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脚趾夹笔答完考题 潍坊无臂男孩自信发挥正常
2015-06-10 04:37:39   来源:2015年06月10日 潍坊晚报 记者 刘燕 吴琼   评论:0 点击:

今年18岁的王海港是安丘二中的一名考生,十年前在一次意外中他失去了双臂,但是他却学会了用右脚写字、翻书。在刚刚结束的高考中,他用右脚答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王海港觉得自己发挥正常,成绩应该比较理想。6月9日,

脚趾夹笔答完考题 潍坊无臂男孩自信发挥正常

今年18岁的王海港是安丘二中的一名考生,十年前在一次意外中他失去了双臂,但是他却学会了用右脚写字、翻书。在刚刚结束的高考中,他用右脚答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王海港觉得自己发挥正常,成绩应该比较理想。6月9日,记者在安丘二中见到了这个阳光、帅气的大男孩。

阳光男孩

特制课桌上完成高考,有些紧张

6月9日上午9时许,记者来到安丘二中,见到了安丘市景芝镇彭旺店子村18岁的王海港。他1.82米的个头,浓眉大眼,高高的鼻梁,长得非常阳光、帅气。

王海港正在用右脚书写“满江红”。记者看到,他写字的速度虽然有些慢,但字体非常清秀,如果不是了解他的情况,还真看不出这是他用右脚写的字。

“我今年在安丘一中考点参加的高考,我的专用课桌现在还在安丘一中,被他们留下了。安丘一中的老师还想让我写首‘满江红’,以此来激励一中的学生。”王海港说。写完“满江红”后,王海港习惯性地收起笔和纸,然后自己穿上鞋子,整个动作连贯、迅速。

在王海港的带领下,记者来到安丘一中,见到了王海港的父亲专门给他制作的课桌。这张课桌比普通课桌矮很多,王海港坐在椅子上,双脚放在课桌上,高低程度正好。看到桌子上有张试卷,王海港就做了起来。“高考的时候就这样,考场里就我一个人,两个老师监考,说实话,我还真有些紧张。”王海港笑着说,这次考试,他感觉自己发挥正常,成绩应该比较理想。

触电失双臂,姐姐教他用脚写字

当天,王海港的妈妈代田秀向记者说起了那段全家人都不愿意再提起的往事。那是2005年5月28日的中午,王海港和几个小伙伴去彭旺店子村附近的一个池塘玩耍,王海港在爬墙时不慎触到高压线,致使双臂被严重烧伤。

“我得到消息时,儿子已经被送到医院了,医院见孩子伤情严重建议转院,当天下午就转到了解放军第八十九医院。”代田秀说,尽管医生尽了最大努力,但孩子的双臂最终还是没有保住。

当时王海港的姐姐正在读高中,看到弟弟的情况,姐姐非常痛苦,但她理智地认为,弟弟必须面对现实,他以后的路还很长,唯有多读书才能改变命运。“为了帮我树立信心,姐姐给我讲张海迪身残志坚的故事,并教我用右脚写字。”王海港说,为了激励他,姐姐和他一起练习并进行比赛,就这样,一个暑假的功夫,他便能用右脚写字,暑假结束后,他回到学校继续上学。

“当时我想让他留级,但他不愿意,就这么跟着读了下来。”代田秀说,头两年,王海港的字写得不是很好,老师就没要求他写作业。但之后他的字越写越好,学习成绩也越来越好,老师觉得不能再把他当特殊学生看待,就要求他写作业。

“现在他就是个正常人,自己吃饭、洗澡、喝水,自己能干的就绝不麻烦我。”代田秀说。

感谢大家帮助,想到青岛读大学

2012年,王海港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安丘二中。“高中三年,我得到了很多老师和同学的帮助,他们没有把我当特殊人看,都把我当正常人对待。”王海港说,王凯华是他的高一同学,也是他关系比较要好的同学之一。从高一开始,王海港只要上厕所,就去找王凯华,即使到了高三不在一个班,王凯华仍是他最亲密的“厕友”。

“类似这样的同学太多了,他们都很照顾我。”王海港说,刚上高一时,班里的同学都抢着帮他打饭、搬桌子、抬椅子。上了高二后,同学张政和李柏霖每天下了晚自习不怕绕路,先送他回家,风雨无阻。

“马上要上大学了,我特别舍不得这些同学,我们约好了暑假里一起去爬泰山。”王海港说。

上了高二后,王海港便有了一个固定的同桌王凌飞。他们的感情非常要好,他还和王凌飞约好,两个人一起考到青岛上大学。“我们都很喜欢沿海城市,都很向往大海。”王海港说,他的目标是中国海洋大学自动化专业,想通过自己的努力,研究出一些对残疾人生活有帮助的高科技产品。另外,选择去青岛上大学还有一个主要原因是姐姐在青岛工作。

老师寄语

希望王海港能考取理想的大学

“王海港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不仅学习成绩好,而且尊师敬友,和老师、同学相处得都很好。”王海港的班主任崔鹏涛说,他从高二分班后一直担任王海港的班主任,对王海港非常了解。他说,王海港很阳光、很坚强、很喜欢学习,但性格有些内向。高一时,他在普通班,到了高二分班时,因成绩非常优秀,被分到了实验班。

“我们班一共49个学生,王海港的成绩排13名,根据高考前的模拟考试成绩,前20名的同学发挥正常都可以过一本线。”崔鹏涛说,考虑到王海港的特殊情况,高考前,学校就向教育局申请王海港高考延时,结果直到6月4日晚上,申请还没有批下来。他特别着急,王海港却特别淡定,还说不用担心,他一定能按时交卷。

6月5日,延时交卷的申请批下来了。“按教育部相关规定,王海港每科考试可以延长30%的时间,这样他就有足够的时间答题,特别是语文考试,他可以把作文的字写得更清晰。”崔鹏涛说,他不担心王海港的成绩,他更担心的是高校录取问题。

“如果王海港的成绩过了一本线,他报考志愿的学校看到他的情况不优先录取他怎么办?”崔鹏涛说,他一直在担心这个问题,他特别希望王海港能考取一所理想的大学,早日实现自己的梦想。

母亲期望

儿子能安上假肢,用“手”写字

代田秀对儿子也有很多期望,上大学、找工作、娶媳妇,而目前代田秀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孩子能够安上假肢,和别的同学一样用“手”写字,用“手”吃饭穿衣。

据了解,安假肢的费用很高,王海港的父母都是农民,从高中开始,代田秀就在安丘二中附近租房陪读,家里的经济收入全靠王海港的父亲种地。“儿子读高二以前,我还出去打工,上了高三后,每天接送他,就没法上班了。”代田秀说,当年为了救治孩子,家里已经债台高筑,实在拿不出钱给孩子安假肢。

“以前也想过给孩子安假肢,除了费用高以外,孩子那时还小,正在长身体,怕身体长得太快,更换费用太高。”代田秀说,如今,儿子马上就要上大学了,为了照顾儿子,她只能继续陪读。

代田秀还说,班主任崔鹏涛担心的问题也正是她和丈夫最担心的。“孩子这些年太苦了,但是他却一直很坚强,很有毅力,我不希望他再受到任何打击。”代田秀说。  文/图 本报记者 刘燕 吴琼

谨防“考后综合征”

2015年全国高考结束。面对成绩发布前的“空档期”,专家建议考生,合理安排饮食起居,勿过多“考场记忆回放”引情绪波动,谨防“高考后综合征”。

黑龙江省曲伟杰心理学校心理咨询专家曲伟杰说,结束了紧张的高考,考生易极度放松、熬夜通宵,也易因担忧成绩“惶惶不可终日”、寝食难安,出现抑郁、肠胃不适等症状。

曲伟杰说,家长宜营造良好氛围,不在孩子面前过多表达自己的期许,刺激考生,要灵活看待孩子的未来。

家长应有意关注孩子的考后情绪,帮助其充分释放心理压力,允许孩子在安全范围内独自静处,多以善意态度交流,少用责备话语训斥。

此外,考生宜加强自我调节,合理安排作息,勿“日夜颠倒”、“黑白不分”。可与同学开展室外运动,适度同学聚会,听歌看电影放松心情,以尽快回归日常生活状态,为下一步填报志愿做好准备。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永不消逝的电波
下一篇:“旗袍先生”崔万志:把中国文化穿在身上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