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雨悦,妈妈不会放弃你!(组图)
2011-06-16 01:02:49   来源:   评论:0 点击:

  现在网消息  雨悦今年7岁,因捡来时下着大雨,十堰石本梅夫妇就给她取名雨悦,希望她快乐成长。  7年前,出生刚5天的雨悦被遗弃,7年来,石本梅像亲妈一样疼她。去年,她被查出患了白血病,石本梅借了所...

 

雨悦,妈妈不会放弃你!
雨悦,妈妈不会放弃你!

  现在网消息

  雨悦今年7岁,因捡来时下着大雨,十堰石本梅夫妇就给她取名雨悦,希望她快乐成长。

  7年前,出生刚5天的雨悦被遗弃,7年来,石本梅像亲妈一样疼她。去年,她被查出患了白血病,石本梅借了所有能借的钱,甚至卖掉经营多年的小服装店,找银行贷款,还将自己13岁的儿子独自丢在老家,只身带雨悦来汉治疗。

  她是全家人的开心果

  6月12日晚7点,同济医院住院部4楼儿科一病区,穿粉红色T恤的雨悦拉着妈妈石本梅的手站在门口。见到记者,她吐了吐舌头一脸调皮地说:“叔叔好!”36岁的石本梅摸摸女儿的头:“平时就是这样子,嘻嘻哈哈的。”

  她们来自丹江口习家店镇庄子沟。

  2004年6月8日,庄子沟村民李新堂卖完猪回家,路上捡了个女伢,包袱里有张纸条,显示孩子6月3日出生。

  李新堂患小儿麻痹症,腿有残疾,又是单身,便将孩子托给四弟李文和弟媳石本梅。当时,石本梅家已有一个6岁的儿子,但夫妇俩仍十分乐意地接过了女伢,取名雨悦。

  “亲戚们听说我家领养了个女儿,都赶来看望,还说我们特别有母女相。”提起这些,石本梅仍忍不住笑出来。

  “仿佛是上天赐给我们的,她一来可神气了,家里那么多孩子,就她是个女娃儿,大家都宠着她,她是大家的开心果。”石本梅说,丈夫家7个兄弟姐妹,生的全是男孩,他们夫妇俩一直渴望能有个女儿,结果真的就有了。

  本想一直瞒着她的身世

  几年来,小雨悦很少感冒。2009年六一儿童节,她参加歌唱表演后,回家告诉妈妈她右腿很痛。

  一开始,石本梅以为是普通外伤,没在意。后来,雨悦经常会腿疼,精神也越来越差。2009年12月,她发烧后连打5天针也不见好转,全身乌青。

  去年初,夫妇俩带雨悦到十堰检查,“结果出来了,医生只让我丈夫进去,我就隐隐感觉不对。”丈夫出来后,红着双眼蹲在窗边一言不发,在石本梅的逼问下,才说出女儿患白血病的消息。他们连夜带孩子到武汉诊断,结果依旧。

  说到这里,石本梅用手紧捂着嘴,背过身去抹眼泪,她不想让女儿看到,“好好的孩子,怎么就害了这么个病!”

  确诊当晚,夫妇俩彻夜未眠,最终决定将身世告知女儿。“我们知道这个病很严重,如果恶化就需要骨髓移植。我们从没想过要放弃,只想帮她找到她的亲生父母。”

  “她一开始死活不相信,还说‘你们不就是嘛’,直到给她看了户口本和领养证,她才点了点头。”当晚的情景,印在石本梅的脑子里,“感觉她突然间长大了,很冷静,没有哭闹,这反而让我们更加难受。”

  石本梅说,这么多年,连儿子都帮他们一起隐瞒,“如果不是她生病,我们打算一直瞒到她出嫁。”

  卖店贷款打工给养女治病

  雨悦患白血病的消息在村里传开了,很多人都劝石本梅夫妇放弃,“这也不是你们亲生的孩子,这病难治,到时候不要人财两空。”

  石本梅夫妇不答应,“每次吃饭时,女儿总帮着端菜,然后来叫我和儿子吃饭,吃完了又帮着收拾碗筷。这么多年了,我们一家一直很幸福。”

  雨悦患病以来,石本梅一家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给雨悦治病,他们已花了15万元,还欠下一堆债。

  丈夫常安慰石本梅,“女儿会好起来的,不要担心钱的事情,如果武汉治不好,咱上北京也得把她治好”。

  “我把镇上的店转出去了,从银行贷了6万元,亲戚朋友都借遍了。”石本梅说,为了给女儿治病,今年3月,丈夫去新疆打工了,儿子开始住校,她只身带着女儿来武汉看病,“儿子得知雨悦的病情后,还说‘我们就算借钱也一定要把妹妹治好’。”

  本报记者 罗义 实习生 杨晨

  雨悦治愈率

  高达七八成

  据了解,雨悦经过10余次化疗后,病情已明显好转。医生说,她是急性淋巴性白血病,属于低危型。若规范治疗,治愈率高达70%-80%,但后续费用仍需10余万元。

  女儿患病以来,石本梅几乎整晚睡不着觉,担心费用问题,更担心第二天会看不到女儿,“怕给女儿造成压力,我总是在她面前装坚强,陪她嘻嘻哈哈,但我一个人的时候经常会哭,我真的不想失去她。哪怕治不好,也要尽一切办法延续她的生命”。

  虽然住在病房里,但是,小雨悦经常笑嘻嘻地看电视。她一直以为自己会很快好起来,还说,希望爸妈不要为她担心,“等我病好了,我希望能玩很多很多的布娃娃。”

  如果你愿意帮小雨悦圆了她这个梦,可拨打本报电话:87666666,帮帮这对母女。

  等我病好了,我希望能玩很多很多的布娃娃。

  雨悦

  丈夫不堪重负离开,女子拉扯脑瘫双胞胎女儿16年

  “我常对自己说,你要加油!”

  两个16岁、身高约1.6米的双胞胎姐妹,生活起居一刻也离不开人,姐姐李佳欣只会说几句简单的话,妹妹李佳丽则只会呵呵地笑,或呜呜哭闹,身体几乎不会动,连翻身也要人帮忙。

  比姐妹俩只高一点点的妈妈徐方,每天要用不到90斤的身体,抱小佳丽去上厕所,然后再抱回客厅,用绳子将她绑在椅子上防止她摔倒。

  这样的日子已经持续了16年。2009年丈夫不堪重负离家而去,只剩下徐方靠低保拉扯着一对女儿。

  双胞胎女儿患了脑瘫

  徐方今年41岁,家住武昌青鱼嘴社区。

  1995年,她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女儿。“当时,护士、医生都羡慕我,说我有福气。”

  但是,两个孩子7个月大时,有一天,徐方带孩子去看病,发现两个孩子都有“剪刀腿”症状,经检查是脑瘫儿。医生建议她给孩子做复健,或者天天按摩,但恢复到最好的情况,也只是能走路。

  徐方一下子傻了,她怎么也不愿相信,自己的一对宝贝女儿会这样,“当时很难受,连跳江的心都有了。”

  徐方和丈夫都是下岗职工。接下来的几年,她让丈夫在外打工养家,她和自己的父母四处求医。只要看到或听说有治疗脑瘫的药,他们都买了来。“到处筹钱,前后花了有30多万。向亲戚朋友借的钱,到现在还没有还。”

  丈夫丢下妻女离家而去

  为了照顾孩子,徐方找残联和按摩医生学习按摩。几年下来,她已成了按摩专家。家里墙上,贴满了人体各种穴位图。

  两个女儿慢慢长大了。2003年起,徐方的母亲开始训练病情稍微轻一点的小佳欣。

  5年过去了,小佳欣能自己吃饭了,还能扶着凳子走两步,虽然还是一摇三晃的。但妹妹小佳丽依然只能躺在床上,翻身也要人帮忙,如果要坐起来,就要用绳子系住腰绑在凳子上,才能坐得稳。

  生活费和治疗费的压力,让夫妻二人频频争吵。2009年,丈夫不堪重负,离开了这个家。此后,全家的重担,就全部压在徐方一个人身上。

  2002年,因为操劳过度,徐方的父亲去世了。2010年,徐方的母亲也去世了。徐方一个人住在父母的房子里,靠着亲戚和街坊的救济养活女儿。

  母女三人不过早省钱

  因为照顾孩子,徐方无法出去工作,甚至买菜也要快去快回。

  每天,洗漱完毕后,小佳欣扶着凳子走到客厅,徐方则匆匆抱小女儿上完厕所,又迅速绑到凳子上,让两姐妹一起玩,她接着就跑去淘米准备中饭。

  青鱼嘴社区为她办了低保,但她们过得依然艰难。

  为了省钱,徐方和女儿通常上午10点才起床,这样就可以不过早,节省一顿早饭。有时候,徐方连买个5毛的馒头都会考虑半天,“因为孩子开支大。”

  孩子有时也会吵着要吃零食。闹得急了,徐方会拍孩子两下,但拍完她就后悔了,又跑去买一元一袋的小零食给孩子。

 

  16年了,看到别人家的小伢长大了,上学了,徐方经常也会想,如果自己的两个女儿不生病,现在也成年了,可以靠工作养活自己了。想完了她又劝自己要知足,“至少我还有房子住,有低保。”她经常用“徐方加油”来鼓励自己,她认为,任何事情都有出路,再坚持一下就好了。

  本报记者 许兰超

  小雨悦十分乐观,即使在病房里也天天把笑容挂在脸上。本报记者 孙辰 实习生 杨晨 摄

  徐方在为女儿穿鞋子。本报记者 许兰超 摄

  作者:许兰超
(本文来源:长江商报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残疾夫妇诠释相濡以沫
下一篇:少年患病备受折磨 为还债隐瞒病情承担所有家务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