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我的西方感受--摘自老傅康复系列之《活出精彩》
2011-01-03 23:41:55   来源:   评论:0 点击:

在医院里时,每星期都有一些眼花缭乱的活动,到时候还送几乎不能动的病人去附近赌场或去公园野餐。医院里有专门这样一个部门来负责此事,于是乎大家都很满意,兴高采烈,以为碰上这么好的医院,但玩完之后, ...

        在医院里时,每星期都有一些眼花缭乱的活动,到时候还送几乎不能动的病人去附近赌场或去公园野餐。医院里有专门这样一个部门来负责此事,于是乎大家都很满意,兴高采烈,以为碰上这么好的医院,但玩完之后, 又是回归现实的无奈和抱怨。刚开始我偶尔参加几次, 感觉挺好,但一段时间后, 就觉得形式主义的成分多。

        这种表面的粉饰,却难以掩盖这样一个事实,医院在医疗方法上只是按程序做,按步就班,并没有千方百计对每一病例尽力。医生工作是一个特别的职业,他面对的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尽管这个人目前有问题,但毕竟是人,往往象我这样的病人,虽没死,但有以后的生活维系之上。所以,他们这种为工作而工作的方式,似乎还缺点什么?象我虽然住院快一年了,主治医生却没见过几次。有时,即使约了,还见不上。客观地讲,在康复医院里理疗师、语言师、社工协调人员、医生是一个治疗团队,医生用不着盯着,他们这团队自有它的运作方式,但少得可怜的见面,和见面时的程式化,不免让我产生这样的疑问,医院为何不在医术上下功夫呢?

       或许他们确实在下功夫,只是我不知道而矣。这是真的吗?,为什么在我住的医院和别的医院没听到。我总是觉得他们也许没意识到,是由他们的文化所致,西方文化有愚民的一面。

       上大学的时候,读过一本柏杨的《丑陋的中国人》。当时还觉得自己身上有这么多的劣根性而烦恼,现在才知道,柏杨先生无非只是想唤醒沉睡的国人,而并非是无知的漫骂。以后也看到过《丑陋的日本人》《丑陋的美国人》,随着对西方国家的了解,也觉得西方世界也不比国人好到哪里去,我并非是阿Q精神,对比较高低也没有兴趣。实际上,哪里的人必有所长,也有所短,把短处显示出来的一个目的,就是要让其猛醒、警惕、改正。

       西方的教育很早就重投资理财的概念,买人寿保险,共同基金,房屋是一种普遍的投资,理财的方法,按照这个理论,人在4、50岁便可以成为百万富翁,可实际怎样呢?好像一辈子都在付这些月金,最后成为富翁的可能性很小,这些投资理财的初衷很好,但都忽略了实效,没人来反问。例如,我认识一个白人朋友,老早就开始这样投资了,但到现在还是为钱在犯愁。我不是说投资的理念不好, 但问题是这是个需要实际技巧的理念, 最后的结果是表面化,肤浅化,程式化。

        加拿大政府推出了一个教育基金(RESP),它意思说如果每个家庭每月投入一定量的钱, 政府也会跟进倒贴几十块钱, 且投入量是有上限的。我刚到加拿大时也考了个销售RESP的执照。在销售的时候,公司要销售人员和客户说这是政府给百姓的好处, 客户买后也沾沾自喜, 以为占了便宜, 政府可靠。我在研究RESP的来龙去脉的时候, 才知道RESP是政府为了甩财政包袱,把它转嫁给老百姓的一个过渡产物。从政府解决问题角度来说可以是一有效办法, 但从老百姓的角度来讲, 自己被愚弄了,还千恩万谢。

        学校的教育,也是叫人们一切按程序行事,好不好,好象也有点道理,但人非机器,就象我们常在商店里遇到的收钱的营业员,简单加减法心算也弄不清,十分依赖计算机,去买瓶水,多找给你十块钱是常事,因为以为有计算机工具就可以搞定一切。这在某种意义上对,但大家都想当然了,使得不会用脑子了,让工具变成了人的束缚,不能不说缺撼,这是西方愚民政策的结果,不是说没有精英。但教育是为普通大众的服务的,确实把少数人送上天了,但大多数象在商场里的收银员,不知什么叫用脑,这绝对是愚民政策的结果。 

        既然西方这么愚民,为什么我还要呆在那里呢?说到此事,让我啼笑皆非,是我当年的无知、肤浅所致。首先现在我觉得全世界哪里都一样,各有优劣长短,现在在河北石家庄治病,就有很多人问我“中国,美国,加拿大哪个地方好?”, 因我在石家庄寻求治疗,就说“石家庄最好”。人们以为我只是恭维客套,虚伪。其实不然,生活的好与不好,是看自己能不能适应,和“活在当下”,而不是人云亦云。退一步讲,在看到西方好的一面时,也要想到不如人意的一面;即使是好的一面,自己又能得到多少益处呢?又需要什么条件才能得到呢?

       上世纪90年代初,我以为西方代表了人类社会的最先进,于是到了美国求学,刚开始自己模仿西方思维,努力使自己有个性,很讲隐私,每天健身,顿顿吃生菜、啃面包、 开罐头,即使大陆来朋友一起吃饭也是AA制,家里和老婆讲话也用英语,读书只读英文书,觉得自己很西化,经过十几年的摸索,却发现自己回到了原地,才意识到中西文化尽管形式有大不同,本质实在没有区别;更有意思的是,西方许多被我们中国人所称道的精华的企业管理理念、科学方法却有着中国古老文化的根子,只是老外比中国人应用得更好,而我们中国人却把它们丢了,反跑到西方去向他们学,去向儿子学习爷爷的精华。其实,我更想说的是“文化精髓历来都是全人类的”。等明白道理了,已经将近过去二十年, 人也几乎要死了,我还有人生的二十年吗?所以再也不会在乎我在哪里,而是赶紧“如何活好当下”。

       中国古老的《三字经》里说“性相近,习相远”, 所以现在想起来,我们中西习惯不同,也没必要一定就觉得西式的好、中式就不好。好好地研究中国传统文化对于自身的适应和发展是很有帮助的, 也能客观看待西方。

2004年11月28日于石家庄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生活总有不完美---摘自老傅康复系列《活出精彩》
下一篇:焦 虑--摘自老傅康复系列之《活出精彩》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