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拒绝使用帮助说话的工具---老傅康复系列之《活出精彩》
2010-12-22 00:12:18   来源:   评论:0 点击:

刚转换医院时,我被转入一家康复医院,一到医院没几天,便跑来两个活力四射的女孩子,说是医院ACWC(我也不知道代表什么)部门的,专门帮助象我这样的口不能说的病人进行交流。这时候,我还接着氧气管,交流是...

        刚转换医院时,我被转入一家康复医院,一到医院没几天,便跑来两个活力四射的女孩子,说是医院ACWC(我也不知道代表什么)部门的,专门帮助象我这样的口不能说的病人进行交流。这时候,我还接着氧气管,交流是通过我太太指点字母表进行的。

 

       她们推来一大车东西,有各种各样的帮助交流的工具,我原来在纽约索尼公司开发过专为残疾人交流的软件,所以很有兴趣看看,到底现在市面上流行些什么新玩意儿。她们带来的玩意儿还很多,为我详细解说着,看我兴致很高,她们就更加说得吐沫星子乱飞,这些设备从功能和价格上都能满足病人的基本交流需要,十分诱人。经过两个小时的介绍,我简单而又明确地告诉她们,很遗憾,一样也不要,我还在心里挺内疚的,好象和她们闹着玩似的。她们问我为什么?我这时的心理状态很明确,明白这些设备虽然可能会为我的交流提供大大的方便,但此时,更需要的是不断“我会恢复”的信心,“我会康复”的暗示,至少要延缓使用它们的时间。我现在的不便、遇到的困难可能从康复的过程来讲是一种必要的、有益的经历,是一种提醒,让我知道,不要放弃努力,不要松懈锻炼。愿意假设我的身体的恢复能如工程一般,有努力的输入就有康复的输出,此事很快当做笑话,传遍整个医院。从管理角度讲,好像只要有了“结果”,何必管它是如何达成的呢?很容易让注重“结果”的表象所诱惑,而忽视“过程”的经历和掌控。但微妙的是,没有对过程的经历,就不太会有对过程的深刻理解,也就不会把握好过程,“结果”也不一定好。掌控“结果”的能力是建立在大量对“现在”“过程”控制、积累经验基础上的,何况这个结果又并非那么确定。不要以为我现在病了,这个经验的累积过程就可忽略了,更不要以为我得个病,好像就没有未来了,用不上了。

 

       要在平时,多一份便利,多一个资源,有何不好?但就现在情况来讲,便利只好退居次要地位,对我一个身不能动,口不能言的人来讲,让我对前途保持信心有着绝对的重要性,而诸如疑虑、担心、忧郁、不确定是最有可能出现的干扰因素。那么排除这些因素,对我很要紧,我如果用这些工具,当然会习惯,还会离不开它。这样就产生了一种依赖,某一天,万一产生一种挫折感,它会对正常的循序渐进的康复锻炼产生不满,从而彻底瓦解我康复以来精心维护的快乐,自信和积极的心境。自以为这个心境很脆弱,以致我不敢去正面碰撞任何东西,怕它经不起碰。

 

       这是一种选择,没有什么不对的,因为更符合我的需要,这样的选择比较符合整体长远的利益。康复如同打仗,两军相战,勇者胜。能否康复就如同立在我眼前的敌人搏斗,不是它将我击垮,就是我将它粉碎,我有退路吗?没有!我这一生,我这后半辈子,就取决于我的恢复上了,讲话尤其对我重要。一个靠嘴皮子吃饭的人,跑市场,游说,谈合同,打电话、演讲。。。。。。等等,无不需要我这嘴。尽管,最坏结果是不能讲,医生也说我恢复的可能性很小,我也能接受这个最坏的结果。即使不能讲了,还可以用其它方法来弥补,但问题是自己还没到这个山穷水尽的地步,在此之前,只想一定康复。那么就要在心理上、实际行为上都向这目标靠拢。现在时时刻刻在营造一种积极、愉快、充满希望的环境,而且必须随时调整自己来适应外部环境的变化,以便使我的康复生活是一个良性循环,而创造一个良性的内心环境则也应该是我康复的首要重点。

 

      因此拒绝使用那些仪器设备可以让我没有任何退路,更符合我康复的长远利益。

 

2004年5月24号于多伦多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先死后活”法---老傅康复系列之《活出精彩》
下一篇:生活原本就没有痛苦。只应计较得失,所以感受痛苦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