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反哺!临高孝子辞月薪万元工作 回家照顾瘫痪双亲
2016-04-24 01:05:22   来源:   评论:0 点击:

  辞掉月薪万元工作回家照顾瘫痪双亲  他用8年写就一个孝字  王盛白在为父亲按摩  如雏鸟长大,衔食哺其母。当事业小有成就的王盛白接到姐姐的电话,得知双亲接连因脑血栓瘫痪后,他来不及收拾衣物,当天
  辞掉月薪万元工作回家照顾瘫痪双亲

  他用8年写就一个孝字

  王盛白在为父亲按摩

  如雏鸟长大,衔食哺其母。当事业小有成就的王盛白接到姐姐的电话,得知双亲接连因脑血栓瘫痪后,他来不及收拾衣物,当天从海口返回临高波莲老家。到家第一件事,便是赶紧为父母做饭,揉着他们早已无法动弹的双腿。这一揉,便是8年时光。

  8年里,王盛白一家因病返贫,孩子们也被迫早早出来打工。“我不怨爸爸,他做了一个好榜样。”女儿王小英说,当爸爸老了,她也会把这份爱传承下去。

  □南国都市报记者贺立樊文/图

  曾经月入1万元

  如今申请低保

  去年底,临高县波莲镇政府收到了一份低保申请,落差巨大的收入对比让工作人员心生疑虑。“这个家庭在波莲镇冰廉村,主要劳动力曾经是货车司机,在2008年以前,每个月的家庭收入在5000元至10000元之间。可是在2008年之后,家庭收入每况愈下,直到2015年,村委会帮这户家庭申请了低保。”看过了低保申请,波莲镇宣传委员符华锐决定进行入户核查。这家人的故事,最终让他心绪难平。

  22日下午的临高波莲,透着一丝下雨的迹象。担心屋内闷热,王盛白将父亲抱到了院子里,斜靠在屋檐下的躺椅上。瘫痪的父亲早已无法正常交流,为父亲按摩身子,是王盛白在空闲时间里必须的功课。“躺久了会出现血液循环不通,身体会有酸痛,父亲却说不出来。我得不停地帮他翻身,按摩腿脚。”老人的身上没有一丝异味,干净的小院里一尘不染,屋内物品不多,样样摆放整齐。角落的几件器械,是王盛白最得意的作品。“这是为父亲做的步行器,早先他还能活动时,可以靠着它走动。”

  45岁的王盛白,曾经是一名货车司机,公司在海口,经常驱车前往辽宁、北京、上海等地。“全国跑了一大半,自己喜欢跑,也是为了生活。”当时王盛白每个月的保底收入有5000元,如果是跑长途,这个数字还得翻一番,最高有1万多元。那时的王盛白,收入在全村名列前茅,4个孩子都就读于临高县城的私立学校。可是这一切,被改变了。

  2008年7月,王盛白的母亲因脑血栓瘫痪,两个月后,王盛白接到姐姐的电话,“父亲也患上脑血栓,瘫痪了。”放下电话,王盛白坐了良久,最终起身向公司辞职,连衣物也来不收拾,当天回到了临高波莲。从那天起,他就没有离开过这间载满父母爱意的小院子。

  父母的爱伴他前行走遍天涯也不能忘

  记忆里逐渐模糊的上世纪七十年代,是王盛白最怀念的童年时光。坐在父亲的牛车上,身旁是一望无垠的碧绿稻田,眼前是父亲高大的身影。

  “父母很能干,很会种菜、种甘蔗。到了甘蔗丰收的季节,每天都会赶着牛车送到外边卖。”年幼的王盛白,不知和父亲赶过多少次牛车,每一次的旅途,都让他万分难耐。“凌晨1点就起床了,赶着牛车去早市,一路晃晃悠悠,早上6点才能到。等到卖完了回家时,太阳也快落山了。”坐在摇摇晃晃的牛车上面,王盛白困得直打盹,父亲却依旧挺着腰杆。王盛白不止一次抱怨过辛苦,父亲却不以为然,“做事情要认真,做人也要认真。”

  小时调皮惹下的祸,至今让王盛白记忆犹新。“初二那年,我在波莲中学读书,开学时,父亲给了我60元学费。结果我带着钱,偷偷跑去海口玩了一圈,把钱花光了。”忐忑不安地回家之后,等到的是父母的质问。“为什么不去上学?辛辛苦苦供你上学,你为什么不上学!”

  父母的质问让王盛白心生内疚。“家里条件也不好,但是我真的没心思读书。不上学能干什么?”在家待了几天,从小喜欢动手的王盛白,让父亲觉得或许可以找一条适合他的路。拿出了赞了多年的积蓄,父亲给家里买回了一台拖拉机,让王盛白开着下田。“越开越觉得有意思,渐渐喜欢上驾驶。”夕阳下驾驶拖拉机的身影,渐渐换上了解放牌大卡车,又变成了12轮的货车;那条夕阳下的小路,慢慢延伸出岛,一直延伸到了辽宁铁岭。

  无数个在外奔驰的夜里,王盛白的手机里总是装着父母的照片,照片中那亲切的笑容,给了王盛白无穷的动力。

  繁琐的工作坚持8年 乡亲们为他感动落泪

  清晨5点,王盛白就得匆匆起床买菜。回家之后,他又得开始做早饭,顺便为父亲擦洗,换衣服、洗衣服,这一切做完之后,饭也差不多好了。王盛白左手拿着碗,右手拿着勺子,细心地舀了一勺饭,刚好够父亲一口吃下。

  父亲几乎无法活动,连排便也成了问题,王盛白将父亲放在改装过的轮椅上。有时拉在尿布里,王盛白就急忙为父亲清洗干净。“还不错了,母亲最后的那几年里,根本无法排便,只好用手一点一点地抠。”提起母亲,王盛白的眼眶一下红了:他的母亲已于今年3月过世。

  瘫痪的日子里,母亲总是默默流泪。“觉得拖累了我,已经享够福了。她说不如早点离开,给我托梦,让我中个大奖。”王盛白默默地说,眼泪止不住流下。

  每次经过王盛白的家,村委会书记王盛华总要进去帮忙,眼前的一幕幕让他动容。“有时想哭,有时想笑。两位老人都瘫痪了,王盛白蹲在院子里,一口一口给老人喂饭,累得满头大汗。人老了就像孩子,吃饭得哄,哄完了这一个,吃了一口,另一个又不高兴了,还得王盛白去哄。”

  冰廉村的乡医陈元方,曾是2015年“感动海南”十大人物候选人,在他28年的行医生涯里,王盛白是最“特殊”的病人家属。“以前他的母亲还在世时,每次输液,王盛白都守在身边。他的母亲由于瘫痪,造成右手蜷曲,输液时必须撑开,王盛白一边撑着母亲的手,一边为她按摩,整整3个小时没有停过。”陈元方说道。

  爸爸辛苦了 他是我们的榜样

  在传统的价值观里,为父母养老送终是儿子的责任,王盛白用行动践实了这一点,只是在夜里,他仍然会怀念当初那段开车的日子。

  “跑在路上,心情很高兴,可以看看外面的世界。每到一个村、一个镇,都会看一看这里的风景,和家乡有什么不同。遇上了同样的卡车司机,大家聚在一起聊天,天南海北的聊,感觉世界很大。”如今的王盛白,待在小村庄里已经8年,这个看似小小的世界,却一点也不觉得闷。“父母倒下之后,我就是他们的全部世界,他们在哪,世界就在哪。”

  得知王盛白的故事后,临高县波莲镇相关负责人来到家中慰问,为这个因病致贫的家庭送去物品和慰问金。“王盛白的故事让人感动,他放弃了待遇不错的工作,回家照顾老人。他守护了优秀传统,这份孝道值得我们学习。”波莲镇委书记林芃冲说道。

  王盛白“辞工反哺”之后,家里的经济条件一落千丈,原本就读于私立学校的大儿子和女儿,也只能外出打工补贴家用。“为了减轻家里负担,我中学毕业之后就入伍了,去年退伍后,到儋州打工。”大儿子王明帅没有抱怨过父亲当初的决定。“爷爷奶奶养育了父亲,父亲养育了我,当爷爷奶奶老了,父亲必须用心照顾他们。当父亲老了,我也会这么做。”在广东打工的女儿王小英,父亲是她努力工作的动力。“好好工作,挣钱给爸爸照顾爷爷。这么多年爸爸辛苦了,他给我们做了一个好榜样。”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儿子,我就是你的腿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