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重度残疾男子匍匐在竹床上照料病父(组图)
2010-12-11 06:44:14   来源:http://www.sina.com.cn 2010年12月08日13:16 江南都市报    评论:0 点击:

陈万生在床上做饭 重残男子匍匐竹床照料病父  他匍匐在竹床上,双手在床沿一拉,小半个身子探出床来,在紧挨床的厨房忙碌开来,洗米、煮饭、切菜、炒菜……2日,记者在峡江县仁和镇官田村村民陈万生简陋至极...
陈万生在床上做饭 陈万生在床上做饭

重残男子匍匐竹床照料病父 重残男子匍匐竹床照料病父

  他匍匐在竹床上,双手在床沿一拉,小半个身子探出床来,在紧挨床的“厨房”忙碌开来,洗米、煮饭、切菜、炒菜……2日,记者在峡江县仁和镇官田村村民陈万生简陋至极的家中,见到这令人心酸又陡生敬意的一幕。29年前,残酷的疾病让他双脚、臀部畸形萎缩,失去站、坐能力,瘦弱的身体只能以床为伴。但在病痛的折磨中,他依然追逐着生活的希望,用残躯演绎着生命之歌。

  花季折翅

  现年45岁的陈万生,自幼聪明好学,小学期间在学校获得的奖状贴满了家里的一面土墙。然而,这个本该拥有美好前程的花季少年,却遭到了无情病魔的残酷折磨。1981年,正读初一的陈万生,突然患上骨髓炎。父母带他先后辗转到县、市、省三级医院治疗,病情仍不见好转。经过长达半年的治疗后,省城医院的专家还是遗憾地告诉他,接受下肢瘫痪的现实吧。但视儿子为心头肉的父母并没有放弃,他们把儿子接回家后,便四处借贷,不惜放弃农活奔波于各地求医问药。在访遍各地名医、试遍各种药后,陈万生的病情仍然很快恶化了,下肢、臀部肌肉渐渐萎缩,最后失去站、坐能力,连轮椅代步的愿望都实现不了。

  花季时节正是做梦的年龄,但身体的重度瘫痪让所有梦想都成了泡影。为此,陈万生一度陷入绝望的低谷。当时,母亲的悉心照料和耐心开导让他渐渐放弃了轻生的念头。1987年,母亲带着遗憾离开了人世。刚20出头的陈万生接受不了这个现实,多次欲抱头往墙上撞,要随母亲而去。见此情景,七旬的老父亲狠狠地给了他两耳光,这个坚强的男人为了给儿子治病,再苦再累从没流过一滴泪,此时蹲在地上抱头大哭:“如果你真有孝心的话,就求你陪我们好好活着!”父亲的两个耳光如一记重锤狠狠地砸在他的心坎上。此刻,他真切地意识到,活着,不仅是自己一个人的事,更是一种责任。

  床上做饭

  母亲在世时,都是母亲照顾陈万生的生活起居。母亲离世后,兄弟姐妹们也都各自成家立业了,照顾陈万生的重担就落在老父亲的肩上。看着瘦弱的老人操持外面,张罗家里,经常累得直不起腰,陈万生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提出了在床上做饭的想法。父亲一听,一百个不同意:“站着做饭都很累,躺在床上怎么做?”陈万生坚持说:“做惯了就不累的,再说整天一个姿势躺着也难过。”父亲经受不住儿子的恳求,在偏房里摆个竹床,床边支个炉子,绕床周围摆上柴火、水桶、案板、锅碗瓢盆等。陈万生趴在竹床上,以腹部作支撑,探出半个身子操作。

  炒菜做饭,对于正常人来说都是个累人活,而要趴在床上完成这些更是难上加难。刚开始时,因为姿势不便操作,加上不懂切菜技巧,弄好一两个菜都要花上半个上午,小腹长时间着力导致内脏绞痛难忍,常常逼出豆大的汗珠。双臂、脖子更是经常累得酸痛不已,几天恢复不过来,而切破指头、烫伤手更是常有的事,有时甚至会为探身拿不远处的某样东西而翻下床来。这些时候,陈万生总是强忍疼痛,咬牙坚持。如今,他趴在床上操持家务早已挥洒自如了。

  陈万生学会床上做饭后,把能在床边完成的家务活如洗衣服等也全部包下来,一下子成了家里的主要劳动力。而后,父亲忙完地里农活,回到家便可吃上可口的饭菜。2006年开始,年近90岁的老父亲因病卧床了。为分担兄弟们的负担,陈万生主动要求把父亲接到自己床边悉心照料,为父亲洗澡、洗衣服、喂饭等,一直到去年父亲去世。

  感恩在心

  陈万生现在住的房子是县民政部门去年出资为他建的新房。在崭新的房子比衬下,屋内的摆设更显破陋。陪伴了他29年的竹床咯吱作响,床的四周还算整齐地摆放着年代久远的米缸、炉子等,屋内唯一的大件是床对面矮桌上的21英寸彩电,这也是政府部门赠送的。

  “没有政府和社会上这么多好心人的关心帮助,我根本活不到今天。”采访中,陈万生不断重复着这句话。他说,除了出资建房子和送电视机外,政府还破例安排他享受城镇低保,每月有280元,这成了他唯一的经济来源;逢年过节,县、镇里的干部都会前来走访慰问;身边帮助他的好心人更是不少,全村老少没有因为他是残疾人而歧视他,相反经常有人来走走,陪他聊天解闷,左邻右舍更是送菜、送油,给了很多帮助;陈万生因为体质弱,经常感冒,附近的乡村医生接到电话便会立即上门来治疗。

  尽管生活充满艰辛与磨难,但陈万生表现出少有的乐观生活态度,略显苍白的脸上时常挂着微笑。他每天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收音机听新闻,然后清理大小便,洗漱,做饭,上午还看看书。双休日有个重要任务便是辅导村里的小学生温习功课,为他们讲故事,这时小小的成就感让陈万生快乐无比。

  因为没有生活来源,又不想过多依赖别人,陈万生总是想方设法省钱,生活过得很清苦。他常常做一碗菜要吃上两三天,有时还一天仅吃两顿饭。为了省电,爱看新闻的他连电视机都舍不得开。

  “我一点不觉得苦,每天能看到日出日落就是最大的幸福!”陈万生对生活从不奢求。他说,最大的遗憾是没有能力报答帮助他的政府以及所有好心人,他一直有个愿望,希望死后能捐献自己身上有价值的器官。

  文/图 曾文清 记者王文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褥疮的中医治疗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