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首页 > 专题内容页面 > 社会美德风尚 > 孝子用命挣钱救母 背货上山每12个台阶能买一片药

孝子用命挣钱救母 背货上山每12个台阶能买一片药
1375942148   评论:0 点击:

今年母亲被查出患有直肠癌,面对巨额的手术费刘道满不想放弃,每当背着沉重的物资上山就在心里数:每上6个台阶就能给母亲买一片止痛药,上12个台阶就能买一片消炎药。刘道满说,不管如何,哪怕累死在华山上也要让母亲多活几天。

广元孝子刘道满每次背货上山,心里总在数:6个台阶一片止痛药,12个台阶一片消炎药

45岁的刘道满在华山做背夫整整30年,妻子郑奇莲今年加入到背夫队伍。他们有三个儿女。他把一家人的生活全部扛在自己肩上。如果不是因为母亲生病,夫妇俩的收入还能维持家庭的运转,而现在,只能停下一切照顾病母。

用命挣钱

丈夫刘道满每次背180多斤上山

妻子郑奇莲平时背150斤上山

和妻子一起,夫妇俩最多一月能挣到七八千元,但没活的时候只能挣到一千多元。

用心感恩

刘道满的事情被报道后,不少人给他发来爱心短信。对于每一位爱心者,他都会花上很长时间去一 一回复:“感谢你,好心人,谢谢你的关心。”十多个字却花了近20分钟时间。 <

昨日,华西都市报报道了四川广元的刘道满,为给母亲治病,在华山当背夫挣钱,引起读者关注。今日,刘道满的母亲饶学英结束第一个化疗疗程。

“回家前,她想在广元转一下,去下凤凰楼、皇泽寺。”母亲上一次去这些地方的时间刘道满已经记不清了,这两年母亲曾在他面前提过好几次,但终究没有成行。但这次,刘道满决定陪着母亲一起去转转,兴许错过了这次,就再没机会了。

昨日上午,刘道满赶车回了趟家,“她养的几只鸡这么多天都没人管了,顺便再把屋子收拾下,还有那副雕花的棺木和提前购置的葬品不能让她看见。”妻子郑奇莲也带着小女儿刘爱玲从丈母娘家赶回,同他一起收拾。

一台坏了的DVD

“母亲一个人在家,怕她孤独。”

从广元北门车站出发,坐两个小时的客车,在一个叫“修理站”的路口下车,沿着岔路步行十多分钟就是刘道满的家。刘道满家地理位置优越,房屋正对马路中央,只是门前插栽的豆角太过茂盛,挡住了大门。

房屋正面的墙体是地震后重新修建的,没有粉刷,窗户上的布帘、门板代替了玻璃。里面分成三间,中间是厨房,刘道满和母亲分住左右两间。刘道满先前备下的棺木就放在自己房间。

母亲饶学英的床头放着一台影碟机和一个电脑小音响,这是刘道满先前从西安花了200元钱为母亲买回的春节礼物。

“母亲一个人在家,怕她孤独。”饶学英喜欢听山歌、戏曲,刘道满便从曾家场镇为母亲买了几张碟,并教她如何使用,“遗憾的是没有电视机,只能听,不能看。”

为了方便和母亲联系,刘道满还专门在家里装了一台无线座机。自制的信号接收天线至今还挂在房檐上,只是电话已无法使用。

一份急切的心情

提前领了两个月工资,送母亲治病

7月19日晚上,哥哥给刘道满打电话,称母亲快不行了。第二天一大早,刘道满夫妇从老板那里提前领了两个月的工钱,赶回广元,将母亲送到市中医院进行救治。主治医生说,病人可能癌细胞转移了,有生命危险。

随后,刘道满便在家花了几千元备好了棺木、寿衣、纸炮和香烟,昨日,他又为棺木的事犯愁,“明天接她回家,但这么大的东西不能让她看见。”

“她说过很多次,即便死了,也要去火化。”刘道满说,母亲最恨“这个东西”,见不得棺木,更何况现在就摆在家里。

“先放到别人家里?”刘道满想。但几家邻居都没人愿意。想拿东西盖住,但这么大的东西哪会看不见。最后,刘道满想,等母亲回来后,主动告诉她,“但是要换个说法。”刘道满决定请姨夫帮忙。“等她回来后,姨夫就说年龄大了,棺木是给他准备的。”刘道满说。

妻子眼中

5元一碗的面 很少吃

在华山脚下的临租房里,刘道满几次跟妻子郑奇莲闹脾气,但话不多,只是有脸色。

婚后,刘道满的压力很大,老人、孩子都一肩扛。“很多时候,收工后,他都一言不发。”郑奇莲说,这时候只有不管他,劝他反而会变得不好,“他思想包袱很重,但就是不说出口。”

郑奇莲说,每次拿到工钱后,刘道满总会做一番精打细算,先给母亲余下一部分,再给孩子寄出一些,留下一月生活费后,再将余钱存入银行。生活开得也很简单,饭馆里5元钱一碗的面都很少吃,而自己做饭时,也常常是一碗面条。

“但他对人好。”郑奇莲说,有时炒点小菜,刘道满都会先给她夹上一筷子,“他还为大儿子(郑奇莲与前夫所生)备下了一份钱,孩子大了,本来是打算准备把房子‘装修’下留给孩子用的,如果不是母亲生病的话。”

医生建议保守治疗

刘道满却不想放弃

5日中午,广元市中医院第一住院部8楼5病房里,70岁的母亲饶学英挂着药品斜躺在床上,面色发白,身体稍显浮肿。儿子刘道满坐在一旁,盯着药品问母亲中午想吃点什么。“酸辣土豆丝。”母亲说。“好,我去叫。”刘道满回答。

这个个子不高,身体瘦弱的男子眼睛充满血丝,夜里明显没有休息好。长时间的背负重物,让背梁显得有些佝偻。

45岁的刘道满是四川省广元市朝天区两河口乡农华村人,今年是刘道满到华山做背夫的第30个年头。刚到华山时他还不到15岁,“那时候,村里已经有人在那边做这个了,就和哥哥一起去了,走的时候也没考虑太多,就想多挣钱。”几年后,哥哥累坏了身体便回家种田,刘道满则仍留在华山。

今年2月份,母亲饶学英被查出患有直肠癌,手术费需要十几万,对刘道满来说,这简直是天文数字。考虑到刘道满的家庭情况及老人年龄,医生建议保守治疗。不过,刘道满却不想放弃。今年年初,妻子郑奇莲也加入到背夫的队伍里。刚开始完全不敢上路,也只能背几十斤,很长一段时间后才能背上百斤,“对于一个女人来讲实在不易。”现在,和妻子一起,夫妇俩最多一月能挣到七八千元,但没活的时候只能挣到一千多元。

在华山上上下下几十年,刘道满对华山太熟悉了,每个景点之间的距离,他都能说出有多少个台阶。每当背着沉重的物资上山,他就在心里数:每上6个台阶就能给母亲买一片止痛药,上12个台阶就能买一片消炎药;接近山顶时就想着,哪天能带母亲到华山来转一转就好了。刘道满体重120斤,但每次要背180多斤的物资上山。背夫以重量计算酬劳,每斤从0.2元到0.85元不等,根据距离计算费用。郑奇莲平时背150斤左右,“如果不是家里老人有病、娃儿上学,谁愿意吃这个苦。”

刘道满说,带回家的钱剩下不多了,肯定不够治病,但不管如何,他哪怕累死在华山上也要让母亲多活几天。

记者手记

沉默男人的“孝道”

刘道满话不多,声音很小。接触中,几乎难见笑容。他爱儿女,也体贴病床上的母亲。他是一个好父亲也是一个好儿子。

“百善孝为先”在刘道满身上做出了很好的诠释。采访中,他总说“这是做儿子该做的。”无论母亲以何种理由为自己减轻负担,他都会私下做一份准备。

每年回家,他会给母亲买些爱吃的糖果;临走,总会给母亲备下一年的柴草,把一切安顿周全。母亲病重,他背着母亲备下棺木,不让母亲看见。往往看似简单的举动,却总能打动人心。

错误报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