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18岁骨癌女孩隐忧:截肢后我还能跳街舞吗?(
2011-03-21 00:11:55   来源:   评论:0 点击:

山西新闻网   3月11日,在山西省肿瘤医院的骨科16楼4号病房里,18岁女孩刘彤吃着妈妈刚买来的冰激凌,配合医生做着术前准备,偶尔玩弄手机,不时露出笑容。没有人能相信,这是一个患有恶性骨肉瘤(骨癌)、即...

 山西新闻网

  3月11日,在山西省肿瘤医院的骨科16楼4号病房里,18岁女孩刘彤吃着妈妈刚买来的冰激凌,配合医生做着术前准备,偶尔玩弄手机,不时露出笑容。没有人能相信,这是一个患有恶性骨肉瘤(骨癌)、即将做截肢手术的女孩。谈及对术后生活的打算,她说:“我喜欢跳街舞,虽说没钱去报培训班,可也和朋友学跳三四年了。不知以后安了假肢还能跳街舞吗?我学书法六年了,练书法应该不受影响。”

  3月12日,她走上手术台,截去了右腿。这个年轻的女孩还不完全懂得,她此后的人生,将因一条腿的缺失而比常人要艰难许多。

   刘彤的愿望:病好后能继续读书

  刘彤住院前就读于太原29中,政教处宋主任说起刘彤的情况时神情凝重,他说,刘彤是2010年11月向学校请假的,当时只说是腿疼得厉害,想去看医生,谁知后来竟诊断出恶性骨肉瘤!2011年1月17日,刘彤的父亲和大伯来学校给她办理休学手续,刘彤委托家人向学校表达了她的强烈愿望:病好后能继续回学校读书。谈起刘彤病情严重,已经在进行化疗、可能还需要截肢时,两个大男人忍不住号啕大哭。“一个活蹦乱跳的学生,才刚刚十八岁,就患上骨癌这样的重病,我和学校老师说起这件事时,我也忍不住要流下眼泪来”,宋主任回忆。

  学校了解刘彤家的贫困状况后,在全校发出了“帮助刘彤、奉献爱心”的捐款倡议书,全校两千余名师生共为刘彤筹集到41000元的治疗费用。学校领导及同学们先后三次去刘彤家中看望她并送去捐款。

  

18岁骨癌女孩隐忧:截肢后我还能跳街舞吗?(图)
 

 

  2011年1月份,太原29中校领导到刘彤家中看望她,并送去捐款(照片由29中校方提供)

  宋主任说,读高二的刘彤是个品学兼优的孩子,尽管家庭贫困,但她很懂事,尊敬老师、团结同学,学习很刻苦。刘彤还是一个很孝顺的女孩,常趁节假日绕路到一家饼店给80多岁的奶奶买喜欢吃的手切饼。

  父亲刘玉全:家中兄弟多变故 去年刚还完债

  

18岁骨癌女孩隐忧:截肢后我还能跳街舞吗?(图)
 

 

  刘彤右腿膝盖下肿大处为骨肉瘤位置,这个看起来毫不起眼的肿块,会夺去她的整条右腿,甚至威胁到她的生命。 本网记者 白云飞/摄

  

18岁骨癌女孩隐忧:截肢后我还能跳街舞吗?(图)
 

 

  提起女儿的巨额医药费及截肢对未来生活的影响,刘玉全愁容满面,几次忍不住流下泪来。两个哥哥相继病逝,女儿突然发病,生活总是一次次与他开着残酷的玩笑。 本网记者 白云飞/摄

  

18岁骨癌女孩隐忧:截肢后我还能跳街舞吗?(图)
 

 

  手术前一天,我们给刘彤拍了一张全身照,虽然她即将失去右腿,但这个喜欢跳街舞的乐观女孩,微笑着面对生活的磨难。 本网记者 白云飞/摄

  刘彤的父亲刘玉全是太原市晋源东街的一个农民,多年前他与刘彤的生母离婚(刘彤随父生活)后,重新组建了家庭,并育有一女。全家依靠他务农和打短工来生活,好的情况下一年收入一万多,去年天旱只有几千元的收入。前些年家里有一些变故,刘彤的二伯和三伯分别患重病去世,他既要照料哥哥们家的生活,还要照顾自己的小家,所有的重担都压在他一个人身上,直到去年才刚刚还完两个哥哥病逝前欠下的债务。本以为以后的生活可以有所好转,谁知女儿突然查出恶性骨肉瘤,简直如晴天霹雳。

  在父亲眼里,刘彤是个懂事的孩子,在学校省吃俭用,感觉腿不舒服时她怕耽误学习,也怕父母着急,就没有及时告诉他们。直到2010年10月底刘彤发现右腿膝关节肿大、走路时感觉腿发困,去山大二院、北京积水潭医院、北大人民医院检查后,都被确诊为恶性骨肉瘤(俗称骨癌),11月18日开始在山西肿瘤医院住院至今,经历了数次化疗,效果不明显,不得不听从医生的安排,进行截肢。

  “到现在我们也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截上一条腿,孩子一辈子就毁了,可是没办法,保命要紧啊!最发愁的是后续治疗的费用,真不知该到哪里去筹钱!”说起对女儿未来的担忧,刘玉全忍不住泪流满面。他说,孩子住院以来,很多人对他们给予了帮助,除了学校外,村委会捐了2万多,好心人捐了5千多,义井的一位李总也捐了2万,他非常感谢社会各届的帮助。这些钱勉强支撑到孩子现在做手术,但安假肢、康复治疗等还需不少费用;孩子截肢后为防止癌细胞扩散危及生命,还需进行持续两年、每年三次的化疗(每次化疗花费一万二),病情才有可能趋于稳定,后续治疗是摆在他们面前的最大难题。说到这里,这位命运多舛的父亲再一次哽咽流泪了。

  

18岁骨癌女孩隐忧:截肢后我还能跳街舞吗?(图)
 

 

  看着女儿伤口不断渗血,情绪很低落,刘玉全几乎哭出声来 本网记者 白云飞/摄

  3月14日,记者再次在病房见到刘彤时,她已经完成了手术,正在输液。刘玉全正忙碌着照顾女儿,他红着眼圈,满脸的悲伤。他说,3月12日的截肢手术持续了3个多小时,女儿当晚一夜无眠,受术后的剧痛折磨,情绪低落,不愿与人讲话,不时喊疼,总感觉自己的右腿还在,即出现了“幻肢痛”。女儿身体的创伤需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来恢复,而心灵上创伤的恢复则需要更久的时间。

  为了帮助这个折翅的花季女孩,本网在此呼吁,希望能有更多的好心人伸出援手,帮助刘彤及她的家人渡过难关,帮困境中的他们重新扬起生活的风帆。热心网友可通过山西新闻网转送爱心,也可直接到山西肿瘤医院骨科16楼4号病房看望刘彤。本网电话:0351—4281494,刘彤父亲刘玉全电话:13623418328

  相关链接:

  骨肉瘤恶性程度甚高,予后极差,可于数月内出现肺部转移,截肢后3—5年存活率仅为5—20%。发生在股骨下端及胫骨上端的约占所有骨肉瘤的四分之三,其它处如肱骨、股骨上端、腓骨、脊椎、髂骨等亦可发生。多数为溶骨性,也有少数为成骨性,发病年龄:可发生在任何年龄,但大多在10~27岁。

  幻肢痛又称肢幻觉痛,系指患者感到被切断的肢体仍在,且在该处发生疼痛。疼痛多在断肢的远端出现,疼痛性质有多种,如电击样、切割样、撕裂样或烧伤样等。表现为持续性疼痛,且呈发作性加重。各种药物治疗往往无效。对幻肢痛的发生原理,目前尚无统一意见,西医亦乏有效疗法。

  山西新闻网记者 葛海霞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她招夫 不弃4残疾兄弟(图)
下一篇:一个残疾人家庭的博爱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