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首页 > 专题内容页面 > 无障碍信息 > 中国网事:善意制度能否带来“通途”?——“导盲犬上车”三大障碍

中国网事:善意制度能否带来“通途”?——“导盲犬上车”三大障碍
1430620140   评论:0 点击:

新华网北京5月2日电(“中国网事”记者丁静 倪元锦)5月1日,根据国家和北京市相关规定,导盲犬在符合相关条件下,可陪伴视障人士乘坐火车、首都地铁。然而,中国有一千多万视障人士,正在服役的导盲犬却不足百只。对“导盲犬上车”解禁,更像种“制度善意”。

针对导盲犬的善意制度,能否带来出行“通途”?出行配套体系不健全、培训成本高昂、公众认知度较低的“三大障碍”下,视障人士随导盲犬出行,尚属“奢侈”。

与导盲犬一同乘车,您有顾虑吗?

5月1日,北京市的地铁线路对导盲犬乘车“解禁”。钢琴调律师、视障人士陈燕带着她的导盲犬“珍妮”,在北京地铁5号线天通苑站体验“新政”。

当日,车站对珍妮放行,并安排工作人员带领陈燕和“珍妮“从“绿色通道”进入站台。“珍妮”带领陈燕顺利找到残疾人专用车厢,随后换乘地铁2号线抵达北京站。北京站客运员刘雯协助陈燕安检、检票。“这是导盲犬首次从我们车站上车,我协助视障朋友从特殊乘客通道提前检票进站。”刘雯说。

陈燕随珍妮检票进站,有不少乘客关注,大部分乘客对导盲犬乘车表示宽容。

4月30日,多家媒体针对导盲犬获准乘坐火车一事,征集公众态度。

网民“宠物驯导师张兵”说,自己支持导盲犬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导盲犬不具攻击性,可适应各种复杂环境,常把自己置于危险位置,把安全留给盲人。网民“小梅”呼吁大家对导盲犬不围观、不抚摸、不喂食、不呼唤。

部分网友对导盲犬是否会伤人,会不会导致过敏人群感染,以及导盲犬“身份证”会不会被一些人用于给自己的猛犬“上户口”等问题,表示有顾虑。网民“睡懒觉怎么了”说,希望相关部门加强对导盲犬的“身份识别”,勿让不自觉的乘客把自己的宠物牵进地铁。

陈燕说,导盲犬是视障人士的眼睛,若有乘客对狗毛过敏,可远离导盲犬。“就像有人会对花粉过敏,但花草也需要正常生长。希望导盲犬的畅行,能带动更多人关注我们。

普及导盲犬“任重道远”

记者调查发现,尽管解禁为导盲犬乘坐火车、地铁打开了方便之门,但在“出行配套体系不健全、培训成本高昂、公众认知度较低”的“三大障碍”下,导盲犬在中国并不普及,甚至“稀少”。视障人士随导盲犬出行“奢侈”,普及导盲犬“任重道远”。

一是,导盲犬上车“配套”不完善是全国普遍存在的问题。

陈燕告诉记者,虽然北京允许导盲犬乘坐轨道交通,但公交车并无类似规定,打出租车也常被拒载。这意味着去地铁到不了的地方,视障人士就很难带导盲犬乘坐交通工具。

导盲犬candie是一只获得“国际导盲犬联盟”资质的拉布拉多犬。其主人、视障人士candie的“妈妈”告诉记者,在十分拥挤的早晚高峰时,几乎无法带导盲犬乘坐地铁出行。在“人挤人”的嘈杂环境中,导盲犬难以行走和辨识方位。

二是,导盲犬数量稀少,且培训时间漫长、成本高昂。

中国参照国际惯例,对视障人士免费提供导盲犬。然而,与一千多万的视障人士相比,目前服役的导盲犬不足百只。以河南为例,导盲犬申请者每年超过5万人,而截至2014年,河南全省“持证上岗”的导盲犬只有数只。缺乏培训人员、培训资金高昂、培训成功率较低等原因,导致中国导盲犬事业发展缓慢。

据介绍,培养一只导盲犬约需一年半,每年耗资超过10万元,且仅有“黄金(1177.40, -5.00, -0.42%)猎犬”“拉布拉多犬”等少数犬种适合。而且,导盲犬培训成功率不高。

培训成本高昂,致培训基地运转艰难。以中国最早的导盲犬训练公益机构“大连培训基地”为例,资金来源有市财政局、中国残联和社会团体、个人捐赠,但资金缺口仍不小。

三是,公众对导盲犬认知度低。

按照驯养规定,导盲犬在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等“工作状态”时,需要系上牵引链、佩戴导盲鞍。candie的“妈妈”说,若处在交通工具内无需行走的环境,导盲犬会坐卧休整,可一些乘客会因好奇而凑过来“逗狗”“喂食”,受训过的导盲犬会对此类与“导盲”工作无关的行为“漠然”,此时有乘客会通过抚摸甚至拍打导盲犬以“求得回应”。

陈燕说,部分航空公司会要求导盲犬佩戴口罩。“导盲犬工作依靠视力、也依靠嗅觉。要求导盲犬戴口罩,它就没办法散热。这太残忍。

“制度善意”+“社会支持”=“公共善意”

国际导盲犬联盟规定,1%以上的视障人士拥有并使用导盲犬,方可算“普及导盲犬”。对于中国而言,这个“1%”对应的,应是十余万只导盲犬。

多位受访人士指出,导盲犬出行并非“通途”,折射出我国残障人士参与社会生活的“盲区”。要改变这种状况,需从法律和制度层面完善残疾人出行保障体系,加强对导盲犬等残疾人辅助工具的开发、培训和应用,扩大允许携带导盲犬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的范围,加大对现有规定的传播力度,提高全社会对导盲犬的接受程度,切实保障残疾人士出行的合法权益。

山东豪才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国敏认为,导盲犬出行虽早已被列入相关法律法规,但条文表述笼统,哪些公共场所须无条件允许通行并不明确,视障人士携带导盲犬出行遭拒时也缺乏投诉、维权渠道。这些加剧了导盲犬被“歧视”的窘境。

此外,还需完善导盲犬的身份认证、管理制度,并对导盲犬开设有针对性的“国情培训”。

candie的“妈妈”告诉记者,部分航空公司曾经不允许导盲犬上飞机,是有道理的,“不少中国培训的导盲犬,没有坐过飞机、火车、轮船,这就有不安全因素。”她说,导盲犬如有培训乘坐飞机成功的记录,就可上飞机,但很多国内培训的导盲犬并无相关经验。

记者曾见到candie带领主人穿过车水马龙的大街,并获悉candie在美国曾受过针对“嘈杂环境”“低噪音车”(含自行车)的培训。可是,中国尚缺乏针对国情的导盲犬培训。

“只有导盲犬的数量多起来,才会获得更多关注、理解、捐助。导盲犬畅行,是第一步。希望更多公众通过关注导盲犬,来关注视障人士出行权益。”陈燕说。

 
错误报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