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善用心理(二)----
2011-01-16 21:50:46   来源:   评论:0 点击:

摘自老傅康复系列之《活出精彩》(2008年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康复的一部分意味着长时间的,不断重复的锻炼。例如上千次的坐下,站起来;上千次的把手掌展开,握拢等,或许对常人来讲从来就没想过这些动作,轻而易...

 

摘自老傅康复系列之《活出精彩》(2008年中国中医药出版社)

 

 

康复的一部分意味着长时间的,不断重复的锻炼。例如上千次的坐下,站起来;上千次的把手掌展开,握拢等,或许对常人来讲从来就没想过这些动作,轻而易举地可以做到,但对我来讲,恰是费劲九牛二虎之力也不一定做得到,简单的重复从某种意义上讲成了我人生有特定意义的挑战。日复一日的锻炼,如果自己能够做到,可以说是一种征服,符合自己好斗的一面,对我是一种巨大的挑战,这在某种意义上说是对我的一种认可和满足,这样一来就能够利用本身的虚荣,使自己乐于做简单的反复动作,从而客观上达到自己“坚持”,“有耐心”的康复目的。

 

我一直坚信“自己能康复”,但我也很清楚“能否医好或让我找到方法有不确定的一面”,这种疑惑很可怕,这种短暂的疑惑可能会一瞬间彻底地摧毁我竭力建立起来的信心系统,使我的长期日子无法过下去,因此,会尽我一切的力量来维持这个信念,保证我听的每一句话,说的每一个字,想的每一个念头,传到脑子都是积极的,绝不会让自己产生过后的犹豫、疑问、消极。尽量避免这种疑惑心理的产生,更进一步说还要避免一切诱发它产生的因素。

 

 

人在病中特别敏感, 别人的言行通常容易联系到自己的康复,特别象一些所谓的医生专家的不经意的一句话, 可能会对我产生强烈的反应,因为在这个原则立场上没有妥协的余地,一旦信心垮了,对我意味着什么?如果要很愉快的坚持一天,两天,一个月,三个月或许我还可能,但这康复的过程是极其缓慢的,医生也不可能手到病除,即使有好的方法,是否一定能让我这么快碰到?这段时间很有可能需要几年,甚至十年,能否一如既往保持每天愉快、努力、坚持?

 

那么就必须过滤一些负性的, 不利的话,它们有些尽管是事实,逻辑上也对,但只要意味对我的康复有一点点负面的影响,虽然嘴上不一定表示出来,在心里一定是用很明确的目标来确定自己。心里会蛮不讲理,自以为是,一厢情愿,固执己见,我必须小心地守卫这个防线。对于那些有利的话,有必要有意扩大, 积极延伸。别人讲的有可能错,但只要符合自己的努力方向就有必要将错就错,可以把它看作是外界的一种肯定,
不是外界讲的都否定,或是都接受,一切根据自己需要来取舍。表面看我的行动和需要反复无常,实际都贯穿着一个康复的规律在进行。

 


    这个时候,我日常生活除了康复锻炼治疗以外,最重要的莫过于来维持自己的愉快心境了,并保证它日日愉快,这是康复过程中的头等要事,它在我心目中比寻医,治疗,锻炼更重要。自己的许多想象可能是善意的假象,给自己造成错觉, 让我觉得希望是现实的,这种假象是非常有必要的,一遍又一遍地反复明确这种假象, 让它变成自己的态度和信念,变成自己的生活,我的命运也就决定了。

 


     自己在每天的生活里,必须耐心地等待希望,敏感地捕捉希望和积极地不断创造希望,让“希望”一直在眼前闪烁,自己任何为康复所做的努力、创造都是有价值的,这也许可能是“画饼充饥”,但对康复来讲会产生实际的能量和效果,它实际上让我天天精神饱满。

 


      “你怎么这么快乐?”很多人问我。

 

“因为我太怕死,所以我再也不敢不快乐。
    我不知道下一分钟会发生什么,所以会尽全力来避免它的发生”。对“死亡”的恐惧是巨大的,但我又没办法来避免或选择,只能尽力,但不知尽的力是否真的有用。康复过程中的任何头晕、血压高、生理异常都会让我恐惧不已,呼吸急促,情不自禁地浑身发抖,产生自己发病时被抬上急救车时的恐怖感觉,并且自己又是那样的无能为力。所以我就利用这恐惧来体味由此引起的许多对人生的感悟,坚定以后要做的目标。

 


    记得马克思曾经讲物质和意识的关系,指出它们是相辅相成的关系,而且可以互相转化,它给我启示:我的思想是可以转化实际的物质,当然关键是怎么转化的问题,但我觉得,如果对康复有利,就达到了转化。那我就有必要注意一切属于“意识”的心理、思想。有人对心理的有看法,认为它是一种“暗示,没有实质性的作用。那么“暗示”就一定没用吗?是否有根据,我不知道,但对我好象有正面的作用,那么为什么不用它呢?

 

自己有或多或少的“寻求赞许”和“寻求认可”的心理,这种心理本身无可厚非,太多这种心理,会失去主见,太少了又会变成冷血动物,因此是个“度”的把握问题。要将寻求的对象作个变换,把寻求“他人”变成“自己”,对自己的思想、行动给予即时的肯定,赞许,嘉奖,而且赋予自己为康复所做的任何活动有新的崇高的,符合自己理想的意义。这样感到自己不只是在康复,不是在虚度年华,而是在攻克一个又一个的坚强堡垒,每件事的处理上都会有极度满足的成就感。

 

 

我乐于把自己的处境描绘成在经营一盘遇到困难的企业,这样做的好处在于当压力来时,或许可以把自己变成一个旁观者,容易冷静,理智,坚定,容易没有压力地来考虑问题,容易“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自己也是人,人类具有的所有弱点,我都具备。在此压力之下,又加上语言的不能表达,再能忍,有时候的脾气还是有的,且很大。对于脾气,就如“关门打狗”,如狗急了,乱咬一口,说不定打狗者还会遭殃,所以给自己制造一定的排泄渠道是需要的,防止反弹;压力大后,人容易崩溃。明白这道理后,就需要经常排解这些压力,不要让它累积太多;有时候就要利用些小的事情,不会连累和伤及别人时,借故发挥,大发脾气,甚至摔东西、大哭。


    有人会问,有发这么大脾气的必要吗?有,

 

实际上我心里很清楚,由于不能讲话,因此几乎任何事情存在曲解,所以长期的烦闷积累是很多的,因此可以借此机会把郁闷在心里的能量爆发出来。曾听说过“对山谷大声高喊可以治病”的说法,我只不过据此变个形式而已,结果自己的日常情绪和心态真的控制得很好。

 


    我这个人容易激动亢奋,何不就利用“容易亢奋?”因为康复时间长, 心理容易疲劳, 亢奋的状态只要想办法经常维持刺激就容易保持,
容易使自己乐观、积极,去把这场硬仗打完打好。

 


     没有不好的心理,一些不被接受的,阻碍自己的心理,既要克服,又要默认。一些在尽力以后还有残余的存在,关键要对它们善于利用和转化,并最后把它们引导到积极、正面、快乐的方向去,让自己的生活容易一点,快乐一点。

 

2004年10月25号星期四于多伦多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当厄运降临时
下一篇:善用心理(一)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