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截肢女孩不愿停止生命的歌唱
2011-01-07 03:17:39   来源:   评论:0 点击:

冯娟和父亲每天从睡梦中醒来,安徽姑娘冯娟都会下意识地去摸一下自己的右腿,因为她知道,2011年1月7日,陪伴了自己20年的右腿就将被截掉。7年的时间,让冯娟从一个不谙世事的13岁女孩变成了风华正茂的少女。可是...


 

 

冯娟和父亲

每天从睡梦中醒来,安徽姑娘冯娟都会下意识地去摸一下自己的右腿,因为她知道,2011年1月7日,陪伴了自己20年的右腿就将被截掉。7年的时间,让冯娟从一个不谙世事的13岁女孩变成了风华正茂的少女。可是,因为患有骨癌,她不能像正常人一样奔跑、跳跃,尽情地享受生活。相反,她经历的是3次大手术、20多次化疗。为了活下去,冯娟坚强而又锲而不舍地努力着。

罹患骨癌

只好忍痛退学

20岁的冯娟在积水潭医院南二区已经住院一个星期了,每天中午11时30分,是她最期盼的时刻,因为父亲会来到自己身边,陪着她说说话。摸着自己的右腿,小娟仿佛又回到了13岁那年。从上小学起,小娟就是父亲冯克成的骄傲。“丫头成绩好哇,从小学一年级到初中,一直在班里当班长,谁念书都比不过她。”老冯说,由于自己只有小学的文化水平,吃够了没有文化的亏,因此,对于孩子的教育是特别上心。

在小娟升入初中的那年,为了能多攒些钱,供小娟和儿子小斌读书,老冯带着妻子来到了浙江打工。小娟升入初中后不久,老冯在一次偶然回家时,被孩子的爷爷拉到了屋里,爷爷说他发现小娟走路时经常是一瘸一拐的,而且右腿明显比左腿细了不少。爷爷的发现,让老冯不由得紧张了起来。在带着小娟去医院检查后,残酷的诊断证实了老冯的不安,小娟被诊断为腿部恶性滑膜肉瘤(骨癌)。

大学梦灭

肿瘤再次复发

幸运的是,在社会各界好心人的帮助下,2004年,小娟先后进行了两次手术治疗,成功地将肿瘤摘除,她的病情也得到了有效控制。“当时医生告诉我,如果5年之内不复发,丫头的病就好了。”谈起手术后的这5年,老冯说只能用提心吊胆来形容,每半年的例行检查成了让老冯和小娟最揪心的事。

手术后的第二年,看到腿不再疼了,小娟便磨着老冯,又重新回到校园里,继续自己的学业。“没办法,丫头就是喜欢看书。”由于孩子的身体状况并不乐观,再加上上学需要住宿,老冯和妻子担心小娟的病情,第二年,老冯不顾小娟的反对,让孩子回家自学。“当年和丫头一起上学的3个最要好的同学,如今都考上了大学,她们的成绩可都不如丫头好。”每每提及往事,老冯的眼圈就变得红红的。

为了增强小娟的抵抗力,这5年来,每天清晨,年过七旬的爷爷和老冯一起,扛着锄头走进大山里,去寻找隐藏在灌木丛、荆棘里的何首乌,挖回来晾干后给女儿煮着吃。“运气好的时候,能挖到10多块,运气不好时,日头落西了,却一块也找不到。”由于何首乌的根茎埋在地下1米多深,每次回家之后,老冯父子俩都累得快站不稳了。

眼瞅着5年的时间很快就要过去,小娟的检查结果也一直不错,这让老冯看到了女儿康复的希望。但是残酷的事实很快地打碎了老冯一家人的美好心愿。在2009年11月27日的例行检查中,医生发现,小娟原本已经切除了肿瘤的右腿腿根处又长出了一个鸡蛋大小的肿瘤。捧着孩子的诊断书,老冯欲哭无泪。

爷爷遗愿

一定治好孙女

更让老冯难过的是,2009年3月份,出门倒水的父亲因为没有站稳,一下子摔倒在了地上,造成右胯骨粉碎性骨折。“当时抬着爹去医院看了,大夫说5000元就能治好,可爹死活都不肯让人家瞧。”提起当时的情景,老冯搓了搓手心:“我知道爹是想把钱留着给丫头看病啊。”

因为丧失了行走的能力,终日躺在床上的老人身体是越来越差。苦挨了一年多,在2010年4月份,像是预感到了什么,老人把老冯叫到了身边。“爹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无论如何,就算是砸锅卖铁,也要把丫头的病给瞧好了。”回想起父亲离世时迟迟不肯闭上的双眼,压抑了很久的泪水终于顺着老冯的脸颊流了下来。

为了完成父亲的遗愿,老冯带着小娟开始了漫漫求医路。他在闹市里给人下跪磕头,奔波于各民政部门和各大媒体,只为给女儿凑齐手术和化疗的费用。

来京治疗

却保不住右腿

其实,在2009年12月,在当地政府和媒体的关注下,小娟的第二次手术得以顺利进行。可是就在三个月前,当地医院的医生告诉老冯,小娟的病情进一步恶化了,肿瘤已经将右腿的大动脉包裹,无法实施切除,只能将小娟的右腿高位截肢,不然小娟的命就保不住了。

“可丫头不愿意截肢。”抱着一丝希望,老冯带着小娟来到了北京积水潭医院。医生告诉老冯,小娟可以通过换骨头和血管来保住右腿,但是手术的费用和风险都很大,如果手术进行得不顺利,恐怕还得截肢。面对着高额的手术费,父女俩不敢企盼奇迹的发生,不得不选择便宜的截肢手术。“小斌的成绩不如他姐,那孩子不爱学习。但自从丫头生病后,小斌就变得特别用功,他说自己要努力考上大学,找到工作好给姐姐赚钱瞧病。”提到儿子,老冯的声音里透出些许安慰。但一想到小娟即将进行的手术,老冯好不容易舒展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截肢手术需要8万块,可我现在只有2万,到哪里还能凑到那6万呢?”

本报记者李环宇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独腿董事长坚强创业6年为社会捐款近百万(图)
下一篇:残疾人辅助器具流动服务车落户山东临沂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