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当厄运降临时
2011-01-16 21:45:08   来源:   评论:0 点击:

老傅2004年8月19日这天晴空万里,天气有点干热,空气里只有一丝赖洋洋的风,就和平常任何日子一样普通。由于去年得了脑溢血,我全身完全瘫痪并且失语,在医院里躺了将近一年。才出院不久,我决意寻求其它的康复治...

 老傅
  
  
2004年8月19日这天晴空万里,天气有点干热,空气里只有一丝赖洋洋的风,就和平常任何日子一样普通。由于去年得了脑溢血,我全身完全瘫痪并且失语,在医院里躺了将近一年。才出院不久,我决意寻求其它的康复治疗办法。

  

我太太正开车送我去中医诊所针灸的路上,她的手机响了,是大儿子的儿科医生。她有点奇怪,因为医生不知道她的手机号码,而且还是医生的休假日。前一天傍晚我太太带大儿子泰迪去过医生那里看病,儿科医生给泰迪安排了一系列化验。现在他听起来很急并说“我想和你们马上见面谈谈,可以在哪里见面?”我太太回答道“我们正在去中医诊所的路上,离中点购物中心很近,在那里碰头怎么样?”医生说“好的,就在里,半小时后见。”

我俩在购物中心等医生的时候,谁也没讲话,各自心头都笼罩着一种不祥的预兆。医生想和我们这么见面实在不同寻常。约半小时后,医生胳膊底下夹着个文件夹向我们走来。他说化验室半夜里打电话给他通报化验结果,所有血液的化验结果都表明孩子可能得了“白血病”。就在他来见我们以前,他已经联系了“儿童医院”,并且建议对泰迪立即进行进一步的化验。

“轰”,我的脑子顿时一片空白,“这怎么可能?”我几乎要彻底崩溃,感觉到厄运又一次降临到头上。因为严重脑溢血,我才刚刚出了院,仍然全身瘫痪,几乎不能动,靠轮椅代步,也不能讲话。小儿子杰佛逊刚出生,才9个月大;大儿子泰迪在中国和外公外婆一起呆了6个月,刚刚回加拿大。我的生活天地完全崩塌了。天哪,为什么这样的事情要再一次地发生在我身上?

几分钟痛不欲生以后,  我意识到儿科医生在呆呆地看着我们,好让我们能慢慢吸收这个噩耗。  我于是在一张纸上只写了一个问题给医生“有没有任何治好的可能?”“当然有”他说“但这要具体取决于白血病的类型,首先要做一些更为详细的血液化验,如果有可能的话还要做骨髓移植。”

  

我们回到家以后告诉正在焦急等待的外公外婆这个坏消息,太太匆忙收拾了一下衣服,就和泰迪一起赶往医院。我坐在电视机前,心不在焉地不停地来回切换着电视频道,什么也看不进去。脑子里一片混乱,“人生怎么这么短暂?”“世界怎么这么残酷?”“难道我的家庭就这样破碎了?”,“我竟然没有未来了?”,“医生我真的求求你们了!”,“这个医院行吗?”我要祷告找出解决办法,但我一点注意力集中不了。上帝能听到我的祷告和祈求吗?我一直在心里暗暗重复着丘吉尔的名言“坚决不放弃,永远不放弃,绝不放弃!”

  
我以为化验只要几个小时就够了。时钟滴滴答答地过去,时间越等越长。每过几分钟,我就向太太发短信,她仍在等待第一组化验的结果。晚上十点钟小儿子和岳父母已经入睡,十一点钟,十二点钟,房间里一片静悄悄的,灯也没开,我正十分疲惫地等待着判决的到来。我没有办法在医院里陪伴他们,我怎么才可以帮上一点忙呢?我为什么连话都说不了啊?我竟是那样的无助和绝望。我们对“白血病”知之甚少,所有的相关知识都来源于20多年前中国大陆一个很受欢迎的日本电视剧《血疑》,女主角患了白血病最后死掉了,我实在不愿意往那方面想,怎么也不愿意把泰迪那胖乎乎可爱的样子和任何可怕的事情联系起来。我感到精疲力竭,身上的血管似乎要爆裂了。我毫无睡意地和衣仰躺在床上,眼睛直盯着漆黑的天花板。

  

最后在半夜2点36的时候,电话响了,第一声响我就接起来了。太太他们走后,我手里一直拽着手机。太太告诉我医生刚刚和她谈过,他们已经确定泰迪得的是白血病。  泰迪已经被转到住院部,明天还有一系列的化验,已经立刻对泰迪开始进行治疗了。

 
想到我可爱无辜脆弱的儿子正躺在病床上,眼泪不禁流满了我的脸颊。这可比我自己躺在医院里被抢救时的情况要糟糕100倍,他只有三岁半啊!我清楚地记得一年多前我躺在医院病床上,太太不得不把他送到中国去那天的情景,我全身一点不能动,也不能说话,只能眨眨眼算是跟他打招呼。他搞不明白为什么爸爸不能像其他小朋友的爸爸那样和他讲话,不能抱抱他,不能和他一起玩球,不能喝他一起跑,却只能躺着。他说他还记得爸爸是被一辆救护车拉走的,我听到这里再也控制本已不能控制的情绪。现在我躺在黑暗之中,心里对他说“爸爸非常爱你,你会没事的,我向你保证!”

    
当我刚得脑溢血时几乎死掉,现在灭顶之灾再一次降临到我头上。我断然决定绝地反击;我要选择站起来而不是倒下去;我要选择活下来而不是死亡;我要选择自由走路而不是躺下。只要还有一线生机,我就将反击到底。也许我不知道怎样,但我一定会反击。

 泰迪化疗的反应极为明显,头发一把一把地从头上掉下来,不几天就成了光头;经常还伴随着不停的呕吐,刚吃完的药也一吐而光;  人好像和饿狼一样一天要吃7,8顿饭;情绪也非常急躁不稳;每隔几天就要去抽血化验,手臂上的针孔戳得似蜂窝一样。为了不耽误学习,泰迪一面化疗一面去学校上课,同学们都好奇地看着泰迪光光的脑袋问“泰迪怎么了?”


曙光慢慢从阴霾中散发出来,又是新的一天,又是一个新的开始。
 

三年以后,泰迪和他的同学们面带灿烂的笑容正坐在2年纪的课堂里。经过上百次的针头抽血,无数次的化疗,他进入了治疗的后续阶段,终于完成了3年的化疗,现在情况十分稳定。泰迪不仅取得了治疗白血病的胜利,而且在学业上也成绩斐然,不断受到嘉奖和媒体的采访,而且还为2007年多伦多宣布正式圣诞点灯的开始。更幸运的是我的康复也出奇的好,我把培养教育泰迪的思想,方法和故事写成了一本书----《孩子因你不同》,还出版了《活出精彩》和《病人写给病人的书》等一百万字的其它三本书,参与了许多慈善公益活动,指导了一些生意,并被评为“08年度加拿大华裔十大杰出青年”。

  

我们由衷地感谢一直用各种形式在支持和帮助我们的朋友,还有其他许多不知名的朋友,虽然那是一段对我们刻骨铭心的岁月,但面对困难我们并不孤单。  在一起我们更加坚强!在一起我们创造了奇迹!困难的岁月不会长久,但是坚强的人们将会创造永远!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活出精彩法则
下一篇:善用心理(二)----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