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残疾人找对象为何这么难?
2011-09-07 00:26:42   来源:   评论:0 点击:

现实生活中,健全人要找一个心仪的对象都不容易,残疾人更是难上加难。古荡工疗站的工作人员潘雅群告诉我,今年7月中旬,工疗站有一位50多岁的弱智女郑某,一旦看到站里的李某(精神残疾)跟其他女孩子坐在一起,...

现实生活中,健全人要找一个心仪的对象都不容易,残疾人更是难上加难。
古荡工疗站的工作人员潘雅群告诉我,今年7月中旬,工疗站有一位50多岁的弱智女郑某,一旦看到站里的李某(精神残疾)跟其他女孩子坐在一起,就会大哭大闹。平时,李某去哪里,郑某就会跟到哪里;李某坐着,郑某就会走过去挨着他坐下,喜滋滋地跟他聊天。
潘雅群说,其实,残疾人和健全人一样,都有着对婚姻的渴望,甚至更强烈。
以杭州仁爱家园古荡工疗站为例,该站共有智障、精神残疾等38名残疾人,年龄最大的近60岁,最小的也在20岁左右,而38人中,仅有一名精神分裂症患者结过婚。
彭埠镇的杭州仁爱托管中心共有30多位病人,只有2位结过婚,而且这2人还因为婚后产生精神疾病,最后还是离了婚。该中心的莫林春医生说,“考虑到精神病人和智残人士可能会遗传给下一代,所以这些患者要想结婚,实在太难了。”
杭州仁爱托管中心的董事长邵在田告诉记者,对于智力相对较好,或者精神恢复比较稳定的弱智或精神残疾人,当他们离开这里,重新走上社会之后,还是可以恋爱结婚的,但不鼓励生育。
杭州市残联一位工作人员认为,残疾人由于身体残障原因,交际范围较小,生活圈子狭窄,有些残疾人的性格相对封闭和自卑,跟社会接触少。加上社会上对残疾人或多或少还存在一些偏见,所以残疾人要找一个健全人结婚,难度很大。
拱墅区肢残人协会副主席赵胜利说,不少残疾人的文化水平偏低,经济条件较差,工作又不够稳定,所以相对于健全人来说,找爱人要相对困难一些。
同样,残疾人婚恋难的情况,在全省其他地区也同样存在。今年5月,湖州市残联建立了一个交友平台,组织了5名残疾女子,30名残疾男子“相亲”,结果只有一对谈成。
去年,嘉兴市残联成立了“交友联谊平台”,专门组织残疾人交友,结果大多没有谈成。
“残疾人往往希望跟健全人联姻。”嘉兴市残联副理事长汤碧滨说,但结果往往很难促成。
建议:
消除社会的偏见和歧视
帮助残疾朋友构筑交际圈
如何让残疾青年顺利找到心仪的另一半?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副理事长程凯表示,残疾人的婚姻家庭问题具有复杂的经济社会原因,但主要的障碍是社会的偏见和歧视。
因此,要真正改善残疾人的婚姻状况,除了逐步改善他们的经济和社会条件外,还需要在全社会消除歧视,提倡“平等、参与、分享”的理念。
程凯建议,第一,通过制定一些鼓励性优惠政策,对残疾人结婚以及婚姻的稳定提供支持。第二,扩大残疾人的社会参与机会,增强残疾人的社会参与能力。因为扩大他们的社交圈意味着扩大他们的通婚圈,有助于残疾人的优生优育。第三,建立专门的残疾人婚姻介绍机构。第四,对于残疾人与非残疾人结合的家庭,在户籍、住房、就业、子女教育等方面给与特殊的优惠政策。
故事一:
28岁的杭州弱智姑娘,渴望找个健全男
上周,在杭州仁爱家园古荡工疗站,我见到了一个高挑的身影。
“这就是小楠(化名)。”工疗站的庞医生小声告诉我。
小楠,高鼻梁,大眼睛,圆月一般的脸庞。上身穿着一件白色棉布短袖外套,下面裹着一条粉红色连衣裙。精致的小耳朵上挂着亮晶晶的珍珠耳坠,随着她轻盈的身姿,微微摆动。
光看外表,28岁的小楠完全不像一个智力残疾人。
庞医生悄悄记者,小楠的智力只相当于10岁孩子,分不清方和圆,大和小,高和低……
”你不是找了一个男孩子在谈么,谈得怎么样了?”庞医生笑着问小楠。
“有外遇了,他。”小楠声音轻轻的,从神情上,却看不出失落。
“没事,我托人再帮你介绍,这么漂亮的姑娘,不怕没人要。”庞医生安慰小楠。
“小楠,你想找个啥样的?”我在一旁问。
“勤奋一点,年纪相仿,最好是健全人。”小楠想了想,报出了她心目中的理想对象。
小楠的父母也和女儿的心思一样。
昨天下午,记者找到了小楠位于古荡的家。小楠的妈妈已退休,现在在一家职业学校返聘上班,爸爸下岗在家。
“我们小楠,虽然已经快30了,但脑瓜子还是跟小孩子一样。”小楠妈妈直截了当地说:“女婿最好不要是残疾的,这样才能照顾好我们小楠。”
我也很希望乖巧的小楠能早日找到幸福。我脑海里马上闪出了一个人拱墅区肢残人协会副主席赵胜利,他是杭州残疾人里出了名的“红娘”。
我在电话里把小楠的故事一说,电话那头立马传来赵胜利洪亮的声音:“正巧!我这里有一个健全的河南小伙子,让我帮着找对象,不在乎对方是否残疾,不过是离异的,有一个女儿,跟了妈妈。”
我马上把消息转告给了小楠妈妈,小楠妈妈沉默半响说:“我考虑一下,如果小楠有这个意思,双方就见个面聊聊。”
“希望小楠能早日成为幸福的新娘。”走出小楠家,我心中默默祝福。
故事二:
盲人奥运冠军, 与队友幸福牵手
八残会召开在即,我在余杭塘栖的中国盲人门球训练基地,遇到了28岁的盲人奥运冠军蔡长贵。
2008年残奥会上,蔡长贵和队友为中国赢得了盲人门球冠军,名噪一时。
盲人门球国家队教练张永说,蔡长贵属视力一级残废,也就是基本上没有光感,近乎全盲。
听到有人叫唤,蔡长贵停下来,从球场走出来。
除了眼睛有些异常外,他是一个结实而讨人喜欢的小伙子,没说几句话,脸上就会露出开朗的笑容。
“他是我们队第一个找到老婆的。”身边的几位球员,羡慕地说。
蔡长贵的妻子,也是盲人门球运动员王沙沙,跟丈夫在同在一个队打球。
“只要能聊得来就行。”同样视力残疾的王沙沙,虽然看不到蔡长贵,但由于长期生活在一起,早已心有灵犀。虽然没有看到丈夫额头的汗珠,但她却能很自然地拿出一块毛巾,用手摸着丈夫的脸,为丈夫擦汗。
像蔡长贵一样,国家队的盲人门球队队员们,不少已经结婚。记者了解到,队员们的经济生活比较有保障。除了日常训练外,他们还在杭州唯一制造厂工作,每个月能领到固定的工资。
以蔡长贵为例,不算奖金,每个月的固定工资是2000元,如今他和妻子已经在塘栖镇天符家园买下了一套房子。
“我们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蔡长贵告诉记者:“我和老婆都学过按摩技术,即使年纪大起来,也可以开一个按摩店保证生活来源。”
“尽管我们身患残疾,但只要我们不断努力,自强自立,同样能实现自己的社会价值。自己站稳脚跟,就不怕找不到老婆。”蔡长贵看着老婆,幸福地说。
实习生 何欣茹 本报记者 洪慧敏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但在我们身边,却有许多残疾适婚青年,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没有收获属于自己的爱情,与孤独相伴。
其实,他们比正常人更渴望爱情,但现实却让我们很纠结。连日来,记者走近杭州上百名残疾青年,发现在接触的近百名残疾青年中,结婚率竟不足10%。
在婚恋过程中,残疾朋友究竟碰到了哪些困惑?他们的理想对象是啥模样?为什么残疾人结个婚会如此艰难?
100位残疾人中,结婚的不足10%
谁能帮28岁的杭州姑娘小楠找个男友
本报记者走近残疾适婚青年,帮他们牵红线
作者:洪慧敏
(本文来源:浙江在线-今日早报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爱在方舟”:300名残疾人“鹊桥”相亲
下一篇:28岁弱智姑娘渴望找健全男 分不清方圆大小高低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