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他们失明却让“荣腔”发光
2014-11-09 03:12:04   来源:   评论:0 点击:

昨日,曲艺队团长莫若文右等人来越秀区文化艺术中心开讨论会。记者王燕、郑凯夫 摄77岁的莫若文头发花白,戴着墨镜,步行时需要人搀扶,但一坐下将二胡放在腿上,整个人腰板一直,只见他双手麻利地上下调弦一番
1.jpg 昨日,曲艺队团长莫若文右等人来越秀区文化艺术中心开讨论会。记者王燕、郑凯夫 摄

77岁的莫若文头发花白,戴着墨镜,步行时需要人搀扶,但一坐下将二胡放在腿上,整个人腰板一直,只见他双手麻利地上下调弦一番,清了几下喉咙,转过头来对他60岁的徒弟郑健明点了点头,在他的示意之下,乐团起奏,一阵悠扬而又韵味独特的地水南音响起,而在乐声中,莫若文与他的团友们忘我弹唱,似乎进入了一片光明的世界。

记者昨日在越秀区文化艺术中心看到这动人的一幕。莫若文与郑健明均来自广州市现存唯一的失明曲艺队,这支已经成立了58年的曲艺队,几经浮沉,近年已经沦落到将近绝唱的境地,2012年越秀区通过扶持将这特殊的曲艺队挽救了回来,使得该曲艺队最具广府特色的“荣腔”得以继续传承下来。

目前,越秀失明曲艺队已发展到成员21人(其中7人失明),年龄从50岁~80岁不等,平均年龄60多岁,坚持每周三排练活动。

创立: “瞽师”宗师何世荣独创“荣腔”

在广府曲艺团队中有一个特殊的群体,就是失明人表演者。失明的男曲艺演员称为“瞽师”,失明的女曲艺演员称为“师娘”或“瞽姬”。粤调南音,则是特指产生于清代乾隆、嘉庆年间珠江流域的歌乐,而地水南音,则专指街头卖唱的盲人所演唱的南音。“这一百年来,地水南音唱得最好的非我师傅何世荣莫属。”曲艺队团长莫若文口中的何世荣即地水南音中“荣腔”的创始人。

据了解,1956年,广州曲艺联谊会成立,属下共有8个失明曲艺组,但艺术水平参差不齐,“瞽师”中的末代宗师何世荣提出了以大带小,以先进带落后的建议。1957年3月,8个失明曲艺组按广州市5区合并为5个大组,分别以光荣、光华、光星、光明、光光命名,其中又以光荣曲艺组实力最为强盛。1958年,因整风运动,各失明曲艺组被迫解散,不久后又重组,原来的各失明曲艺组统一归并到北区,组成北区失明曲艺一队、二队,当时的“北区”也就是现在的越秀区,因此这“北区失明曲艺队”也叫“越秀失明曲艺队”。一队队长为何世荣,二队队长为何世荣的入室弟子李广生。1963年,失明曲艺一、二分队合并为一个失明曲艺队,即“越秀失明曲艺队”。队员除何世荣外,还有李广生、莫若文、小飞燕、叶金燕等。

地水南音你听过没?

为何称为“地水”?莫若文解释,地水的说法源自《易经》的“地水师”卦,因为旧时盲人多以占卦算命为主,为了吸引顾客也会弹唱,因而“地水”就成为盲人的代称,后来会占卦算命的盲人少了,卖唱反而成为主业,于是盲人瞽师、师娘在街头卖唱,或被请到酒楼、妓院、私人寓所献唱谋生,这就是地水南音的由来。

地水南音语言“生鬼”,以七字句为主,每句八拍,朗朗上口。比木鱼、龙舟、粤讴等粤调更有节奏感,文辞也更优美。地水南音乐器单一,一把椰胡、一个拍板就能“揾食”。椰胡苍凉悠远,瞽师唱腔低沉沧桑,唱尽世态炎凉,听来荡气回肠,别有韵味。

没落: 戏曲衰弱“荣腔”难觅传承人

“特别是到上世纪90年代之后,商业经济繁荣,还有哪个盲人会认认真真地拜师学弹唱啊!因为唱粤曲赚不了钱啊,转去学按摩捏骨,勤快点的一个月赚个两三千块不成问题,学唱地水南音,一个是难学,第二个是学了也没有市场,会饿死的。”

据莫若文、李广生等老艺人回忆,当时的“越秀失明曲艺队”是隶属于越秀区的一支专业曲艺队,曲艺队成员每月从国家领取固定的工资,演出活动由广州市的文化部门统一安排,上世纪60年代达到鼎盛时期,当时他们的演出任务很多,曾经多次出席广州市政府部门举办的文艺晚会,还有机会演唱与国家建设发展相关的曲目,而且很受人民群众的欢迎。然而曲艺队鼎盛之时正好赶上文革,曲艺队解散,他们一众乐师转归至民政部门下属的工厂,直到1978年改革开放中央落实文艺政策,曲艺队才重新组建起来。

“重新组建后,辉煌不再。一是时代变了,戏曲行业日渐衰落,"越秀失明曲艺队"转为业余团队,我们都是在工厂打工,有闲的时候就出来弹唱一下。而且政府不再对我们的组织和演出作指定性安排,演出大大减少。更重要的是,1981年,我师傅何世荣去世,而我说真的,也只是继承了"荣腔"的两三成功力,很难达到师傅的高度啦。”说起往事,莫若文语气中充满着惋惜。

“学唱地水南音,一个是难学,第二个是学了也没有市场,会饿死的。”莫若文说,这二三十年下来,他也只收了一个徒弟,就是郑健明。“我今年77岁了,算是第二代的"荣腔",郑健明今年60岁,算是第三代吧,但第四代就没有了。”莫若文说,到2011年,曲艺队只剩下七个人,平均年龄超过70岁,最年轻的算是郑健明了。

重兴: 上星海音乐厅拿私伙局金奖

就在“荣腔”即将成为绝唱之际,越秀区的介入让曲艺队重新看到了“光明”。2012年1月,越秀区策划了“大师与私伙局的对话”,广州市越秀区举办各界人士迎春文艺招待会,把“越秀失明曲艺队”请上星海音乐厅音乐殿堂,与淮海、方锦龙两位南北民乐大师在殿堂上实现完美对话,一时传为佳话。

2013年,越秀区推荐“越秀失明曲艺队”参加广东省粤剧私伙局大赛,“越秀失明曲艺队”以一曲《挂绿悲歌》在比赛中一鸣惊人,斩获金奖。越秀区不仅全程负责曲艺队的参赛费用,所得奖金全部奖励给曲艺队,并且另外从区里拿出同等的奖金奖励扶持其发展。此外,越秀区还在全区大大小小的公共文化平台为“越秀失明曲艺队”提供演出舞台。

2013年,越秀区正式将“越秀失明曲艺队”列入重点扶持团队,为其提供场地排练、专业辅导等优质服务。2014年,越秀区将介绍“荣腔”的书籍出版纳入基地年度重点扶持项目,为其提供专家指导、经费扶持等,积极推动该书籍的编辑出版工作。2014年,基地将“荣腔”推荐登记为越秀区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查线索。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浙江省第九届残运会在杭州开幕省委副书记王辉忠宣布开幕
下一篇:残疾人俱乐部温暖残疾人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