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乞讨的孩子,被贫困“出租”的人生
2011-02-25 01:27:04   来源:南方新闻网   评论:0 点击:

宫小村带瘫史转播到腾讯微博宫小村村外公路上的宣传横幅。 南都记者 石玉 摄转播到腾讯微博宫保磊是宫小村唯一的残疾人,曾被宫清平带 出 乞 讨 。2004年,宫清平因拐卖儿童罪、收买被拐卖儿童罪等 被 ...

 

宫小村“带瘫”史

 

转播到腾讯微博
乞讨的孩子,被贫困“出租”的人生

 

宫小村村外公路上的宣传横幅。 南都记者 石玉 摄

 

转播到腾讯微博
乞讨的孩子,被贫困“出租”的人生

 

宫保磊是宫小村唯一的残疾人,曾被宫清平带 出 乞 讨 。2004年,宫清平因拐卖儿童罪、收买被拐卖儿童罪等 被 判 刑8年。

“带瘫”,安徽太和县的土语,意为带残疾小孩儿外出乞讨赚钱。

以“带瘫产业”闻名的太和县宫集镇宫小村,经历了一段长达20多年的浮沉。

南都记者石玉

滥觞:盲人乞讨的启示

一个盲人的乞讨所得,曾经震动了整个宫小村。

安徽太和县县城正东方向35公里处,便是宫集镇,宫集镇向北3公里,便到了宫小行政村。

2007年前,宫小行政村下辖宫小、徐桥等4个自然村,共1600多人,其中宫小自然村大约150多户人家,500-600人。

宫小村与大部分北方农村并无二致,村里大部分房屋是建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砖瓦平房,很多墙上都已出现裂痕。

历史上,太和县地区自然灾害频仍,但此地距富裕的东南沿海较近,每遇灾年,人们便外出乞讨。曾担任过宫小村生产队长的66岁的宫春林告诉记者,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时,村里许多人外出乞讨,他的父亲也曾讨过饭。

提到宫小村带瘫的渊源,不得不提宫效喜其人。

宫效喜今年50岁,19岁那年,在河南一家煤矿干活,打了个哑炮,被炸瞎了双眼。为了讨生活,宫效喜学会拉二胡。农闲时,便带上二胡去乞讨。

宫效喜的乞讨收入不菲。1986年,在福建,他22天里便讨到了240块钱。有了钱,宫效喜帮衬他的三个兄弟说媒、盖房,出手阔绰。1994年,他花两万多元盖起了四间大瓦房。第二年,还迎娶小他12岁的妻子。

那个时候,一家人五六亩地的全年的净收入,也不及1000元。

“宫效喜乞讨挣钱,有人就想效仿他。”宫大村支部书记宫春艳告诉记者。村里有很多人想跟着他一起乞讨,遭到宫效喜反对:“你是个正常人,人家凭啥给你钱呢?”宫继胜由此得到启发。

20多年前的一天,宫继胜路过界首县与临泉县(阜阳市下辖县)交界处的一个村庄,看到一个十六七岁的残疾男孩儿在路边坐着,一只胳膊抬不起来,腿部残疾,只能跪着走路。

宫继胜与刘电化的家人交涉好后,带刘电化到福建乞讨了一年,每天给他10元钱的酬劳,自己则挣了1000元。

他成为宫小村第一个带瘫者。

今年49岁的宫清河在1990年代曾担任过宫小村的生产队长、村委干部。他和宫效喜年龄相仿,两人关系很好,是把兄弟。

宫效喜外出乞讨时,宫清河在家里做粉条生意,也能挣些小钱,但比起带瘫的收入来说,还是差得远。

宫效喜发达后,为了帮把兄弟一把,瞄上了宫小村唯一一个残疾人:宫保磊。1976年,宫保磊出生时,患先天性脑肌瘤,双腿残疾,无法站立。

1992年,宫清河、宫效喜找上门来时,宫保磊家刚刚翻盖过房子。“冒(借,方言)了好几千,急得没办法”。宫保磊父亲告诉记者。

急需用钱的宫保磊和其母亲一起,跟随宫清河(负责带路、抱其上下车)到了福建的长乐县。结果是,“钱像下雨一样”,运气好,一天能有几百元的收入,每年两家都有几千元的分成。

之后,1996年开始,宫小村效仿者越来越多。但残疾孩子毕竟是“稀缺资源”,哪里能找到供应地呢?

产业化:到河南找“瘫子”

民权、杞县、睢县一带的小儿麻痹患者,为宫小村提供了资源,带瘫业在新旧世纪之交,达到了顶峰。

距离太和县200公里的淮河上游支流涡河、惠济河流域,两条河流中间的数十公里宽的区域:开封杞县、商丘睢县、民权相交的三角地带,1987-1990年出生的孩子,许多因感染小儿麻痹症而双腿残疾。

记者实地探访了民权县尹店乡白云寺(号称中原四大名寺之一)周围的4个村子,每个村子都能找到几个这样的患者,大的村子,比如吴岗村(现在分为吴东和吴西),甚至多达十几个。

据宫小村的知情者介绍,1998年以后,这个消息渐渐在村中传开。此后,持续了许多年,大批带瘫者被吸引纷纷前往。

“那一带(至民权、杞县、睢县交接处),再往南扩大到商丘柘城、周口太康,是宫小村带瘫小孩儿的主要来源。”知情人士说。

“(带瘫者)买上吃的,请一家人吃,吃好了,问能不能带,那边的人爱占小便宜,吃过了,就答应了。”

“带瘫的嘴上说是让小孩儿帮忙看个生意摊子,或者是送到南方玩具厂里面打工。”民权县尹店乡白南村孙耀升的父亲告诉记者。孙耀升患小儿麻痹症,2001年时被带走乞讨1年。时光流逝,孙家忘记了带瘫者的姓名。

记者走访此地的10多个残疾孩子家里,提到宫小村、宫集镇,家人都称知道,听说过。

但已很难寻找到第一个到此带瘫的人。知情人士介绍,带瘫者彼此互相隐瞒小孩儿的来源,因为害怕对方出高价将小孩儿抢走。

2002年6月30日,宫小村的宫继磊把民权县尹店乡裴寨村的14岁的重度小儿麻痹患者黄丹丹带走了,并写下了保证书:“宫继磊领黄先义之女黄丹丹,我保证做到人身安全。若有意外,我负一切责任,后果自负。”宫继磊每月给宫家700元。

据知情人介绍,黄丹丹每天能为宫继磊带来300元以上的收入。

又过了两个月,2002年8月,宫继磊来到杞县西寨乡的马中桥村(距裴寨村5公里),又把12岁的张健康带走。当年9月份,张健康在上海乞讨,每天能讨来一百四五十元。

知情人士介绍,找瘫子的花费,是带瘫者的一项重要投资。这位知情人自己就曾去白云寺附近找“瘫子”,花了六七千元,但对方最终未能答应,结果铩羽而归。

为了提高“竞争力”,宫小村的带瘫者争相培养、拉拢当地的“经纪人”。这些经纪人专门给带瘫者介绍残疾孩子,从中收取提成。“一个孩子要好几百。”

在民权县尹店乡吴岗村,曾有人专门向宫小村村委干部介绍残疾孩子。在民权县龙塘镇,有一人给宫集镇王宫庄的带瘫者王自魁介绍了4个残疾孩子。

民权县龙塘镇的段黑,也曾帮宫小村人介绍过残疾孩子。他自己的残疾儿子段庆松也被人带走乞讨。记者见到段黑的妻子时,她称宫小村大队会计宫振龙5年前还到过他家。

带瘫者带走孩子去乞讨前,都先把他们领到自己宫小村的家中住上一段时间,建立好感情,熟稔了,方才外出。宫小村人宫保玉介绍,当时村里的残疾孩子,在院子里玩儿的、在大街上晒太阳的,“成群成群的”。

宫小村多位人士介绍,1998年-2003年期间,宫小村(自然村)人带的残疾儿童,高峰时期达到100人以上。

宫振龙告诉记者,宫小村(自然村)带瘫的家庭达到40个。最多时,每个带瘫者家里同时有4、5个残疾孩子。

知情者介绍,当时的带瘫家庭,如果带两个孩子,每年能有好几万的收入,好的话能达到10多万元。

带瘫的也不仅是普通老百姓。“九十年代,宫小村(行政村)7个村委成员,有6个带瘫的。一到农闲就带着孩子出去了。”

宫小村委的人,不但去带瘫还承担着调解带瘫者和残疾孩子父母之间的纠纷的职能。

2003年5月,张永新把张健康带走的时候,因张健康外出乞讨未满一年,宫继磊拒付工资。最后在宫小村村委的协调下,宫继磊按照实际月数(2002年8月—2003年5月)支付了工资。

2009年农历正月十九,一直跟随宫继磊的黄丹丹喝农药自杀,宫继磊和妻子害怕承担责任,一直不敢与前来处理善后的黄丹丹的父母交涉。最后在宫小村村委出面调解下,只用了3天,宫继磊赔偿黄家8万元钱。

宫小村的带瘫风潮也波及附近的村子。1990年代末期,宫集镇的孟庄、王宫庄等村子也兴盛起来。“孟庄2000年以后残疾小孩儿的人数不比宫小村少。”知情人士称。

而官方的数据则相对保守。太和县公安局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们曾在2004年到宫集镇做过调查,当时统计的数据是,整个宫集镇上20户左右人家在带瘫。

宫小带瘫业的发展,也让“上面”看着眼红。

据知情人士介绍,1998年,宫集镇派出所曾向宫小村村委提出,每带一个残疾孩子,向带瘫者征收3000元/年的费用。

消息一出,群情哗然。宫小村人有到上面去告状的,后来,在宫小村委的斡旋下,变成每户带瘫家庭缴纳300元了事。

“最后有90%以上的带瘫户交了,交钱是有好处的,带瘫的在外地被收容了,本地派出所可以开证明帮着说话。”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他介绍,也许是害怕告状,以后地方派出所再没有征收过类似的款项。

记者向宫集镇派出所、宫大村(目前下辖宫小自然村)支部书记宫春艳核实,对方均否认此事。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一男子假扮残疾人拄拐杖行窃被便衣民警抓获
下一篇:非法“残的”横冲直撞吓煞人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