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阿伟高位截瘫六年 妻子寻“挂靠企业”(组图)
2011-02-27 23:54:03   来源:来源:金羊网-新快   评论:0 点击:

阿伟和BOBO相濡以沫,靠500多元的低保金和老母亲的退休金生活。  有孩子在身边,郭静花做手工时很快乐。  统筹:新快报记者张英姿廖颖谊  文图:新快报记者周雯潘芝珍实习生吴星晨曾聃  希望借此解决阿伟的...

阿伟和BOBO相濡以沫,靠500多元的低保金和老母亲的退休金生活。


  有孩子在身边,郭静花做手工时很快乐。

  统筹:新快报记者张英姿廖颖谊

  文图:新快报记者周雯潘芝珍实习生吴星晨曾聃

  希望借此解决阿伟的社保问题;并想买个好一点的气垫床

  患难见真情,家住荔湾区东塱新爵村会雄新村的阿伟,高位截瘫六年,四肢完全没有知觉,说话多了会头晕,每天只能在轮椅上度日,解手都需要妻子BOBO帮忙。BOBO每天得给他按摩三四个小时,随时留意他的情况。两人都无法正常工作,而拿到的低保金一个月不到六百元,阿伟母亲的退休金必须用于全家的生活开销,生活才得以维持。

  温暖编号46

  温暖诉求

  家住荔湾区东塱新爵村会雄新村的阿伟,2005年舞狮时不慎发生意外造成高位截瘫,需妻子24小时照顾他。两人无法工作,只能靠500多元的低保金和老母亲的退休金生活。其妻子希望能买一个好点的气垫床,并能给阿伟找到一家挂靠企业。

  忆往昔:结婚半年舞狮出意外

  2005年老宗祠变身文化广场,荔湾区新爵村舞狮队在抓紧练习,好在“北帝诞”(农历三月初三)庙会上演出。在舞狮队里担任主力的阿伟,清晰地记得2005年3月18日,他和队友们正常训练,不料在翻跟斗时发生意外,他的颈椎被队友踩到,当场失去知觉。由于医院的拖延,他错过了最佳的72小时医治时间,事发第四天才进行手术,虽救回性命,却变成重度残疾人,当时阿伟只有25岁。

  而与阿伟结婚刚过六个月的妻子BOBO,始终料不到,追求了自己四年、乐观开朗的老公竟需要自己照顾一辈子。“在朋友聚会上我们认识的,之后他主动要我电话,并和我保持联系。在我妈妈病得很重时,我整个人都特别迷惘,是他在身边鼓励我,帮我渡过难关。谈了四年恋爱,在2004年8月,我们都觉得是时候结婚了。”

  平时,阿伟开货车帮人拉货,虽然没有正式的单位,但能接到不少活。他又是一个极为开朗、广交朋友的人,舞狮是他的一大业余爱好,在十七八岁时就开始接触,技术一直不错,村里过节必定献技表演。

  看当下:按摩按到肘部起黑茧

  手术花费超过30万元,靠着兄弟们的帮衬,以及四处筹款,阿伟还欠债3万多元。而他平日的生活,更需要的是照顾,涵盖饮食起居任何方面。照顾阿伟是一件靠感情支撑着的体力活,BOBO每天给他翻身擦身防止他生褥疮,大小便也得帮忙处理,“在2007年,他还做过膀胱手术,因为他根本无法排泄。”

  最累人的是按摩,每天BOBO都得给阿伟按摩三至四个小时,“他动不了,血液是不流动的,时常会像蚂蚁爬一样难受。必须给他按摩,促血液流动,也防止肌肉萎缩。每次按摩他都会叫我按这里按那里,因为按着舒服。”采访时,BOBO把两只长袖撩起来,给记者看她肘关节上的黑色老茧,“每天要用肘按摩,这些都是茧和疤。胳膊经常要贴药膏,很酸很疼。”由于需要24小时的贴身照顾,BOBO基本上没有可能找一份合适的工作,两人均申请低保,但BOBO只能拿每月一百多元的低保金,“我是有手有脚,可以干活,但我完全得以阿伟为中心,我根本不能歇下来。”与他们同住的是阿伟的母亲,患有乳腺癌,也需要人照顾。“妈妈的退休金,全被用作家里的生活费和他们的医药费。”

  盼未来:总觉得有希望在那里

  采访时,可以看出BOBO是个坚毅的女子,把家里打理得干净整齐,忍受六年的苦,还要付出加倍的爱。夫妻之间的相互鼓励是必须的,BOBO对阿伟的赞赏一直保持到现在,“他不会很闷地说老婆你辛苦了,而是跟我讲笑话。有一次他说他会日语德语,我纳闷他怎么可能会,他就把汽车的牌子念给我听,"TOYOTA"是日语,"AUDI"是德语。他就是会用这种方式逗我开心,我也就不觉得那么辛苦。”

  此前,阿伟接受过热心人士的捐助,进行一个月一万多元的药物治疗,但效果不大,一个月后便放弃了。BOBO说不好这样拿别人的钱,“现在是走一步算一步,但我们都往乐观的方面想,总觉得有希望在前面。他的兄弟们也很帮衬,不时来看看他,给他讲讲到处的状况,他很开心。”阿伟不能长时间说话,但精神状态很好。

  现在,BOBO最大的心愿是能给阿伟找到一个残疾人挂靠企业,解决一部分的生活费,给阿伟买医保社保,否则两人难以为继。记者向广州市残联了解到,只要有企业愿意接收,在残联劳动就业中心的监督下,双方签署协议便可。除此之外,BOBO想要给阿伟买个好一点的气垫床,夏天快来了,需要气垫床防止生褥疮。

  温暖编号47

  温暖诉求

  家住白云区大朗镇的郭静花,3岁时因小儿麻痹症造成残疾。目前在家做手工补贴家用,丈夫在镇上打散工。全家月收入1500元左右。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已上幼儿园。希望能送大女儿一个书包,送小女儿一套新衣服。

  慈母双拐支撑家庭盼给女儿添置新衣

  郭静花家住在白云区大朗镇,楼下的菜市场是她每天必来的地方。回家的路上要经过几次楼梯,郭静花把买好的菜放在手上,然后用两只手紧握双拐,用力把自己送上一级台阶,一步一步走得异常艰难。因为从小患小儿麻痹,郭静花的双脚没有力气,平时的她全靠双拐来支撑自己行走。“右脚勉强可以站立,左脚没有任何力气,像这样的路程我要比平常人多花一倍时间,尤其是上楼梯的时候。”

  年轻时的郭静花做过服装厂工人,结婚后就一直呆在了家里照顾孩子。平日里她靠给人家加工珠花补贴家用,运气好的话一个月能赚500元。对于自己的身体状况,43岁的郭静花很淡然:“身体不好,就找能做的工作来做,凭能力赚钱,只能这样。”

  她的丈夫赖右周55岁,平日在镇上打散工,一个月有1000多元的收入。他们家并没有享受低保,到目前为止全家仍租住在一个30平方米的房子里,“郊区的房租会便宜一些,我们这房子一个月才150元,能省不少钱。”

  家里最大的负担来自于两个女儿。去年大女儿小兰(化名)要上幼儿园,可是在大朗镇上学要交不少的赞助费,她只好把女儿送到外婆那里,每月寄一些生活费回去。“我和她爸爸户口不在这里,靠打工,掏不起那么高的赞助费。”郭静花叹了口气,“要是学校能不收赞助费就好了!”看着一旁玩耍的小女儿,郭静花很是担忧:“等她(小女儿)上学了怎么办呀?”

  小女儿今年已经3岁,见到陌生人还有点害羞。妈妈平时在家做手工,她会贴在妈妈的身边,看看这个,摸摸那个,“虽然不能帮我做什么,但有她在一边会觉得生活不那么沉闷呢。”

  谈及心愿,郭静花稍显诧异:“我们全家人身体都很健康,这就足够了。”她回头看了看小女儿,又笑着说,女孩子都爱漂亮,希望能送大女儿一个书包,送小女儿一套新衣服。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八年前截瘫后曾多次自杀 今爱上电脑想当专家
下一篇:男子与高位截瘫女孩结婚8年 经历令人感动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