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残疾女孩辛苦8年还清父母生前债务(图)
2012-03-22 00:51:56   来源: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3月21日13:46 大众网-农村大众    评论:0 点击:

  对于只能蹲着行走的孙奉岩来说,提水做饭是非常艰难的。   孙奉岩在照顾瘫痪在床的奶奶。  身高不足1米,双臂不能承受重物,因腿部残疾只能蹲着行进,面部神经坏死也让她难以表达喜怒哀乐……命运给予...
  对于只能蹲着行走的孙奉岩来说,提水做饭是非常艰难的。   对于只能蹲着行走的孙奉岩来说,提水做饭是非常艰难的。
  孙奉岩在照顾瘫痪在床的奶奶。   孙奉岩在照顾瘫痪在床的奶奶。

  身高不足1米,双臂不能承受重物,因腿部残疾只能蹲着行进,面部神经坏死也让她难以表达喜怒哀乐……命运给予28岁孙奉岩的,是极其严酷的安排。在她还未成年时,父母又都因为绝症相继撒手人寰,只留下她和当时年仅4岁的妹妹、年迈的奶奶相依为命。在淄博市淄川区昆仑镇聂村,这个苦命的孩子,让乡里乡亲无不唏嘘感叹。

  尽管身体有残疾,尽管家境极度贫困,早早当家的孙奉岩,照顾着奶奶,拉扯着妹妹,省吃俭用,花了8年时间,硬是把父母离世前欠下的35000元债务,陆陆续续地还给了不忍接受的乡亲。

  孙奉岩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这跟我家庭条件没有关系。有困难,我轻易不会借;但只要借了,就一定要还上!”

  不忍回首的过去

  父母相继离世,身残的她成了家里顶梁柱

  在去聂村的路上,村里的副书记聂秀红才给孙奉岩家打了电话,告诉她“有记者要去”。电话的那头,话语中透着一丝埋怨,聂秀红说:“她怪我没提前告诉她呢。可要是提前说了,她不会让你去的。”

  进了孙奉岩家的小院,她热情地跟聂秀红打着招呼:“姑,你来啦!”进了这个家,屋子不算宽敞,但收拾得十分干净利落。东屋里,85岁的奶奶卧床不起。“现在奶奶需要照顾,24小时不能离人,晚上就住在这里。”孙奉岩说。

  “其实,我真不想接受媒体采访。”孙奉岩说。据聂秀红介绍,在此之前,她曾多次拒绝过一些来看望她的热心人士。之所以不想面对社会过多的关注,孙奉岩说:“自己做的没什么特别的,不想让别人觉得自己想出名。更重要的是,不想让自己和奶奶回忆过去,一想到爸爸妈妈,我们就很伤心。”

  孙奉岩出生于1984年,在她8岁那年,就再也没能站起来。随后,她发现自己的胳膊越来越使不上劲,干不了活。初中的最后两年,她是在同学的搀扶下,咬牙坚持着念完的。

  虽然自己遭遇了不幸,但好在有父母的庇护。但在1999年,身患尿毒症的父亲离她而去。家里没了顶梁柱,孙奉岩敏感地觉察到别人的目光,变得有些异样。从那时候起,一颗萌而未发的种子在她心中埋下:靠别人,都不如靠自己。幸好,还有母亲的照顾。

  可两年后,母亲的离去,真正改变了孙奉岩的世界。孙家的两个女儿,成了孤儿。那一年,妹妹4岁,孙奉岩也只有18岁,但她不得不撑起这个破碎的家。十多年来,父母的照片孙奉岩从来没有翻看过,因为她不忍心翻看。直到前不久,当地一家电视台让她找找老照片,她一边翻看一边哭。

  讲这些的时候,85岁的奶奶在病榻上流泪,孙奉岩也哭了。“我不想让奶奶伤心,所以不太希望你们来。”孙奉岩说。

  不能逃避的义务

  “好人借钱给咱,咱不能不还”

  母亲的形象,在孙奉岩的心中,一直很高大。“妈妈在世时,我一直知道妈妈在记账。临走的时候,她把账交给了我。我知道,妈妈的意思是不想欠别人钱。”孙奉岩说。为了治病,父母不得不咬牙向别人借了钱。把钱借给身患重症的人意味着什么,谁心里都清楚;但是聂村村民聂维震和陈德森,啥也没多说,多次痛痛快快地借了钱。就这样,零零总总加起来,孙家欠下了两家共3.5万元的债务。对于这笔账,孙奉岩至今还记得母亲的交代:“人家敢借咱钱,那就是好人。咱不能欠人家的!”

  从母亲去世的2001年起,孙奉岩就做好了还钱的打算。但是,这家人的家庭成员几乎都没了劳动能力。孙奉岩说:“家里的收入,除了低保,还有奶奶的抚恤金,加上村里的各种福利,以及妹妹的孤儿补贴,现在每个月大约有1000多元。”这些救济金,是近些年才大幅涨上来的,最早的时候只有不到200元。

  每个月的收入中,留给妹妹今后上学用的每月600元孤儿补贴,是不会动的。穿和用的,由与她结对的“爱心爸爸”李金磊和村集体负责;水电煤的费用,村里也包了;吃饭问题上,米、面、油由村集体解决,要花钱也就买些菜;除此之外,要花钱的还有奶奶的药。要想从这微薄的收入中抠出3.5万元,只能靠省吃俭用。第一个年头下来,孙奉岩省出了700多元,加上年底社会各界的各项捐助,孙奉岩硬是在第二年凑足了2000多元。当奶奶拿着钱找到陈德森时,人家说什么也不收,可最后还是拗不过倔强要强的奶奶,收下了这来之不易的2000元。

  随着社会救助力度的增大,孙奉岩的生活压力小了许多,但还债的事,却自始至终压在她心上。终于,在2009年,最后一笔欠款还上了。

  据聂秀红和村支书聂运华介绍,除了这35000元以外,其实,孙奉岩还有其他一些零碎的债务,最后都还上了。聂运华说:“她不大愿意主动说这些事,我们之所以知道,也是她偶尔说漏了嘴。”

  用了8年时间,毫无劳动收入的孙奉岩一家,愣是把一分钱掰成两半,把这35000多元还上了。

  不容忽视的骨气

  不该要的钱不要,能干的活不让别人帮

  在孙奉岩的身上,总能感受到一种骨气。她虽然不能站立,只能蹲着,却有着一种让人仰视的自尊心。正是这颗自尊心,让她不愿意回避自己的义务,哪怕是身处于一种极其特殊的境地。孙奉岩说:“只要我能做到的,我应该做到的,就一定要做到。”

  孙奉岩的所求极其有限,对自己的现状也很知足。尽管身处陋室,尽管吃着粗茶淡饭。

  守着这颗对命运、对生活淡然处之的心,孙奉岩尽管受到了很多人的关爱,但她不想去过度占有一些慈善资源。尽管对她来说,这些钱或物,并非是完全多余的。可孙奉岩坚持说:“除了政府和村集体给的钱,任何个人的捐款,我一概不收。”有的人过来看望她后,硬塞或者悄悄留下一些钱,孙奉岩都一笔笔记下来,等妹妹以后工作了,就把这些钱都捐出去。只有李金磊给的钱,孙奉岩愿意收下,“因为他不是别人,他是我‘爸爸’。”

  这种自尊,不仅仅是针对金钱,还存在于她与人打交道的方方面面。奶奶瘫痪前,孙奉岩为邻居家的小学生义务辅导功课,“别的我干不了,就这我还行,能为别人做多少就做多少。”乡亲们、老同学来看望她,想要帮她干点家务活,但只要自己能干得了的,她坚决不让别人碰。

  平时哪位邻居对她家有所照顾,孙奉岩都记在心里,只要人家有什么事,她都要给人家“随人情”。孙奉岩说:“不管怎么着,我这也是一个家,别人对我家照顾,我也要有来有往,把人情还了。”渐渐地,乡亲们知道了孙奉岩的脾气,有事也就都瞒着她。

  不会放弃的未来

  当妈又当爸把妹妹拉扯大,就是盼她能成材

  对孙奉岩来说,最重要的事情,一是照顾好奶奶,二是把妹妹培养成材。特别是对妹妹,“既当妈又当爸”的孙奉岩,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

  妹妹如今正在读初中,成绩不错,这点也令孙奉岩颇为宽慰。她希望妹妹今后不仅上一个好的高中,还要上一个好的大学。不管家里再怎么困难,她都不会动妹妹今后上大学的钱,“孤儿补贴到她18岁的时候就没了,现在的都存起来,用来供她念书。”孙奉岩说,“实在没钱,就申请助学贷款。”再往后的日子,孙奉岩也想过了。“妹妹以后工作了,嫁人了,我肯定不会跟着她。我就留下来,照顾奶奶。”

  对自己,孙奉岩考虑得很少,可她也有很多心愿,但强大的自尊心又令她不愿意向别人去索求什么,只能埋藏在心中,一步步缓慢地朝着目标行进。她喜爱动漫人物柯南,也喜欢看《星光大道》电视节目,还在网络上认识了一大帮天南地北的朋友。和这些朋友在一起,不需要见面,也不需要打听自己的境遇,只聊些感兴趣的话题,这让孙奉岩觉得很轻松。尽管不轻易走出院子,但孙奉岩特别爱看新闻,关心国内外大事。她非常喜爱音乐,经常想象着自己弹一把吉他的样子,可是理智却告诉她,她的身体驾驭不了这些东西。孙奉岩说:“我一定要通过自己想办法,拥有一样自己的乐器。”

  对这个自强的女孩来说,惟一对她有诱惑的东西就是书。孙奉岩特别想继续念下去,但是日益衰弱的身体,中断了她的学业。她说,只要身体允许,她什么都愿意去学,去学一项自己能够做得了的技能,靠自己的本事挣钱。“只要有人肯教我,我一定学得会!”孙奉岩说。

  ◎记者手记 自强得让人落泪 您若愿伸出援助之手, 请拨打电话13065017278

  采访孙奉岩,对记者来说,压力非常大。因为,记者所面对的,是一个外表极其坚强、但内心又非常害怕触及伤痛的人。孙奉岩面对记者时,虽然还是很礼貌地回答了多数问题,但终归表现出一些不情愿。面对有些话题时,孙奉岩用“可以不说吗?”来回应。对一个记者来说,这实在是件令人沮丧,甚至还有些尴尬的事情,总感觉新闻素材,就埋藏在对方的“地雷阵”里,生怕一个不小心,触动了对方内心最敏感的地方,不敢深究下去。所以,在采访父母离去这段经历的时候,记者尽量缩短时长。

  记者感觉,孙奉岩的不配合,是发自内心的。没有经过考验的道德不是真正的道德,被苦难和眼前诱惑考验过的孙奉岩,让人相信,她这不是在做姿态,而是自己的真实想法。她的拒绝,源于对自己人格的坚信,源于对自己品格的坚守。对她来说,金钱,对于自己的内心,毫无用处。孙奉岩太清楚对自己来说,什么是有用的,什么会让她更快乐。苦难没有让孙奉岩丧失内心的坚守,正是苦难,让她收获了内心的澄净通透。

  当记者表示想采访好心人聂维震和蔡德森时,聂秀红表示“不可能”。因为,早先也有媒体有这个打算,都被二人一口回绝,因为两个人都觉得自己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不值得受到别人的关注。一个人的荣誉观,反映了一个人的价值观。对于这种拒绝,记者虽然失望,却肃然起敬。

  孙奉岩不愿接受经济上的援助,我们能不能给她提供其他帮助?比如,帮她实现一些读书、学习音乐、学习技能的愿望?您若愿伸出援助之手,请拨打电话13065017278。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残疾男子近10年做近400双鞋送人报恩
下一篇:女友背着患病男友在街头卖唱(图)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