480个老旧小区的全改造。是不是也应该请这项工程的直接受益者肢体残疾人去验工呢?最后的这几百米无障碍通道的打通,也是社会进步的标志,文明社会不仅要有高楼大厦和霓虹闪烁,更应该有无障碍设施的畅通,否则我们心下何忍、良心何在?如果我们都积极的想办法,他们的生活会更加美好。看,走出家门的李艳多高兴:
错误报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