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打工者被砸截瘫 责任谁负?
2010-12-04 03:50:29   来源:   评论:0 点击:

马彦在医院接受治疗 本报记者 刘长宇 摄市民记者和我们一起过记者节今天是第十一届中国记者节。我们希望与你们近一些,再近一些……于是,我们招募了10名市民记者与本报明星记者、编辑一起记录发生在这个城市...

马彦在医院接受治疗 本报记者 刘长宇 摄市民记者和我们一起过记者节今天是第十一届中国记者节。我们...

马彦在医院接受治疗 本报记者 刘长宇 摄
市民“记者”和我们一起过记者节
今天是第十一届中国记者节。我们希望与你们近一些,再近一些……于是,我们招募了10名市民“记者”与本报明星记者、编辑一起记录发生在这个城市的新闻。
10名市民“记者”年龄最大的55岁,最小的21岁,年龄不同、性格不同,但他们有一处相通:热爱新闻事业,都想当回记者。
市民“记者”和本报明星记者、编辑很快熟识,然后一起上路。采访、拍照、写稿子,他们用自己的笔触记录所见所闻,这可是原生态的读者视角新闻。
他们让我们这些新闻人感动——昨天早上,市民“记者”于波打电话告诉我们,因为前一天的新闻没写完,她正赶往现场,再去看一看;市民“记者”冯航宇对于自己的稿件总不满意,她说回家还要重新写一下;市民“记者”王志华交上了稿件后,一遍遍地问我们:“我的稿子符合要求吗?”……虽然只是一天的采访体验,但他们已经将记者的责任扛在肩上。
也许这就是记者这个职业的魅力。这个世界每时每刻都在变化,虽然你不是记者,但你也可以是这个时代的记录者。记者与读者之间没有距离,新闻就是我们之间的桥梁。今天这个节日是我们的,同时也是你们的,记者节也一定是读者节。
注:本次活动参与者的相关采访经历已经发在了新文化网微博上,您可以登录分享,新文化网微博地址:http://t.xwhb.com。本报记者 冯艳
第一组人马
本报明星记者:刘长宇
本报明星编辑:郭帅
市民“记者”:焦杨 郭美竹
新闻事件:为了给儿子攒彩礼钱,马彦加夜班工作被砸伤,胸部以下截瘫,医疗费无以为继。
明星看市民“记者”
沉重的采访
一个原本美满的家庭,在突如其来的事故面前,显得那么脆弱无力。顶梁柱瞬间倒下,这个家庭也随之跌入深渊。两位市民“记者”,如此近距离地面对这幕悲剧——对于他们来说,似乎太过沉重。
在现场,焦杨显得很冷静。面对伤者悲痛欲绝的亲人,他不忍心询问任何问题,只是在病房外的走廊里,向事件的知情者寻求事件详情。一杆笔、几页纸,事故原因、当事方态度、赔偿意见等要素,密密麻麻而又井井有条地记录在案。
临走,性格有些内向的他没有忘记安抚伤者的家人。
女孩的心则更容易被悲情所触动。我们走进医院4楼的走廊,伤者的亲友带着急迫与恳求的神情向我们涌来时,郭美竹一下子蒙了,手足无措的她只能咬紧嘴唇。
随着采访的继续,伤者妻子的情绪一次次失控,郭美竹拿着DV的手也开始有些颤动。或许是太过投入,采访结束,拿在手中的记事簿丢在了哪里,她一点印象都没有。
采访归来,车内一片沉寂。我看到焦杨若有所思,低头不语;郭美竹不时地擦拭眼角。
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他们,只能沉默。想关注到这座城市中正在发生的一切值得关注的事,所有渴求社会帮助的人们,我们的力量仍显单薄。
但是,请相信,文字是有温度的。这温度来自记者、来自编辑,来自新闻当中以及新闻背后的那些人们。请和我们一起,传递这份温度;请和我们一起,把温暖带给更多的人。郭帅
11月6日10时,在吉大一院二部住院部急救医学科重症监护室内,护士正给41岁的马彦擦着脸。
马彦抬手表示谢意,嘴角抽动却说不出话来。他全身无法动弹,脑部重伤,因胸椎骨折,胸部以下截瘫。
马彦是公主岭市大榆树镇农民,在建筑工地当力工,每天能赚100元。22岁的儿子要结婚了,他更努力地赚钱,给儿子攒彩礼钱。
不久前,他在长春市二道区东郊果园找到一个活儿,给一个驾校建训练场的办公楼,经常加夜班。“一个夜班能多赚100元呢,而且不是整宿干。”马彦家人说。
10月31日21时许,马彦在2楼的楼板上浇灌水泥混凝土时,突然,泵车车体倾斜,水泥输送管将马彦砸倒。
马彦被送到医院后,生命几度垂危,现在仍未脱离生命危险。他呼吸困难,做了气管切开术。
马彦住院后,已经花去8万多元,但前期治疗费用需要几十万元。预后是胸部以下肢体瘫痪
马彦说不出话,但心里清楚,总是在护士照顾他的时候摆手,似乎在说“别给我治疗了”。家人为了保住他的生命,想尽了办法。他家经济困难,儿子妻子都无业,还要赡养老人,种地年收入不过万元。
事发后,包工头支付了9.5万元,表示难以拿出更多钱了。马彦的侄子说,家人认为事故的主要责任方是水泥泵车的所有者——冀东水泥股份有限公司长春分公司,希望他们能垫付医疗费。
该公司负责人吴先生说,该负的责任肯定会承担,不过以前也发生过类似事情,被认定为施工方的责任,“我建议马家去找有关部门出具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是谁的责任,就和谁谈赔偿问题。”
马家表示,如果有关部门再不出面,他们继续反映此事。
本报记者 刘长宇
市民“记者”:郭美竹
他的伤痛让我的心情沉重
11月6日,我去采访,出去时充满期待,回来后心情很沉重。
10月31日晚,外来务工人员马彦在一家驾校建设办公楼施工时被砸伤,他在吉大一院二部接受救治。入院以来已经出现了三次生命危险,现在虽然意识清醒,但只能靠呼吸机维持生命,而且已经高位截瘫。
马彦家住公主岭农村,出事一周以来,他的妻子每天都哭成泪人,茶饭不思。马彦是家中的惟一经济支柱,家中上有老人需要赡养,下有22岁的儿子没有成家,这次他受伤后,家里塌了大半边天。
马彦住院不到一周,已经花费了8万多元,听说还要治疗很长时间,需要几十万元。建筑单位只给拿了9.5万元,远远不够,家属想向责任方索赔,但对方称需要有关部门出具事故责任认定书,家属四处联系,也没能找到具体单位。
采访心得:看到马彦躺在病床上,他不能说话,胸部以下完全没有知觉。我感到很难过,一个健康的汉子,转眼就卧床不起,这是多么大的反差啊,他和他的家人该如何承受?但我不知道如何帮助他。当采访对象(伤者家属)对着我跪下的那一刹那,我被震撼了,我想不到,记者有时也会那么无助,我深深体会到了记者的责任与神圣。
市民“记者”:焦杨
打工者的权益
谁来保障?
11月6日,记者来到吉大一院二部住院部四楼,采访一起施工车辆砸伤工人的事件。
事故伤者名叫马彦,是长春市一名外来务工人员,10月31日晚在为一家驾校建设办公楼时,因施工水泥泵车支撑不稳导致车体倾斜被砸伤。在众人救助下,马彦被送至吉大一院抢救,现转入重症观察室。
据了解,伤者现在虽然神志清醒,但胸5-6椎体骨折脱位,胸骨骨折,完全性截瘫,另因两侧创伤性湿肺,导致呼吸困难,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事发后,工程承包负责人拿出部分资金进行赔偿,但资金有限,无法满足病人需求。而水泥泵车所属单位冀东水泥股份有限公司长春分公司一位负责人表示,他们需要相关单位出具责任认定书后,才能进行赔偿。
在现场,伤者的妻子已经哭得双眼通红,儿子则站在一边一言不发,表情十分沉重。家属希望相关单位能够尽快帮助他们解决此事,让伤者能够及时得到救治,并不排除通过法律途径维权。
采访心得:记者的工作压力是常人难以想象的,这是世界上最劳累、最考验一个人能力的工作。他们愿意把一生奉献在这个岗位上,这便是记者。(本文来源:华商网-新文化报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被撞致高位截瘫官司打六年 法官回访暧民心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