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及时发现微小进步---老傅康复系列之《病人写给病人的书》
2010-12-22 19:25:04   来源:   评论:0 点击:

刚才在过道练走路的时候,突然感觉左脚前掌的落地用力顺畅了不少,这几年来,左脚总感觉象装有一根拉紧的弹簧一样,很不灵活,也用不上力,所以自己前段时间开始修改了活动的程序。一个是尽量多次数的伸缩腿,...

 

 

   

      刚才在过道练走路的时候,突然感觉左脚前掌的落地用力顺畅了不少,这几年来,左脚总感觉象装有一根拉紧的弹簧一样,很不灵活,也用不上力,所以自己前段时间开始修改了活动的程序。一个是尽量多次数的伸缩腿,另一个增加抬腿的数量,还有增加脚踝骨的转动,再则不断进行原地踏步。

    哎,还不要说,进步就在不知不觉中产生,心里的那种兴奋莫可铭状。这个问题可是困扰了我几年,我高兴地说我有大的进步,马上叫家人把我走路的样子录下来。旁人却不置可否地看着我,并指出问题仍然存在,离正常还十万八千里,左脚迈步的时候依然画圈,姿势和瘸子一样,不知道我干吗要哪么兴奋?

     走路姿势怎样,在这个阶段并不是我的康复目标,而更快地独立是我的首要目标。问题的复杂化就在这里,我总觉得只要完全独立,走好与否是个相对次要的优先,再退一步讲,到了那个阶段再来解决走路姿势的问题。

    我一直以为我的恢复很好,刚开始加拿大的医院是放弃我的,我的一生应该是完了的,看过不少的中外名医,经历过许多的治疗方法,也都无显著的效果,而我又眷恋这个世界,所以我决定自己摸索,自己治疗,困难很多,挣扎也很大,但谢天谢地"我在恢复",我在不断进步,也在不断好转。但是这个结果并不容易达到,有客观的原因,更有自身的原因。

    我在康复中经常遇到的说法是"找个好医生看一下”。好医生有吗?肯定有。但我为什么总是碰不到呢? 即时碰到了好的医生,我有足够的时间和耐心让他看吗?比如我需要依赖别人送我,送我一次可以,两次没问题,再多几次就会复杂化。又比如好医生也不是一定手到病除呢? 对于中间过程出现的问题自己能正确对待吗?问题太多了,并不完全是寻医德问题。所以我以自己恢复为主,寻医为辅。但这个策略的实行必须配以随时的结果观察和方法目标的调整,把最终大目标分解成若干个可操作,可行的小目标,而这过程的关键是对"进步”的识别。



    如果我一开始就是"走路要和正常人一样"大目标,那么结果就会非常失望,觉得走路姿势也不好,问题太多,我这个自我康复简直一无是处,我绝对没希望了,绝对没戏了,肯定会觉得自己为什么还要活着?这世道除了苦还是苦。但换个切入点,我把大目标分解成无数的可行小目标,像腿部力量,脚趾的灵活性,腰部的力量,抬腿的高低。。。。等,这些局部的小事情做好了,整体走路就可能好,整体康复也容易快,尽管不完美,但在靠近大目标,而且希望和信心随着小目标的实现而不断增加。
   

    "识别"涉及到世界观的认识,我愿意看杯子里的半杯水已经有了半杯水,而不是看到半杯水觉得只有半杯水。我深深知道自己能恢复到今天,是由许许多多小的有目标的进步而成的,我在不断探索。我已经很高兴能恢复到这个样子,而不是离常人的样子。我的探索完全可能十个方法有九个是错的,这错误也就变成了别人"不切实际”"异想天开”指责或嘲笑的理由,但不"异想”何来"天开”?你说我的康复本来不就是要"异想天开”吗?如不异想,我不就完了吗?

    但这种大胆的想法必须建立在踏实的行动上,而且需要切实的结果,否则是自己昙花一现的激动情绪而已。我必须时时地观察反省自己,看看自己哪里有进步,这不是简单地自夸,而是后面一系列诸如信心,行动,方法的设计和实行的基础。我要有信心,但信心怎么来? 我要采取行动,但劲都提不起来,这个行动有什么用,还有什么效果?我的康复方法怎么来?凭空想象吗?不可能。某一种方法的采取总要有原因吧,总要有理由吧,只有在不断对的基础上摸索正确方法才有更大可能。

    如果都不能认识到我身体进步的产生,进步几次以后就不会再在我身上产生。这好像有点拟人的味道,而事实也正是如此。假如我不知道什么是正确的,又如何能在实际中采取正确的行动呢? 因此我一直沉浸在进步的喜悦之中,我的自信是一步一步建立起来,对事情的把握也是越来越近,所以我要大声的呼喊,如果你已经处在不利的处境,很有可能世界上的所有不幸都向你扑来,但一定不要让一时的困难把自己压倒,努力地挣扎,及时发现微小进步,专注并且尽力保持住它。


    要坚信这一切都会过去,"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柔软"可以让我们改变一切----老傅康复笔记
下一篇:看病应是医患双方的事--老傅康复系列之<<活出精彩>>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