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我 的 中 医 观(一)---摘自老傅康复系列之《活出精彩》
2011-01-03 23:54:29   来源:   评论:0 点击:

(中国中医药出版社 2008年出版) 太太嗓子有点痛, 好象是要感冒了,我对她说赶紧吃包板蓝根, 说不定能把刚起来的内火泄了。她说我不信中医,这些土办法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的方法可能不一定对。但中医中药...

                                                  (中国中医药出版社 2008年出版)


      太太嗓子有点痛, 好象是要感冒了,我对她说赶紧吃包板蓝根, 说不定能把刚起来的内火泄了。她说“我不信中医,这些土办法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的方法可能不一定对。但中医中药真的没用?但至少没了解情况就说不信,
这好象不够理性。

      以前背过《史记》中《扁鹊见齐桓公》一文,扁鹊能一望而知齐桓公有病, 始在腠理, 因而提醒他早日看病医治。而齐桓公当时未出症状,不信也不肯就医,最终使得齐桓公的病侵入其血脉、肠胃、膏盲,应验了扁鹊的诊断,终于因无法医治而身亡,也就这点印象,当时觉得它神奇,以后并无再接触,都是这病的机缘,逼迫自己留意了中医的一些东西,看了一些有关中医的书籍,思考了一些有关中医的问题。虽然只是些皮毛,但作为病人,一个爱胡思乱想的人,一个认为“自己的命运应由自己掌握”的人,一个为自己命运在找出路的人,可能会有独特的视角,独特的见解。不能说一定对,但至少也有存在的理由吧。

      其实,我和中医尽管陌生,还是有渊源的。我的外祖父曾为“一代神医”,1927年高等医科学校7年毕业,后因为抗日被日寇活活烧死,被民国政府追认为烈士;祖父也曾是当地名医。所以,我家里一直希望我能学医,继承家学。

      学医?

      我从来没有想过。家里的理由也简单,这么多医书,文革烧掉一些,但还有很多,我可以利用起来。那时候,我还年少,对中医的印象是古董搞的,冷门,和现代搞科技、赚钱一点关系都没有,所以学中医想都没想过。觉得无论如何要选个能赚钱的,热门的,和自动化,计算机有关的学科。并不明白,这世界,钱并非万能,并不能买来一切;有钱可以买很多好的锻炼身体的器材,却买不来健康;可以买来很多好的服务、物品,
却买不来快乐和满意。

     当年我填高考志愿是这样考虑的:中医学院是最低等的。如果有实力,肯定是填清华,北大,浙大等,不行了才报一些师范学校;分数线够呛,
或很低才考虑弄个中医读读。大家又何尝不都这样呢?

      这样一来就带来这样一个事实,中医学院里的学生是差一点的。我没有丝毫瞧不起他们的意思,而且社会的运作也不是按一个人接受教育的学校的好坏进行。但从大体上讲,利用这种差异选择学生是个事实,这种差异的存在使得中医学科在发展上,有一定程度的影响,从而影响了整个中医的发展。

      根据现在自己对中医的了解认为:一个好的中医,必须要有“天覆地载,万物悉备,莫贵于人”、“人命至重,有贵千金”1的思想, “悬壶济世”的医德观,具备好的“悟性”,要有扎实的理论功底,要有丰富的人生阅历,丰富的临床经验,敏感的哲学思维,通晓中国传统文化,熟悉医典,有好的师傅,而且应该首先是个哲学家。

      中国传统中医里“整体辩治”“天人合一”“阴阳的辩证对立统一”“五行的生化制克”等理论,如没有丰富的人生阅历是不容易体会得到的,光是念过几本书,懂几个概念是不能运用自如的。混口饭吃或许可以当手段,但是是在害人的基础上,这和一般的学科毕竟不一样。它不象计算机等,可以经过一定的练习,就能作为谋生的手段。

     有人讲一流人才搞政治,二流人才做生意,三流人才搞中医。我到觉得一流人才应该搞中医,二流人才搞政治,三流人才搞生意。中国古代就有 “医有上工,有下工。对病欲愈,执方欲加者,谓之下工;临证察机,使药要和者,谓之上工”,还讲“上医治国,中医治人,下医治病” 两种讲法。
又根据“天人合一”,我们人体就是一个小的宇宙,又无时无刻地与外界的大宇宙在互动。一切在变,自己也在变,因此要能捕捉病人瞬间即逝的状态,所以对一个好中医的要求是很高的。

      相对素质的劣势,会给这学科带来一定的限制,我不怀疑有例外。但这种大环境,显然会制约中医的进一步发展。这次在杭州治病,我与主治中医和他的几位助手关系很好。他们分别毕业于国内不同地区的中医大学,我特别请教了中医学院的课程设置及教育方式和科目,还特意叫朋友送我去了一趟中医学院,去实地感受一下,看个究竟。我的印象:中医学院实际上是有着中医的外包装,弄点中医的元素,进行类似西医的培训的机构。

     中医里有个重要的概念叫“临证察机”,也就是说医生看病之时,先要观察病人的神态,讲话声音,走路姿态,面色,眼神,仔细感觉病人是否有异常气味,把脉,看舌象,问病人的感觉,查询大、小便色泽、量、状态、次数,检查病情,研究病人的行动和现象,然后根据这些信息推断病理,然后才确定方法,最后拟定药方,好像处理日常生活和工作的基本方法也应该如此。只可惜的是,看了这么多中医,还没有一个用这样的方法给我看病的。我就一直纳闷,难道是中医书写错了,还是医生没按中医理论做,或者实际操作就不需要按理论来做呢?如果这样的话,那又要书干什么呢?他得到的信息准确吗?足够吗?他是怎么观察的?给我把脉时,并不一定全神贯注,摒开周围的嘈杂,那么人体的多种脉象他又是如何精准地辨别出来的呢?他要“看一下舌头”,然后我就很快伸一下, “他能看清吗?”“他到底是看那些部位?”“又看哪些东西?”“怎么看?”“要考虑哪些因素呢?”, “他也没问我刚是否喝过什么有色的饮料?”莫非该中医也已练就侦探的眼力?扫我一眼,信息已尽收眼底?但不管他多快,这几个种类的信息他总还要收集吧,虽说我们现在已处在信息时代,但在一两秒之内,又有这么多可能的干扰因素,要把这么多信息用肉眼收集起来是否还是有一定难度的?怎么就随便号脉,马虎看舌,匆忙问便,而且注意力在我身上停留的时间少之又少,接着就开方。不是说就不能开方,但他根本没有思考的时间,因为我的理解是只有先把病理搞清了才可以开药方,而不是用病症生搬硬套去对应学医时背过的药方。一切是变的,药方配方是相对死的,而病症则是活的。当然药方可以用一主方,通过药的加减配伍,以应对病症。但这是建立在对死方非常理解,对病情准确把握才可能用活的基础上,现在许多中医对药方的生搬硬套使我不寒而栗。
(续)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焦 虑--摘自老傅康复系列之《活出精彩》
下一篇:我 的 中 医 观(二)----摘自老傅康复系列之《活出精彩》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