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丹麦传奇女骑手:从小患小儿麻痹症 两夺奥运银牌
2016-01-15 02:34:55   来源:   评论:0 点击:

Lis Hartel和Jubilee在巴黎  对马场马术历史有兴趣的人,一定听说过Lis Hartel这个名字。50年代初,罹患小儿麻痹症之后的Hartel成为第一位赢得奥运马场马术奖牌的女骑手,直到现在还是有许多的书籍和文章述说
Lis Hartel和Jubilee在巴黎Lis Hartel和Jubilee在巴黎

  对马场马术历史有兴趣的人,一定听说过Lis Hartel这个名字。50年代初,罹患小儿麻痹症之后的Hartel成为第一位赢得奥运马场马术奖牌的女骑手,直到现在还是有许多的书籍和文章述说这令人心动的故事。

  Lis Hartel,出生于丹麦,23岁的时候被诊断出患有骨髓灰质炎,是进入马术这项曾经只对男性开放的运动的女性先驱者之一。

  在1952年的盛装舞步赛场上,当时31岁的丹麦残疾女性,以独特的技术和充满自信的表演赢得了所有在场观众的尊敬。尽管在上马和下马时还需要人协助,但她赢得的这块奥运银牌让体育界吃惊。

  颁奖典礼上,金牌获得者瑞典男选手圣·奇尔将Hartel抱上了冠军的领奖台,向这位女运动员致意,并希望她的勇气能够激励和鼓舞更多的人。许多在场的观众都为这一幕流下了眼泪,而这一幕,也被认为是奥运历史上最令人感动的瞬间之一。

  Jubilee在帮助Hartel成为传奇 (套一句著名的德国医师Dr。 Gustav Rau的话:“马场马术的艺术女神”) 之后,它并没有受到人们与众多的新闻媒体足够的关注,或许是因为Hartel的人生实在是太精彩了吧。终于,我们有机会找到更多关于Jubilee的数据了。Lis Hartel的女儿Pernille Siesbye叙述了大部分的故事。

  家里的马

  1940年代,当20几岁的Lis Hartel第一次骑在Jubilee背上时,她已经是一位相当成功的马场马术骑手。她分别在1943年和1944年,拿过两次丹麦的马场马术冠军。

  Lis的家族并不是为了这位野心勃勃的女儿而买下Jubilee,反而是为了让他父亲与妹妹轻松骑乘用的。Lis的妹妹Tove后来也成为丹麦的国际马场马术骑手,大家对她比较熟悉的名字是Tove Jorck-Jorckston。

  Lis的女儿Pernille Siesbye回忆说:“我祖父和我祖母都骑马,但是没有参加比赛。我祖父喜欢在周末随意骑乘,而我祖母比较喜欢有质量的骑乘,同时她也是一位很好的教练。”

  即使在1940年代还没有专门研究马匹育种,但也很容易看得出来,年轻的Jubilee没有成为马场马术马的前途。它只是在1941年被育种繁殖出来的母马,公马是名叫Rockwood xx的纯血马,母马是从德国进口的奥登堡马,族谱不详。

  Siesbye透露:“Jubilee的脖子很长,看起来既不高贵也不漂亮。经过训练,肌肉长得好一点。不过在马厩里,它怎么看依然就只是一匹普通马,慕名而来的访客往往都很惊讶,会问说这真的是Jubilee吗?”

  在1940年代后期时,Jubilee还是个“家里的马”时,并没有那么多访客。Lis Hartel的妹妹Tove在二次世界大战刚结束时曾经骑它参加过在瑞典Malmo举办的L级障碍赛。后来Tove结婚之后就离开哥本哈根,Lis才接手骑它。

  小儿麻痹症

  1944年,小儿麻痹症在丹麦流行。不幸的,怀有身孕23岁的Lis也被感染了。小儿麻痹症的症状快速的显现,一开始只是颈部僵硬,很快的Lis就完全瘫痪了。那年秋天Hartel的马场马术生涯,就这样被粗暴的画下休止符。

  不幸中的大幸,Hartel和她未出世的孩子,都从这个致命的重症中活了下来。可是医生无法给她一丝丝希望的火花,医生不认为她有机会再次坐在马上,更不用说正常的骑乘。在长达四个月的住院治疗之后Hartel开始复健,让一些肌肉恢复功能。

  Hartel的女儿说:“即使医师预言,如果幸运的话她可以拄着拐杖走路,我妈妈仍然下定决心一定还要骑马。”

  1945年的春天,在第二个女儿顺利生产之后,Hartel真的能拄着拐杖走路了,可是这个疾病真的让她膝盖以下终生瘫痪。甚至她的大腿,手臂和手也都受到影响,力量非常弱。然而,在一年之内Hartel居然让自己坐在马上了。

  在今天,残障人士骑马并不罕见,往往是以治疗为目的,甚至在残障奥委会也有马场马术的项目。而当时几乎没有人听说过马术治疗,更没有任何治疗成果的经验。然而,Lis靠着强烈意愿与热情,在小儿麻痹症改写她的生命之后仅仅一年,她又坐在马背上了。

  她必须被人抱上马鞍,一开始的时候只是有人牵着马慢步,让她感觉马的运动。“慢慢的我妈妈变得越来越独立,终于她可以自己骑马。当然,在她真正体会到在没有腿的帮助下,如何在鞍上保持平衡之前,她从马鞍上摔下来好几次。”

  最佳拍档

  在Lis Hartel适应了新的骑马方式之后,便重拾马场马术的训练。Hartel企图做一件不可能的事,就是再次参加最高级的比赛。“家人斟酌哪匹马最适合让我母亲再度参加比赛,我父母认为Jubilee是最好的选择,因为它的性格非常沉稳。”

  Hartel在哥本哈根骑术俱乐部

  当今我们为马术治疗挑选马匹时,十分着重在它们的好性格:沉稳、宽容而又聪明,才能让病人骑乘。

  Jubilee很明显具备所有这些特质。根据Pernille Siesbye叙述,这是一匹天不怕地不怕的马,又大方,而且绝对可靠的棕色母马。

  Jubilee沉稳、有自信,但它必须学习许多新东西。“Jubilee很漂亮!每当我母亲被抱上或抱下时,它总是站着,活像一尊雕像。它是一匹非常聪明的马。虽然它原来是被用正常的方式骑乘,但它知道现在要针对只有重量和背部的扶助有所反应。我母亲只能用她的背与体重轻轻的移动来骑它,因为她完全无法使用她的双腿”,Pernille Siesbye解释道。

  Pernille在儿时直到少女阶段也曾经骑过Jubilee,纯粹只是为了好玩。她说,它足够聪明到可分辨不同的骑乘方式,所以她当然可以用 “传统” 的方式骑它。

  在1940年代结束前Hartel开始与丹麦马场马术教练Gunnar Andersen合作。在哥本哈根附近私人的“Sportsrideklubben”马术俱乐部里,所有“家里的马”都在这。不久,Jubilee的肌肉有很大的进步,这改变了它的外观。最值得注意的是,它的脖子变得跟公马一样,这让它令人一看就印象深刻。

  Jubilee也不是只有室内的马场马术训练,周末时也有它喜欢的野外骑乘。“我母亲和她的马都有非常亲密的关系,尤其是Jubilee。当然她会在训练完后拥抱它,给它很多爱。”

  在1949年Hartel和Jubilee展开她们的比赛生涯,从M级的比赛开始,有三场赢得第一,另外三场第二。一年之后它便让人难以置信,所有M级的大小比赛通通都赢。

  到了1950年代初期,Jubilee开始参加S级比赛,甚至出乎意料的在1951年于鹿特丹赢得圣乔治级的比赛。那是它第一次参加国外的比赛,没有人知道骑手是位残障人士。Hartel表现出沉稳的风格,优雅而轻盈,堪称典范,必然扬名世界。

  “因为手臂和手是如此虚弱,我妈妈必须和口衔保持非常柔软的接触,用最轻微的扶助来骑马。”Pernille怀念着说。

  参加奥运

  就像许多马场马术骑手一样,Hartel也有着她的奥运梦。她的目标是参加1952年在丹麦赫尔辛基举办的奥运会,但她不确定Jubilee的能力是否足够参加比赛。幸运的是FEI决定在1952年奥运会,首次开放让妇女与平民参加马场马马术比赛。

  当西班牙骑术学校第一次造访丹麦,在哥本哈根美丽的克里斯蒂安城堡中的巴洛克室内场,Hartel有机会见到他们的领导Alois Podhajsky。他同意来观察和评断Jubilee是否能够参加奥运会。

  Pernille Siesbye仍然记得那一天。 “我母亲在室内场骑Jubilee,我们都在场。Alois看了很久,他只瞪着眼睛观察,一句话也不说。然后他自己骑上Jubilee,过了一会儿他下了马,告诉我母亲,它做的非常好!”

  Hartel受到这样一个专家的鼓舞,决心要参加次年举办的奥运会。在此期间,她一直跟Alois保持通信,讨论Jubilee的进步。

  原地踏步(piaffe)是Jubilee比较弱的动作,这是一种相当有节奏且高度收缩的运动。Jubilee一直没有改善,差一点让Hartel失去了参加奥运的勇气。但Alois再次鼓励她,他很清楚马场马术的现状,他知道有很多其他骑手原地踏步也做不好。

  1952年Jubilee第一次赢得丹麦锦标赛的冠军,同时也取得参加奥运的资格。

  奥运银牌

  两个月之后,这匹棕色的母马乘船前往芬兰。陪着它的是一位非常特别的朋友:Poul Jorgensen。Jorgensen并不是一个专业的马夫,甚至原本跟马一点关系都没有。在1940年代后期,某一天他看到Hartel在骑Jubilee,他就问是否可以帮忙。于是就从那天起Jubilee有了一个专属的马夫,陪它在欧洲旅行多年。

  在赫尔辛基,Lis Hartel是首次参加奥运马场马术比赛的四位女士中最耀眼的一位,其他三位分别是德国的Ida von Nagel,挪威的Elsa Christophersen,与美国的Majorie Haines。

  相较于1948年的奥运,马场马术比赛的水平提升了不少,因为原地踏步和正步(passage)已经成为必要的动作。当然以今天的标准还看,整体素质仍然比较差,因为有许多马并没有办法完成所有的动作。

  Hartel非常的紧张,甚至动了想要临阵退缩的念头,所幸她的教练不断的鼓舞她,而比赛的日子1952年7月29日一下子就到了。在Ruskeasuo公园树林中设计精美的场地里,来自世界各地的观众观都看到Jubilee的完美演出。用 “忠实伙伴” 来描述似乎有点言过其实了,但是尽管骑手很紧张,周围又是满满的观众,Jubilee表现出那样的可靠和出色,就像在家里一样,真的是无可挑剔的了!

  Jubilee对特别的场合总是有感觉的,它会知道当时的状况,表现合宜,绝不惊慌。

  在赫尔辛基的那次比赛,采用一种新的裁判方法,而且也仅此一次。就是裁决最高和最低的分数不计入成绩,以避免爱国裁判。结果裁判的判决还是非常的不一致。Jubilee表现得比平常还要好,当然它的原地踏步还是很弱,但是它的飞快换脚简直美极了,斜横步也很流畅,整场比赛都维持在收缩的状态。

  从一个赫尔辛基的旧影片上可以看到,许多观众都对这对拍档感到惊讶。他们的的眼睛跟着骑手移动,嘴巴张开着,看起来深深的被这对人马组合所感动。几位裁判总共给了541.5分,比获得金牌瑞典的Henri St。 Cyr少15分,只比获得铜牌法国的Andre Jousseaume多0.5分。

  这样的结果马上造成轰动,不但是第一次允许女性参赛就有人获奖,而且竟然是一位残障人士,她在马背上时还没有人发现。

  接着举行的颁奖仪式是一个永恒的传奇时刻。金牌选手Henri St。 Cyr将Hartel从Jubilee背上抱下来,小心翼翼的扶着她站上颁奖台。观众席上每一个人都看得目瞪口呆,竟然这位杰出骑手的腿几乎没有力气,领奖时还努力挣扎才能站好。

  丹麦只是一个小国,在二次世界大战时和许多其他国家一样都饱受德国纳粹的蹂躏。现在他们有一位真正的英雄,Hartel到处都受到热烈的欢迎,她的丈夫与两个女儿都在哥本哈根的家里等着迎接凯旋归来的她。

  马展的荣耀

  几个月之后,在1952年12月Jubilee再度登船出发,Hartel和Jubilee受邀在英国伦敦一年一度的马展(HOYS)上表演。这是一份非凡的尊荣,因为当时的英国人对马场马术还不太了解。只有西班牙马术学校的Podhajsky曾在1948年的伦敦奥运之后表演过,让英国人见识到马场马术的真面貌,完全不是以征服马为目的在骑马。

  当时10岁的Pernille Siesbye不太记得细节了,反而是后来伟大的英国马术骑手与育马者Jennie Loriston-Clarke永远忘不了半世纪前的那一天。在一篇文章中她曾经提到,就是在那天她在年度马展看到Hartel与Jubilee之后,启发了她对马场马术的兴趣。她甚至将能够达成像这样的完美演出,作为她一生马术生涯的目标。

  马场马术是人与马这种高贵的动物一起表现出的美丽与和谐,近年来有许多更有天赋的马,可以做出壮观而华丽的动作,然而却渐渐的丢失轻盈与和谐。Hartel与Jubilee之间浑然天成的完美沟通,即使在现代的马场马术都属罕见。

  当时人们狂热于Totilas戏剧性的动作时,50多年前Jubilee和骑手间的和谐已然令人激动。Hartel没有其他选择,只能用非常精致方式和她的马沟通,而且她如愿以偿。

  世界冠军

  尽管在那个时候没有许多国际性的竞赛,Hartel与Jubilee还是继续扩展他们的成就。从1952年到1954年,他们连赢三届丹麦锦标赛,两年后她的胜利引领她前往马术运动的圣城—亚琛(即使是在当时亚琛已经拥有这样的盛名)。

  虽然FEI在1953年已举办世界障碍超越锦标赛,但对于是否要举办世界马场马术锦标赛却一直举棋不定。终于在1954年他们决定要举办正式的世界马场马术比赛,然而却命名为“FEI锦标赛”,其实应该可以算是一个世界锦标赛,最后终于在1966年正名了。

  所有顶尖的骑手于1954年聚集在亚琛。来自六个国家的十四名选手争夺大奖赛的冠军,Jubilee再一次的震撼人心、感动所有的人。

  这时大家都已知道Hartel是残障人士,大家崇拜这匹马可以让她好像用丝线骑它。Jubilee的成绩远超过瑞士著名的骑兵军官Henri Chammartin骑乘Wohler、另一位女骑手Gottfried Trachsel、以及得到第四名来自德国的Hannelore Weygand骑他的公马 Chronist xx。

  Pernille Siesbye不记得那场比赛的内容了,但是颁奖仪式却是刻骨铭心的永远保存在她的记忆中:“颁奖仪式在大体育场举行,我还记得我母亲骑Jubilee经过巨大的看台前的样子。”

  此外,就在同一个周末Jubilee也在亚琛赢得圣乔治级的比赛,这在那个年代大奖赛的马匹是被允许参加这个等级的比赛的。

  接着再次在伦敦的年度马展表演之后,Jubilee与Hartel受邀到纽约著名的麦迪逊花园广场,举行为期一周的表演。Jubilee与它信赖的马夫Poul Jorgensen搭乘飞机从哥本哈根飞到纽约。

  在纽约的场地里没有热身区,Hartel得骑着Jubilee在中央公园热身,才能在巨大的室内体育馆里演出。在这一周的表演之后,这一组搭档继续前往加拿大多伦多巡回演出,在那里他们采取与美国相同的方式表演。在美加巡回成功演出之后,继续在巴黎也获得同样的成功。所有在在这些巡回演出所赚的钱,Lis Hartel全数捐给一个帮助小儿麻痹症残障者的信托基金。

  奥运再次得奖

  两年之后,碍于澳洲严格的检疫法规,使得马术比赛无法在南半球举办。因此改由瑞典的斯德哥尔摩再一次主办奥运会的马术比赛(第一次是在1912年)。

  1956年是Jubilee连年征战的最后一年,五月在丹麦锦标赛夺冠之后,它第五次代表国家出赛。

  毫无疑问地,这一次Jubilee和Hartel是赢得奥运金牌的大热门,这也是他们的渴望。然而他们所面对的形势是,一直以来马术运动都是军方占据主导地位,而现在是否已经到了可以让一个女人登上这个宝座的时代了呢?

  Jubilee并不惧怕大型的体育场,它竖起耳朵登上这个大舞台,完成一场高水平的演出。根据德国媒体的描述:整个过程如预期一样的完美,精彩的飞快换脚,杰出的斜横步,原地踏步比较弱,伸展也许可以更有动力。Jubilee终究又完成一次精彩的比赛,它离开赛场通过拱门时,迷死了多少观众。

  不幸的是,爱国裁判让精彩的奥运蒙尘。离谱的裁决都被国际媒体记录下来了,五名裁判给了Jubilee第3,4,4,1,1名,这让她得到个人银牌。丹麦裁判给Lis 189分,而得金牌的St。 Cyr只得到了172分。瑞典裁判反而给St。 Cyr 189分,只给Hartel 166分。德国裁判却给得到铜牌的Liselott Linsenhoff最高分。

  无论如何Jubilee还是得到奥运银牌,它赢得了一个“热情女皇”的封号。观众们为它喝采,不亚于为他们的民族英雄St。 Cyr喝采。新闻界一致称赞这两位无与伦比的女士,“美丽的创造者”、“马术艺术女神”等头衔纷纷出现在许多头条新闻中。

  1956奥运会奖牌得主(左起):Hartel (Jubilee), St。 Cyr (Juli xx), Linsenhoff (Adular)

  退休

  在斯德哥尔摩的比赛是Jubilee最后一次演出。奥运会之后List Hartel让这匹母马退休,并打算让它生小马。大家都觉得Jubilee可以愉快的享受退休生活,但不幸的是,结果事与愿违,命运令人扼腕。

  Jubilee退休不久后就生病了,它的一条腿出了问题。“我母亲在决定让它生小马之前,坚持让兽医检查一下它的腿。兽医很仔细的检查,并且尽了全力治疗它,却一直没有进展。他们尝试了许多方法,却反而引发了并发症。最后很不幸的在1957年6月不得不让Jubilee离开世间。失去她心爱的马,我母亲非常非常的悲伤。”Pernille Siesbye回忆着那不幸的一天。

  Jubilee不只是一匹成功的马术马,它的不朽传奇永留人间。这匹棕色的母马告诉全世界,马可以怎样帮助残障人士从病痛或意外中重生。

  Lis Hartel继续在全世界各地推动刚起步的马术治疗,Jubilee是个先驱,后来还有许许多多的马加入,细心、大方的带领残障者参加马术治疗。

  有个谚语说,在马背上每个人都有四条强壮的腿,Jubilee是第一个向全世界证明这句话的。

   后记

  传奇的马术骑手Lis Hartel于2009年2月12日晚间在睡梦中逝世,享年87岁。

  Lis Hartel在结束骑手的生涯之后,致力于马术教练工作,并训练出几位参加奥运的骑手,例如Bent Jensen与Nils Haagensen(1980年欧洲三日赛冠军并参加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

  她更是专注于推广马术治疗,被公认为马术治疗的创始者。在赢得奥运奖牌不久之后,Lis Hartel和她的治疗师成立了欧洲第一个马术治疗中心,这很快就得到医学界的关注。

  到了60年代末,美国医学会接受马术治疗,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宝贵的治疗方法”,也促成马术治疗机构遍布全世界,更有以她的名字命名的机构。直到今天,Lis Hartel与Jubilee的精神仍然活在全世界各地。

  故事很长,在这个冬季很暖心,若您耐心读完定会对现代马术治疗有了不一样的认识,希望你喜欢。

  (中国马会)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赚钱就是为了捐钱 重度脑瘫患者林圣爱助残记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