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的哥郑国廷收养脑瘫弃婴漫漫9年艰辛路
2011-12-14 00:35:19   来源:三秦都市报   评论:0 点击:

只要爸活着,永远养着你2002年6月,西安出租车司机郑国廷把一个出生刚刚三天的女弃婴抱回了家,妻子又惊又喜。孩子1岁时,被诊断为中轻度脑瘫。9年来,夫妇俩跑遍了河南、山东等地求医,倾家荡产又举债6万余元。...

只要爸活着,永远养着你

 

2002年6月,西安出租车司机郑国廷把一个出生刚刚三天的女弃婴抱回了家,妻子又惊又喜。孩子1岁时,被诊断为“中轻度脑瘫”。9年来,夫妇俩跑遍了河南、山东等地求医,倾家荡产又举债6万余元。
2006年8月,夫妇俩“狠心”把孩子二次遗弃在老家河南,之后,两人实在忍受不了内心的煎熬和思念又把孩子找了回来。郑国廷哭着对孩子承诺:“只要爸不死,永远养着你!”
2011年12月,好心女乘客从与郑国廷的闲聊中得知其爱心善举9年,感动之余上网发微博求媒体、网友关注,帮助郑师傅一家。

感动
女乘客微博晒的哥

12月7日,网友糖 Show 发布了一条微博:“今天坐出租这位司机叫(郑国廷)9年前的一天,他在北郊一天桥下拣到一名女弃婴,当时弃婴出生仅三天,1岁的时候发现孩子患有脑瘫,整整9年他用尽全部家当给孩子治病,他和妻子一直没有自己的孩子,他们要给孩子当父母!望大家转发帖子!帮帮这位的哥!”此帖一经发布,迅速得到了广大网友的关注与支持,上百名网友进行转发、评论。
有受感动的“这位的哥郑师傅真是好样的!这才是大爱!”有提出切实行动的“能否给予这位好心人在以后的车辆维修方面进行一些帮助?提供我们微薄之力,发扬我们的感恩之心!”也有提出疑问的“谁有好心的哥的联系方式啊,应该好好宣传下!”短短一天,全城寻找好心的哥郑国廷的活动迅速在爱心网友间展开。
顺着网帖,记者几番周折终于找到了传说中的好心的哥郑国廷。

喜悦
“天赐千金女”

今年38岁的郑国廷,祖籍河南乐县福坎乡南汉村,与妻子刘玲霞感情笃深,1998年他放弃在河南一家杂技团开车的工作,随妻子家人迁至西安。几年来,自己开出租车,妻子上班,小日子也算过的红红火火。然而一切却因9年前的一场“天赐千金”而彻底改变。回忆起9年前“当爸爸”的那一天,他仍然非常激动与难忘。2002年6月16日(农历五月初六)凌晨5时许,初夏的晨风令人格外神清气爽,开出租车途经西安市朱宏路立交桥下时,郑先生有点内急,停车到立交桥下欲行方便时,突然身后传来断断续续的叫声,顿时吓了他一跳,寻声看到不远处一个纸箱子,原以为是遗弃的小动物,待他走近一看,原来是一个小婴儿。里面还有一张纸条:“孩子五月初三生日(农历),出生才三天,请好心人收养。”郑师傅说,当时孩子一层薄薄的衣服,裹着一条橘黄色的薄褥子,箱子里还有一包奶粉、奶瓶,除此外再无其他物件。
怎么办呢?望着可怜的小婴儿,郑师傅实在不忍心就此离去。“好歹那也是一条命啊”,于是他赶紧把孩子抱上车,有一种想给这个孩子当爸爸的冲动,一来觉得孩子挺可怜,二来他和妻子结婚六七年了到现在一直没有小孩。为了征得妻子同意,他给妻子试探性的打电话,谁知还没等他讲清楚来龙去脉,妻子就急着喊他,赶紧把孩子抱回家。这个被亲生父母遗弃的可怜孩子,这下可遇到了好心人。郑师傅说:“当时我和妻子每天都高兴得合不拢嘴,这个孩子简直就是上天给我们的一份大礼,天赐千金啊!”

忧心
孩子患脑瘫生活陷入困境

小婴儿的到来,让夫妇俩喜出望外。因为孩子是在天朦朦亮的时候捡回来的,所以他们给这个小千金取名“朦朦”。俗语说,婴儿“三翻六坐九爬”,可是女儿朦朦已经1岁了,还不能坐。郑师傅和妻子有些担心,便带着孩子去了西安儿童医院做了全面检查,令夫妇俩没有想到,“中轻度脑瘫”一纸诊断书,将郑国廷一家带入了倾家荡产的无底洞中。
从此,西安、山东、河南,凡是有利于治疗“脑瘫”的大小医院,民间土方,私人诊所,他们一一拜访。那时,妻子带着孩子四处求医问药,而郑国廷则要不分昼夜的开出租车赚钱为孩子凑医疗费。就这样,短短几年下来,孩子的病情并无起色,而医疗费却花费了20余万元,积蓄用光了,还借了亲戚朋友6万多元。
亲戚朋友见郑国廷一家为一个抱养的孩子,整得倾家荡产,纷纷好言相劝放弃孩子。郑国廷的母亲、丈母娘急了,怒斥他们:“你们能养她到什么时候,她不能自理,你们老了怎么办?难道真让她拖死你们啊!”

无奈
二次丢弃孩子“成功”

2006年8月,在郑国廷奶奶三周年纪念日之际,夫妇俩抱着4岁的朦朦回了河南老家。儿子和儿媳结婚快十年了一直没有自己的孩子,而抱养的又是一脑瘫女儿,郑国廷的母亲实在不忍心,又为他们抱养了两个月大的女婴,取名琪琪,打算让他们把朦朦在安阳遗弃后,接琪琪回西安好好过日子。2006年8月中旬的一天,就在他们返回西安前,下了最后的决心,一定要将女儿遗弃“成功”。最后,地点选中安阳人民公园门口,当时是妻子和弟弟抱着朦朦去的,并给孩子口袋装了一封信,表示父母无力抚养孩子,希望帮孩子找个合适的去处。
随后,郑国廷赶紧打电话让自己的两个朋友待在孩子附近,提防孩子被个人带走,直到人群围观,110带走了孩子并送往了福利院,他才松了口气。随后,夫妻俩依依不舍伤心地离开了安阳回到了濮阳。
郑国廷现在回忆起当天的情景,有一个细节令他至今难忘:“那天,朦朦好像感觉到我们不要她了,无论我们走哪,她都紧紧地拽着她妈妈的手。可是,我们还是狠心的把她二次遗弃,如果后来孩子找不到,我想这一辈子都不能原谅我自己!”

煎熬
“只要爸活着,永远养着你”

一切似乎按计划进行着,顺畅地完结了。然而,送走朦朦后,夫妇俩3天来备受煎熬、寝食难安,妻子整日以泪洗面。直到第三天晚上,妻子在电视剧里看到有一个小女孩在叫:“妈妈,你不要走,不要离开我!”刘玲霞的精神彻底崩溃了,她疯狂哭闹,一定要丈夫把朦朦找回来。
其实,郑国廷这三天来一直都在心里不断的自责:“这样把孩子扔了,那跟她那狠心不负责任的亲生父母有什么区别,甚至比他们更为可恶。”当时,郑国廷连夜在濮阳南乐县福坎乡南汉村的土路上奔跑四处找车去接孩子,可是跑到乡里没有车,又跑到邻乡还是没有车。他几乎忘记深更半夜的穷乡僻壤怎么会有开往城里的车。也许是他的执著和悔恨感动了上苍,他最终挡住了一辆开往山东的货车,在天亮时终于赶到了安阳福利院。
然后他断断续续地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出来,福利院的院长听后很同情,立即让员工抱来孩子。当郑国廷再次看到朦朦时,他惊愕了,怎么才三天不见孩子瘦了一大圈,两腮上肿起了核桃大小的包。福利院的工作人员告诉郑国廷,朦朦来的这三天不吃不喝,整日就是躲在角落里哭个不停。看到孩子遭罪,他心疼不已,而朦朦见到父亲后,哭的背过气去,叫醒后都站不起来,还展开双臂要扑向父亲,嘴里叫着发音不准的“爸,回!家,妈!”(她是在说爸爸我要回家找妈妈。)
此时的郑国廷,再也抑制不住复杂的心情,抱着女儿跪倒在地,痛哭不止,一遍遍对朦朦说着:“孩子,都是爸爸该死,你放心,只要爸不死,永远养着你!”2006年9月,郑国廷夫妇回到西安,安阳之行不但没有遗弃朦朦,和孩子的感情更深了,同时还抱回了小女儿琪琪,夫妻俩商量着将来即使他们不在了,琪琪也可以和姐姐朦朦做个伴,并照顾姐姐。

“我们老了谁来照顾她”

 

九年前他喜得“天赐千金”,九年间他为了治好女儿脑瘫顽疾,不惜倾家荡产和举债数万元,九年后他为了孩子的将来生存问题四处奔走,处处碰壁。
九年来,郑国廷夫妇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诠释着“好人”的深刻定义。用郑国廷的话来说:“九年来和孩子的感情不是一句话就能说清楚的,对于艰辛的过往我们无怨无悔,现在我最担心的就是,我们老了以后,谁来照顾她?”

欣慰
女儿懂事又听话

如今拥有两个女儿的郑国廷坦言,虽然生活还是困难,但日子过得也算和和美美。昨日下午,记者跟随郑师傅来到灞桥东城大道世园名城小区,那里是他“借”来的家。
“原来我们租住在劳动南路糜家桥附近的民房,房子只有6平方,一家四口挤在一张木板床上,每天睡觉的时候我都要蜷着腿睡觉,第二天起来总是腰酸背痛。”郑国廷告诉记者,妻子刘玲霞的哥哥在西安过得不错,看他们日子过得无比清苦,便将自己多余出来的这套房子借给他们居住。
“你叫什么名字?”“郑雨能(朦)”“几岁了?”“九”。记者和朦朦进行了简单的对话,她说起话来相当吃力,发音也不准,但是格外认真。初见朦朦时,她小脸上灿烂的笑容实在令人暖心,根本无法让人把眼前这个可爱的“小天使”和脑瘫那么可怕的字眼联系在一起。当记者询问朦朦的来历时,郑国廷赶紧背过朦朦给记者暗示不要提此问题。“她心里什么都明白,以前只要有人提到她是捡来的,她都会哭上老半天,现在我们也尽量不想孩子不开心。”
“这两年我一直在外面忙着赚钱养家,而妻子就没有出去工作,一心在家照顾孩子,朦朦很懂事也很听话,每次吃药的时候,看着一大碗刺鼻苦涩的中药,连大人也难以下咽,可是只要告诉她,喝了药朦朦的病就会好了。她便一仰头大口大口的喝了下去。现在她也能慢慢地挪动步子了,自己拿勺子吃饭、上厕所都已经可以自理了,虽然她只有9岁却很会替人着想,有时还会照顾5岁的妹妹。”郑国廷欣慰地告诉记者。

无悔
“死也不会放弃我的孩子”

九年来为了给朦朦治病,郑国廷和妻子已经连续好几年都没有买过新衣服了,全是捡亲戚的穿。为了更好地照顾患病的朦朦,妻子刘玲霞也已经好几年都没有出去上班了。一家四口生活的重担便全落在了郑国廷一人身上,每天十个小时他都拼命地在外面开出租车赚钱,为了能够节省一些时间和花费,多拉一个乘客多挣一些钱,郑师傅常常不吃早餐甚至午餐,如此日积月累身体大不如以前,胃病、肩周炎、颈椎病、前列腺炎一个个病痛接踵而来。
郑师傅告诉记者,生活的困难、病痛的折磨再加上别人的闲言碎语让他不堪重负,想想这一切都是因为朦朦的病,如果朦朦是个正常孩子,靠他和妻子的吃苦耐劳、勤俭持家,现如今家里不会是如此光景,说不定早已买上自己的房子开上自己的小车了。但是话又说回来,朦朦她毕竟是个生命是个人,就算小猫小狗养个十天八天的都会有感情,更何况是个活生生的孩子。每次面对无数好心人的好言相劝放弃孩子时,他都会反问,如果是你的孩子你舍得把她送到福利院吗?“朦朦就是我郑国廷亲生的,我死也不会放弃我的孩子!”
最近两年,朦朦在夫妇俩的细心照料下,由开始的不会坐不会说话,到如今可以挪动步子走路,会简单地说“爸、妈、妹、阿姨”等几个称呼。为了让孩子能够自立多学点知识,妻子刘玲霞每天只要做完家务,就会手把手地教朦朦数数和识字。由于孩子的病情,每次都会学得很吃力,常常是刚教了的发音和写法,没过一个小时孩子就会忘得差不多。妻子只好不厌其烦地一遍遍重复,即便如此朦朦却很努力很认真地学习。
看到妹妹在一边做作业,朦朦艰难地挪动步子坐在妹妹身边,看着妹妹写写画画,她满眼流露出羡慕之情,嘴里还喃喃自语起来。当记者问朦朦想不想上学时,她灿烂的冲记者一笑,嘴里含混不清地说:“想!”

愿望
只盼孩子能有个西安户口

九年来,的哥郑国廷和一个脑瘫弃婴的真情故事早已流传开来,广大市民纷纷伸出援助之手。
连续几年来,不断有热心市民主动捐钱捐物,曾经还有一位市民愿把自家的一室一厅免费给他住。莲湖区民政局的相关领导获悉郑国廷的事迹后,作为特殊情况,他们局拿出2000元救济款交到郑国廷手中;
郑国廷所在的出租车公司,也曾多次组织所有司机向他捐款并在广大司机中开展学习郑国廷感人事迹的活动。
此外,还有很多热心人问清情况后,不愿多说其他,你一千我两千,直接将钱拿到郑国廷家里。甚至还有国际友人一次次来看望孩子,捐钱捐物。
面对一张张充满爱心的陌生面孔,郑国廷一家除了感激还是感激。现如今,郑国廷又开始担忧起来:“我现在还有力气照顾她,等我老了干不动了,孩子该怎么办?”郑国廷忧心忡忡地说,他不怕累不怕苦,可是总有一天他和妻子都会离开孩子,那个时候朦朦该怎么办?谁又来照顾她的生活起居和保护她?说起这些,郑国廷一边猛吸手中的香烟,一边用手擦拭早已泛红的眼圈。
郑国廷的妻子含泪告诉记者:“这几年来我们得到过太多好心人的帮助,我们很感激,可是这些物和钱,只能让孩子暂时吃的好点、穿的暖点,解决不了她将来的生活问题。总有一天我们会老去,她的妹妹也会嫁人有自己的家,谁也无法保护照顾她一辈子,现在我们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政府能给两个女儿落个西安户口,这样朦朦就可以办理残疾证和低保,将来好歹生活也有个保障,小女儿也能在西安顺利就学安心生活。”
文/图本报记者段余悦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女子照顾高位截瘫知青姐姐20年不抛弃(图)
下一篇:特教老师为爱守候“高瘫”爱人(图)我的搜狐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