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先死后活”法---老傅康复系列之《活出精彩》
2010-12-22 00:09:42   来源:   评论:0 点击:

我有很多自己发明的康复方法,很适合现在的习惯和日常生活,它们一方面锻炼了我需要活动的身体部分,另一方面也丰富了我的日常生活,而且还尽可能地增加了我生活的情趣。 现在不会讲话,主要是由于发音发不出...

 

 

    我有很多自己发明的康复方法,很适合现在的习惯和日常生活,它们一方面锻炼了我需要活动的身体部分,另一方面也丰富了我的日常生活,而且还尽可能地增加了我生活的情趣。

 

    现在不会讲话,主要是由于发音发不出来,还有吐字不清楚,所以“发声”和“吐字力求清晰”是我现阶段练习讲话的着重点。我这人又喜欢看电视,不管什么节目,来者不拒。为什么不把个人爱好,日常生活和康复锻炼融为一体呢?于是发明了个“鹦鹉学舌”法,电视上讲什么,我也尽量模仿什么。虽然舌头转不过来跟不上,言辞含糊不清,再由于气接不上,速度自然就更跟不上,但这丝毫不影响我的兴致,乐此不疲。

 

    左手大拇指头因为长期不能动,蜷曲钩起来,肌肉萎缩了,虽然现在能活动一下,但大部分时间还是钩着,用手用力扳直,但一放开过一会儿就又钩起来。我受打夹板的启发,就找了两块医生用的压舌板,比指头宽一点,和大拇指差不多长,然后用一根买菜回来时扎装菜口袋用的橡皮筋,套在拇指上,为了防止夹时的皮筋力太大,使手指肌体组织由于血液流动循环不畅而坏死, 又在板里垫一些手巾纸, 既当了夹板,又随时可以带上去,卸下来,放在口袋又不容易丢,方便携带,总之不用求人,自己随时随地可做。

 

    我一直认为,方法不在乎新奇,而在乎是否对我有用,最重要一点是否能最大限度不求外界帮助,是否能每天坚持做;如果方法很特别,一个人做不了,就不太好;另外方法很新奇,但不利于我每天坚持,那也不行。

 

   “坚持”是由多种因素促成的,“易做”、“兴趣”、“自律”等等都是能否坚持的原因,其中“易做”的因素,是最微妙的。一个事情要“易做”,可以是显而易见的“易做”,也可以是需要经过一定转化而成的“易做”。

 

我在出院的时候,理疗师让甘地(Ron Gandhi)教给我一系列活动身体的方法,整整好几页纸。刚开始时我严格地按他上面讲的做,做了一段时间后,有些坚持不了,有些感到别扭,有些对我不太适合,但我又想不出更好的替代办法,总之不太能坚持下去,不得不苦苦思索解决方法。但不管怎样,我先强迫把他教我的方法做熟。

 

等熟了以后,却让我“悟”到了“先死后活”的道理:记得刚来加拿大时自己去卖保险,公司在培训时要求把产品的相关信息背诵得滚瓜烂熟,能脱口而出。当见客户时就能够胸中有备,口若悬河,随机应变,显然道理和我现在的情况是一样的。一些东西必须“先死后活”,只有彻底掌握了以后,才有可能灵活发挥。就怕不死不活,半死不活。死得越彻底,才有可能活得最好。我往往很急,对很多方法还没彻底掌握,就自以为差不多了,要小试牛刀或自我膨胀得厉害。这种死得不彻底的,十有八九出问题。

 

 

方法的反反复复应用,表面看似单调冗长、乏味,就如同嚼橄榄一样,刚开始怪味难忍,一会儿就不忍舍去。这种单调,我喜欢用“死”来形容,是指形式的死。其中的内涵,只有反复实践,且用心体会才能掌握、才能体会。什么情况下适用,什么情况下不适用,什么情况下最好用,什么情况下不好用?现在他的理疗方法很有可能是由于我还没有熟练造成的,也就是说对新方法的完全适应有一个“死”的过程。

 

    这“死”好象就是人的骨头架子,只有把握了基本骨架,后来的血肉,想怎么加就怎么加,不管变胖变瘦,我还是我。“死”是基础,有了基础才有可能取长补短,知道怎么发挥,发挥什么,怎样去发挥?所谓的“活”,是坚实的,有力量的,是内在的。我正是因为有大量的反复练习,克服刚开始的不适,经过一段时间的对基础的掌握,才有可能作出适合自己的调整,和创新。

 

因此我必须要崇尚“先死后活”这个方法。

 

 

2004年8月9日星期一    于多伦多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学习本身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康复方法---老傅康复心得
下一篇:拒绝使用帮助说话的工具---老傅康复系列之《活出精彩》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