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富二代警察开公司招残疾人:他们应活得有尊严
2011-06-06 00:20:04   来源:   评论:0 点击:

聚会现场:简易、但温情脉脉成都全搜索新闻网(记者 吕纪元)6月5日报道6月2日,网友颠簸复活术在全搜索论坛公民有话说报出成华区猛料——在建设南路的一个富二代警察,家里开着印刷公司,却只招残疾人;还给残...

 

                                             聚会现场:简易、但温情脉脉
          
      成都全搜索新闻网(记者 吕纪元)6月5日报道    6月2日,网友“颠簸复活术”在全搜索论坛“公民有话说”报出成华区猛料——在建设南路的一个“富二代”警察,家里开着印刷公司,却只招残疾人;还给残疾人修建住宅。

    帖子发出后,立即引发网友热议,甚至有网友动情地说“把他们的电话公布出来,大家有生意找他们"。该贴点击率迅速上千,网友纷纷赞其为“好人”。

    昨晚,网友“bear29”跟帖透露:“我爸原来还经常逛那得花鸟市场,搬来建设路住了一年多……从来都不晓得,看来人家太低调了……那栋楼的后面就是建设路街道办,街道办应该知道情况的。”

    建设路街办及派出所,记者求证帖中情况,值班民警均称情况完全属实,并告之帖子中的警察叫王浩波,是双水碾派出所的刑警。

    “‘成都市建设福利工艺公司’是我外婆创建的,现在我妈在管。”王浩波在电话中告诉记者,“我们每年端午前一天和腊月二十六摆‘坝坝筵’,今年聚会就在明天,到时候大家都要到!”

   温暖的聚会 他们热爱生活 热爱彼此  
   

 

 

                                        曾一起走过的日子 尽在杯中

    今天就是汪浩波口中“聚会”的日子。

    中午,建设南街18号,记者找到了一个不起眼的老式居民小区,也即帖子中提到的住宅楼一共两幢,7层高,每幢有两个单元。

    在小区院子的中央摆着5张桌子,宾客们欢聚一堂,举杯畅饮。院子角落有一个安着轮子的移动灶台,两人打着手势,将满满一盆菜倒进大锅……他们中,有的坐着轮椅,有的动作僵硬,还有的明显看不见东西,需要旁人帮忙——他们是残疾人!

    聚会中,一个患有白化病的妇女在院坝中开唱《套马的汉子》。唱到高潮处,突有老年妇女从桌边起身,伴随着节拍载歌载舞,宾客伴随节奏击掌,欢声笑语……她正是网友帖子中提到的“公司女老总”!

    角落处的桌旁,坐着两名男子。轮椅上开怀大笑的,曾因高位截瘫和身负的债务“吃了100多颗安眠药想自杀”,叫何德全,而和他说话的这位就是“富二代”警察王浩波。
 

 

 

                                            王浩波与何德全  大笑者为何德全

    残疾人公司还是大家庭?他们努力相聚

    女老总王淑彬是长女,现年62岁。1977年,她的母亲创办了“综合厂”。

    为什么只招残疾人?王淑彬猜测可能与自己儿时患上听力障碍有关,但主要原因是:一家人早年历经艰辛,遍尝人生百味,一直心系弱势群体,已经近花甲的王树彬开始陷入了回忆。     
   
     90年代初期,厂更名“公司”。鼎盛时期有员工近300人,其中90%是残疾人。省残联《爱心杂志》刊文后,福利厂在残疾人圈名气大增,许多外地残疾人都慕名而来,求一份工作,王淑彬几乎来者不拒。

    1992年左右,为残疾人盖的这两幢楼相继竣工。一共35户,平均每户66.4平米。王淑彬全部按300元的单价卖给了残疾员工。可以赊欠,可以分期付款;腿脚不灵便的安排在底楼,自己则选择了顶楼最角落的一间……

    2002年开始,公司开始面临营销和拆迁等问题,到目前仅剩员工40余人。部分老员工仍然住在楼里,每年的端午和春节,其他老员工仍然要尽量从全市、全省乃至全国各地赶回来相聚。

    从自杀到大笑的何德全

    坐在轮椅上的何德全,是公司仅存的骨干之一。他是巴中人,早年学医。1997年赴山西出差时,他不慎从50米高的树丛摔下,落下高位截瘫,医师梦就这样化为泡影。为了医好他,本就窘迫的家庭花光了全部积蓄。

    何德全大笑着回忆,“当时我常将安眠药就藏在床头,准备走投无路时自杀用!”

    2001年的一天,面对堆积如山的债务,何德全再次绝望,拿出积攒的100多颗安眠药,大把吞下……结果因药片已经受潮,没有死成。尔后,他就打消自杀念头,“一定要找份工作,决不能上街要饭!”

    何德全与巴中残联取得联系后,得知生产无尘粉笔能赚钱。为筹集资金,他来到成都,找到王淑彬筹措资金,结果资金没有筹到,自己却在这里当上了装订车间主任。

    何德全刚来时其他员工反对,因为何德全行动实在不便,而且当时公司已不景气。但王淑彬力排众议,砍掉车间门槛,还专门修了个不用上楼梯的厕所,要求大家将心比心……

    何德全将车间管得井井有条,“当时公司居然有心理辅导小组!由残疾人一对一在下班后聊天,我每天下班没事做,就盯着车间门,等着人来聊天……”说到这里,何德全眼眶湿润。

    公司最艰难的时候,何德全打算在太升路开手机店,可惜捉襟见肘。此时已当刑警的王浩波突然站了出来,借给何德全1万余元启动资金,还按月从工资中拿出100元资助他。“残疾人公司”的情况被逐级上报,成华区公安分局借“民警大走访”的机会,陆续与这里的残疾人建立起1对1帮扶。

    王浩波:他们应该活得有尊严

    网友拍的照片中,有一张是残疾老人陈忠权手举“北京”T恤的镜头。今天的坝坝筵上,他照例将自己珍藏的这件T恤再次捧了出来。
 

 

 

                          北京珍藏的记忆凝聚在陈忠权珍藏的T恤上(网友供图)

    2001年5月,王淑彬接到残联的电话,称北京将召开一个印刷业的大会,对于业务呈现下滑趋势的公司有所帮助。王淑彬没有想到,她要去北京的消息被残疾员工们知道后,员工派出两名聋哑人为代表,手舞足蹈地向她表达了“我们也想去北京”的想法。

    就这样,成都助残史上最壮观的一次集体行动出现了:近30名残疾人排着长队,踱进了北上的列车,吃住行全部由老总自掏腰包。王淑彬的丈夫是北京人,动员了自己所有北京亲友,动用了能找到的一切关系,为这个“旅行团”提供便利。

   “当时居然有公交车都开到宾馆门口来接人!”那次的经历,陈忠权历历在目“我们走到哪里,哪里就交通管制。我们哪里晓得,残疾人能受到这样的待遇!”而女老总高举“成都市建设福利工艺公司”黄底红字引路大旗的身影,成为很多员工此生最难忘的回忆。

    目前,大部分残疾人已经带着学来的技能各奔前程。但每年的端午和春节之前,就像倦鸟归巢,他们照例会到建设南街18号院聚会。他们的经历大多类似何德全:从绝望,到对生活充满热情。

    王浩波说:让残疾人自己工作挣钱,而不是简单的馈赠,他们才能发现自己其实和常人一样有用,才会对生活充满信心。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385个爱心小组同一个名字
下一篇:首个“无障碍促进日”金石滩启动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