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桑兰性骚扰案续:证人称有顺手保存的带血卫生纸
2011-06-20 00:58:30   来源:2011年06月20日 07:03:45  来源: 新京报   评论:0 点击:

资料图片:桑兰======================  性骚扰一案证人路平称有人能证实其证词是真的  是顺手保存的带血卫生纸  桑兰的跨国诉讼案还在进行中,桑兰的代理律师海明在昨日出示了一...

 

   资料图片:桑兰

======================

  “性骚扰”一案证人路平称有人能证实其证词是真的

  是“顺手保存”的带血卫生纸

  桑兰的跨国诉讼案还在进行中,桑兰的代理律师海明在昨日出示了一份“答疑”材料,“性骚扰”一案的证人路平解释了部分质疑。

  在海明出示的一份“答疑”材料里,路平称自己曾于1998年在医院和被告薛伟森的家中为桑兰进行诊疗,薛伟森的家中正是他口中的“性骚扰”现场。“我就是在这里发现薛伟森对桑兰不轨行为的,何止是"洗澡"、"导尿"和"买胸罩",而是还有更不堪入目的动作与恶行,具体细节不便透漏,而且证人可能不止我一个。”

  路平谈到了录音证据的来源,“我在给桑兰治疗的时候,只有桑母在场,为避免气场干扰,我是叫其他人回避的,因此有机会录音。”谈到另一份证据“带血卫生纸”,路平自称当时是“顺手保存”,“准备将来有机会告发时,我就出来作证。”

  路平称,从1998年10月底至今,他再也没和桑兰联系过。路平还表示,目前已有一名叫黄安娜的当年的生意合伙人,愿意出面为其作证,“她证明我的证词是真的,不是伪造。”

  被告刘国生、谢晓虹和薛伟森一方也有动作。在刘国生最新的博客中,称路平的“性侵犯”为伪证,目前已交给律师处理,自己无需多说。(记者范遥)

桑兰性侵案疑点重重:证词漏洞百出 当事人关系亲密复杂

 

资料图片:桑兰

……………………………………………………………………………………

  连日来桑兰的官司是越闹越大,越闹越邪乎,尽管距离真正进入司法程序还遥遥无期(甚至最终能否进入司法程序都不得而知),但随着诉讼细节的不断被披露,桑兰案已经朝着“娱乐化”的方向发展,其中最为吸引眼球的,当然要数桑兰追加诉讼其在美国的监护人刘谢夫妇的儿子薛伟森性侵犯一条了。一位75岁自称替桑兰做过理疗的中医路平的出面指证,更将整个事件推向了“细节描写”的阶段。桑兰和薛伟森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他们之间到底有没有发生过路平指认的行为?这个证人路平又是何许人也?记者经过一番调查发现,整个桑兰诉讼案到底如何界定不好妄下结论,但单就这个性侵案来看,却像是一出十足的闹剧。

  证词漏洞百出

  整个性侵案中,桑兰方面提供的最主要的证据有两个,一个是桑兰的经纪人黄健晒出来的桑薛二人的“亲密照”,另外一个最直接也最露骨的就是路平的证词。但两个证据很快被人指为“漏洞百出”,“根本站不住脚”。

  黄健在自己的博客中作为证据举出的桑薛二人的“亲密照”很快就被网友找到了出处——这几张照片原来是1998年11月13日《纽约时报》采访桑兰时拍摄的一组照片。而当时的情景是为了让桑兰在长时间接受采访时呆得舒服点,薛伟森在采访过程中不断地调整桑兰的姿势,最后在记者的要求下,干脆做起了“靠垫”,让桑兰靠在自己的身上接受采访。这一段经过都在当年的报道中写得清清楚楚,记者当时还在文章里感慨薛伟森对桑兰照顾得体贴细致,感动了不少读者。

  路平的证词说得倒是有鼻子有眼,在其签名的中文供词中详细描述了他“亲眼所见”的一次“性侵犯”:“当我去被告家里时,我亲眼见到薛伟森把睡觉的桑兰搂在沙发上并覆盖着一条毛毯对其进行性侵。桑兰瘫痪后胸部以下已经完全失去知觉,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被性侵犯了……她惊讶地发现自己在流血,我看见薛伟森帮桑兰擦拭的厕纸也留有血渍,还听见桑兰问为什么会有血?桑兰当时17岁,依然还是处女!”但很快就有人指出了路平证词之中前后矛盾的地方,比如路平为什么能够亲眼看见这么龌龊的事情?薛伟森为什么要当着外人面干这种事?高位截瘫的桑兰是根本看不见自己下身流血的,就算她能看得见自己流血,难道就看不见薛伟森在对自己做什么吗?路平看见了这么不齿的事情难道不知道去制止或是去报警吗?

 更为关键的是,路平证词中最能“煽动群众”的那句——“桑兰当时17岁,依然还是处女!”——此句就激起了新华社记者杨明的极大愤慨,在体坛周报写下了言辞极为激烈的评论,也被业内人士指为“缺乏常识”。霍尔金娜在其自传中提到,由于长期进行侧翻、大劈叉等动作,女孩子的处女膜两三年就会损坏了。就算有没有损坏的,队医一般也都会在合适的时候给处理了。“体操女皇”表示自己的一个队友就因为没有及时处理,在比赛中出现了大出血的现象,非常危险。

  证人身份悬疑

  既然路平的证词漏洞百出,前后矛盾,为什么他还要以证人的身份出来指证呢?而且据桑兰的代理律师海明说,身在新泽西的路平还是主动联系他们要出面作证的。这个路平意欲何为?就在记者疑惑的时候,一直关注桑兰案的一位博主向记者提供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背景,原来,这个路平背后的“故事”还真不少。

  路平是山东滕州人,原名李宝先,别名李高翔,路平是他1988年到了美国之后改的名字。2008年,路平曾经回过一次老家山东,以“归国实业巨子”的身份来到滕州市的东郭镇。当地的莲青山旅游网还特别刊登了一篇文章报道此事,报道中称,路平是一位“在美籍华人中其经济实力颇具影响的实业巨子”,在“纽约开一家颇具规模的私人医院,还注册有一家出版公司、一家文物收售中心”,甚至还有一处“千亩地的庄园”。此外,该篇文章还称,路平是“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主编”、“医学博士”……但实际上,路平的这些身份都缺乏足够的证明。首先,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编辑部金主任表示,路平只是在该社短暂做过编辑,而路平在美国只不过是一个不算出名的中医推拿大夫,而那一千亩的庄园更是子虚乌有。更可笑的是,美国《世界日报》2008年5月也曾发表了一篇有关路平回山东的报道,不过在美国媒体那儿,路平回国完全成了另外一个版本:他自称“回国之后被骗了,自己全部的养老金三万美元被人骗去。无奈之下,他只能回到美国,‘申请纽约曼哈顿的老人公寓’度日。关系亲密复杂

  从现有的证据上看,薛伟森“性侵犯”的可能性并不大,但很多圈内人在说起桑兰和薛伟森的关系时又多意味深长地表示“两个人的关系确实很亲密”,“当时桑兰只有17岁,平常就是和队友呆在一起,第一次接触到高大帅气的薛伟森,而且又是那么关心她,照顾她,单纯的桑兰很快就爱上了这个大哥哥。

  薛伟森到底对桑兰有多好?一位当年曾在美国留学的留学生回忆道,“由于桑兰行动不便,许多事情都需要有人抱出抱进,谢晓虹最开始负责这些,但她明显体力不支,为此还犯了头晕症。此后这种力气活儿就交给她的儿子薛伟森了。当时就读纽约大学的薛伟森为了哄桑兰开心,每天都会到医院陪桑兰聊天。后来为了更好地照顾桑兰,薛伟森甚至放弃了自己待遇优厚的工作。”如此无微不至的关怀,自然会让桑兰产生想法,此后桑兰和薛伟森的关系明显升级,两个人的眼神之中也充满了爱意,桑兰甚至一度将薛伟森称为自己的未婚夫。而薛伟森也似乎对桑兰动了情,在桑兰即将回国的时候,美国记者曾问薛伟森“桑兰回中国后你怎么办?”当时,薛伟森的眼圈红了,说了句“我想我会跟着回去的。”可见,两个人当时的感情已非同一般。但这段恋情遭到了刘谢夫妇的反对,作为和前夫的儿子,谢晓虹将薛伟森奉为掌上明珠,宠爱有加,肯定不愿意自己的儿子为此“搭上”一辈子。所以,在刘谢夫妇的阻止下,这段恋情就不了了之了。后来,桑兰也默认了自己和薛伟森之间的“兄妹关系”,在2008年桑兰回纽约感恩的时候,还专门拜访了已经成家的薛伟森,并在其陪同下参观了“9·11”遗址,还在刘谢夫妇门前的草地上留下了大团圆的合影。(据天津《新报》)

一“证人”称亲眼目睹桑兰被性侵 曾给检察官发信报案

    新华网纽约6月2日电 桑兰在美国的代理律师海明2日在其律师事务所召开记者会。一位名叫路平的人称其目睹了桑兰受到谢晓红之子薛伟森的性侵犯。不过,此案是否已经在纽约成功报案,不同的法律人有着不同的见解。

    路平自称曾经为被告谢晓红治疗过手臂疼痛。1998年桑兰受伤后就住在谢晓红家里。路平说在进入谢家施治的时候:“我目睹被告薛伟森性侵桑兰的现场行为。”

    海明说他已经就桑兰遭到性侵一事向纽约的检察官报案。他说他是通过联邦快递的方式给检察官发了一封信的途径来报案的。

    在纽约执业的黄晓夫律师说,法律规定,刑事案报案一定要当事人当面到警察局或者检察官处报案,录口供,签字,不能由律师代为报案。

    海明说:“已经报案了。桑兰情况特殊。”

  

   资料图片:桑兰

……………………………………………………………………

桑兰将抵达纽约五保镖"护驾" 或追究原体操中心主任

    为了这场官司,桑兰即将赴美。其经纪人黄健确认,桑兰的加急签证申请已经得到批准,会在月末抵达纽约。按照其代理律师海明的说法,桑兰已经受到“黑社会”的威胁,他将在美国为桑兰“保驾”。

  桑兰的经纪人黄健透露,已经收到美国领馆签证处的通知,“我们的加急申请得到领事批准,安排了最近的时间……飞机票已经订好。”其律师海明称,由于担心纽约流氓去机场“接机”,特地为桑兰组织了一个由5名青壮年组成的护卫队。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 这个残疾人太生猛
下一篇:“没有人知道我们”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