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焦 虑--摘自老傅康复系列之《活出精彩》
2011-01-03 23:52:33   来源:   评论:0 点击:

(2008年中国中医药出版社) 别人负面的话听多了,一人独处的时候, 容易烦躁和焦虑。 难免碰上消极的人, 一见面, 有时为了表示随和近乎, 自然会说些以为亲近的客套话,但客套话大多表示我的情况有多困...

(2008年中国中医药出版社)
     别人负面的话听多了,一人独处的时候, 容易烦躁和焦虑。 难免碰上消极的人, 一见面, 有时为了表示随和近乎, 自然会说些以为亲近的客套话,但客套话大多表示我的情况有多困难、 人是多么的无能为力。 殊不知, 过后当我独处时, 这些消极的话, 常常会“大珠小珠落玉盘”般清脆和有理, 而且深入脑子,我也会觉得这些话非常合理, 从而使自己痛苦异常,难以自拔。

      刚转院过来时, 新病房里住着一位全身肌肉骨质化的病人, 他已经在这住了十一年了, 看护他的朋友, 也是大陆来的。因为都是中国同胞,大家都觉得亲切。我刚被推入病房, 他便主动跑过来, 使劲掐我的双腿和敲打膝盖的穴位, 见没反应, 就对我说“你肯定走不了了, 我还没看到这儿有人好好的走出去过”。当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你胡扯,我偏要成为第一个走出去的”,心里想着,一边还故作轻松地和他客套。

      过一会儿, 人们都离开后, 留下我一个人躺在病床上发呆, 整个病房死一样寂静,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对面病人已近变形的脸上,眼睛闭着,颧骨很凸,嘴巴和眼眶深深地凹陷着,我的心情就变得很糟, 一遍又一遍地回味他讲的话,他号称二十多年专门搞针灸推拿的,我又不懂医,越来越觉得他讲的是事实, 而且很有道理。 由此开始了一系列破坏性的思想,1)他在这里很长时间了, 一定很有经验, 知道些内幕;2)如果他讲的都是真的呢?3)看他掐我的腿, 这是在测试我有没有知觉的反应, 好象挺内行的, 他说的不会错吧?这不是更说明我的麻烦大了吗?这时的我就象吸了毒一样, 沉浸在里面, 不容易解脱出来。由自己的病联想到医治;由医治想到后半生的悲惨失望; 又由失望联想到家庭的崩溃, 反正一句话, 没有一个念头是让我感到有希望的。
     
    这时看着斜对面另一个病人墙上几年下来所积累的五颜六色的装饰, 和病人由于全身肌肉萎缩而变形的酱鸭般的样子,难道这就是我未来的样子?“他痛苦吗”?或许没有知觉或成为植物人是一种幸福呢?

     我漫无边际地乱想到这, 不敢想下去, 心情更加沉重,看着什么都不顺眼, 连我面前天花板上吊下来的电视机也不顺眼。 这时, 好象天塌下来, 一切都是灰朦朦的颜色。 空气似乎要凝固了, 时间也停下来。墙上挂钟的指针静静走着的声音特别有节奏。好象只有我思想的灵魂和眼睛在游荡, 不管我多么悲痛欲绝, 好象这世界全然不顾我的痛苦, 依然我行我素。我想发脾气, 要不是发不出声, 讲不了话, 定会大吵大闹, 或是大哭一场。 我真的要想被同情,还有怜悯, 需要有谁来,哪怕是问侯一下;我感到对以后的生活完全丧失了信心, 心情恶劣到了极点, 反过来, 这样的心情让我更加看不到快乐和希望。

      经过几个小时的挣扎, 我似乎醒了过来, 尽管内心翻江倒海, 但周围的世界还是照旧。因为还插着氧气管,一个护士来抽我的痰, 笑容可掬地问我几个问题, 一切是那么的例行公事,该干什么还干什么。这时候如果我要死了, 她们会慌张忙乱吗?又能改变这个世界什么东西呢?

    “我在干什么?” 我反问自己。

    这些问题,有合理存在的可能性, 但是否有问的必要性呢?因为没有一个问题目前我有答案或者能解决得了,而且问的方式是我根本就不想解决, 不现实。 刚才这位朋友可能完全对, 但只是问题的阴暗面, 我完全可以全盘否定或不理睬。 就拿全盘否定来说吧,这可以是我的一个选择,可能不一定对, 但为什么我不可以有意识地这样选呢?

      显然,我的有意识选择和变换问问题的角度, 使呈现在我面前的世界完全变了。 “没人走出去过”,那为什么我就不能是第一个走出去的呢?虽然现在全身没反应,为什么不祈求有反应呢?有用吗?但至少是我可以做的。我就是要祈求,感动老天。 那个病人肌肉萎缩了, 那是他的情况,又不是我,我还没萎缩,我可绝对不能让它萎缩, 每个人的个案是不一样的, 每个人的主观能动性和欲望也是不一样的, 我倒是偏要和命运叫真, 偏要康复、创造出奇迹,假如我真的成功了,不就恢复了?这样想了以后,人便轻松了许多,对以后的生活也充满希望和信心。

      我一向比较迟钝,缓慢,这个思想情绪的转变发展过程是典型的。在许多事情上,思想往往先失落、迷茫、痛苦,半天想不到要解脱出来或者不知怎么解脱,一定要痛苦很长一段时间,到了实在忍受不了的时候,突然会茅塞顿开,意识到原来自己是有现成的解脱办法。为什么自己不能早一点意识到呢?也许,这正是我的思维特点,思想进化的方式吧。也许痛苦永远也摆脱不掉了;正因为痛苦,才让我挣扎,让我思索,让我想法摆脱,螺旋式的反复, 永远的前进。

      焦虑是我们生活中常见的问题,但若不及时消除,它的破坏性很大。它会使人烦躁不安, 脾气很大,看什么都不顺眼,挑衅性很大,如果对方不理解,便会产生冲突。因冲突,虽然自己外表表现坚硬,内心常常是过后的懊悔和自责。因而产生怀疑,抱怨自己的缺乏自信,变得怚丧,没有好心情,事情更容易办得不合意,这是个永无止境的恶性循环。

      这时的烦躁,常难找到静静独处的5分钟寻找解决办法的时间,尽管无事可做,也不愿放弃这时候的烦躁不安。如果就给自己5分钟入静的时间独处, 才可能追问“我在烦什么?”当明确这个问题以后, 就要当头迎上, 问自己这问题的反面是什么?越详细越好, 然后采用它, 这是我解决焦虑的一个有效方法。

2004年4月27号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我的西方感受--摘自老傅康复系列之《活出精彩》
下一篇:我 的 中 医 观(一)---摘自老傅康复系列之《活出精彩》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