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残疾人婚恋故事 关于婚姻心里有个童话世界渴望又担忧
2015-04-23 02:27:56   来源:   评论:0 点击:

他们的身体有这样或那样的残缺,多数人有成家的愿望和能力      关于婚姻,他们心里有个童话的世界,渴望又担忧      一些走进婚姻的残疾人,享受着来之不易的幸福,也承受着常人没有的困苦和艰难 

他们的身体有这样或那样的残缺,多数人有成家的愿望和能力

      关于婚姻,他们心里有个童话的世界,渴望又担忧

      一些走进婚姻的残疾人,享受着来之不易的幸福,也承受着常人没有的困苦和艰难

      面对采访,他们脸上有羞涩、有渴望、有甜蜜、有酸楚,也有决堤的泪

      大庆残疾人婚恋故事

    残疾人,是社会中一个特殊的群体。大庆有15万残疾人,残疾人的康复、就业、生活等问题已越来越被社会关注。然而,残疾人的婚恋问题却少有人问津。

    我市残疾人的婚恋状况是怎样的?记者对20位残疾人进行了走访,了解了我市残疾人的婚恋生活,本文选取了几个有代表性的故事,作为大庆残疾人婚恋生活的缩影呈现给大家。

    结婚者

    走入婚姻殿堂的残疾人,主要是有稳定收入者

于彬说,有了稳定的收入,他也有了自己的家庭。

    “有稳定收入,岳父同意把女儿嫁给我”

    47岁的于彬,家住采油一厂附近,记者去大庆福利总厂找他时,他刚检修完电闸、拄着双拐回到办公楼休息室。于彬3岁时,因小儿麻痹症双腿萎缩并失去知觉。30岁之前的生活,于彬不想提,他30岁那年,通过市残联了解到残疾人可以到福利总厂去报名上班,他试着去问问,还真成了职工,他感觉从那以后,人生才真正开始。

    “上班才一个月,邻居和朋友就有给我介绍对象的。”母亲看于彬岁数一天天大了,曾愁得抹眼泪,可于彬从没敢想过结婚的事。36岁那年,于彬攒下了一部分积蓄,几年的相亲路走下来,在亲戚、朋友的鼓励下,他从不敢考虑结婚的小伙子,变成了也想挑挑对方条件的成熟男子。

    “认识张冬梅也是通过一个朋友的介绍。”张冬梅就是于彬现在的妻子,比于彬小6岁,身体健康,哈尔滨姑娘。张冬梅被于彬的踏实和真诚打动,这个双腿残疾的男子,她不嫌弃,两人打电话、写信谈起了异地恋爱,转眼就是一年过去,两人第一次见面,张冬梅抱住了于彬的双腿,“我得来大庆照顾你!”

    于彬和张冬梅的爱情,遭到张冬梅家里的反对,父亲不同意女儿嫁给一个拄着双拐的残疾人。于彬和张冬梅向亲戚朋友求助,希望能说服冬梅的父亲,看他俩这样坚定,亲戚朋友轮番去劝说。

    “别看这孩子身体不好,可他有稳定工作,还有电工的手艺,跟着他也饿不着,你闺女喜欢,也别挡着孩子了。”冬梅姑姑的话,最后说服了父亲。

    “结婚还有好几天时,我就激动得一宿一宿睡不着,我能成立家庭,除了爱情,是因为有份稳定的收入,残疾人无论用啥办法都得自立!”
 

一些身残较轻者,选择了身残较重者作为伴侣

    “我残疾程度轻,和他搭伙儿没问题”

    “我俩第一次见面,互相就有好感,顺其自然就走到一起了。”

    “他的眼睛看不见……”

    “这一点我当初就考虑过,我除了视力稍弱,其他和正常人一样,所以,我俩在一起搭伙儿没问题。”

    陈丽丽和记者通了简短的长途电话,电话中她笑个不停,果然像董新宇说的那样,活泼开朗。再有一个月,陈丽丽在山东为期半年多的儿童按摩学习就结束了,她将回到丈夫身边,重新打理他们的家。

董新宇幸福地说,妻子比自己身体好,接受了自己。

    董新宇,39岁,10岁时患视神经萎缩,视力迅速下降,现在的他,什么都看不见;陈丽丽,33岁,弱视,什么都能看见,2003年,两人在市残联盲人按摩培训班学习时认识,2005年,结婚成家,住在龙凤。

    “她就像是一阵清风,让人舒服。”董新宇的眼睛看不见,陈丽丽的善良和热情让他着迷。“她只是视力有点儿弱,经常会帮我们念念书、发发卷子,也帮我们去食堂打饭。”培训班的同学看出了两个人的心思,牵线促成了两个人的恋爱。

    “那次谈话,让我俩义无反顾地走到了一起。”董新宇虽然喜欢陈丽丽,但始终不敢相信这个活泼开朗的姑娘,会真心和他在一起。

    “在别人眼里,咱俩都是残疾人,我虽然和正常人差不多,但嫁给正常人,也许没有和你在一起这么坦然,而正好我又有能力照顾你和未来的家庭,咱俩在一起挺好。”陈丽丽的直率让董新宇感动,陈丽丽的家人赞同女儿的选择。

    婚后,董新宇和陈丽丽开起了按摩诊所。董新宇每天坐诊,生活上的一切都归陈丽丽管,买菜、做饭、交水电费、买药、照顾孩子……陈丽丽虽然每天都忙忙碌碌,却也享受这种生活,不忙的时候,董新宇会抓着陈丽丽的胳膊去看电影,他用耳朵听不懂的地方,陈丽丽就给他讲。

    生活上,身残较轻者打理家务,身残较重者凭一技之长赚钱

    “我管赚钱,她管家”

    记者走进龙凤一家诊所,一位穿白大褂、戴茶色墨镜的人迎上前来,镜片后面,左眼闭着,右眼珠凸出,他就是李华锋。李华锋的按摩诊所,每天都人来人往的,这里规模不大,9张按摩床很少有闲下来的时候。

李华峰说,他负责赚钱,妻子负责家里的一切。

    李华锋,38岁,7岁时患青光眼,左眼接连手术2次,后因病变,右眼视力下降,两年前,双眼完全看不见了。眼睛的问题没太影响李华锋的

    学业,他坚持上完了小学、初中,又在哈市一家按摩学校学了技术。1998年,李华锋在乙烯开起了一家小按摩诊所。两年后,市残联组织去哈市的按摩医院学习,他认识了身体健康的吴淑敏,不久后两人结了婚。

    “我负责赚钱,其余的都是她管,这会儿,她应该是去菜市场了。”李华锋感激妻子,这么多年,抬抬扛扛、通下水道、修阀门儿这些男人的活儿,都由这个女人承担了。

    “为了回报她,回报这个家,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按摩赚钱。”李华锋说,他的诊所现在口碑很好,每天都能有七八十人来按摩,少的时候,也能达到四五十人,每个月下来,收入不少,他们的儿子今年15岁了,李华锋和爱人想全力把孩子培养好。“当然,培养孩子的任务,主要还是由她来担。”李华锋笑着说。
 

虽然自己身体残疾,却不想影响和拖累孩子

    “孩子,如果同学笑话你,你就说爸妈不在了”

说起和妻子一路走来的艰难,王仁忍不住流泪。

    “我们不想影响和拖累孩子,我们跟女儿说,如果有同学笑话,就说我们都不在了。”47岁的付荣杰眼泪夺眶而出,坐在旁边的丈夫王仁也流了泪。

    付荣杰先天性双目失明,丈夫出生时患软骨症,脊柱侧弯、双腿都扭曲,走路不稳,浑身疼痛,得定期打补钙针,夫妻俩开了一家小按摩诊所,每天客人无几,生活勉强维持,他们的女儿17岁了。

    女儿是个懂事的孩子,5岁时,就能帮着父母做家务了。可孩子毕竟是孩子,8岁那年,一天放学,女儿哭着跑回家:“妈妈爸爸,为什么我生在这个家里?”付荣杰夫妇愣了,女儿的同学嘲笑她的妈妈是瞎子,爸爸是瘸子。小孩子不懂事的一句话,刺痛了付荣杰和王仁敏感的心。那时候,他们就下定决心,不能影响孩子的身心成长,并告诉女儿:“如果同学再笑话你,就说爸爸妈妈不在了。”孩子抹着眼泪似懂非懂。

    “现在女儿长大懂事了,她在我们面前都是乐呵呵的,从不说在外面受不受委屈,也不让我俩说不在这个世上的话。”付荣杰说,也许是过于敏感,她觉得女儿一个人的时候,总是在想事情的样子,她和丈夫担心孩子心里有压力。平日,他们尽量不去孩子的学校,也很少带着孩子外出。

    女儿告诉付荣杰和王仁,她早就把自己爸爸妈妈的情况告诉老师和同学了,没人笑话她。可付荣杰和王仁还是不相信,他们总担心女儿太懂事,自己承受委屈。“我们把孩子带到这个世界上,养大了,就满足了,不能让我们的不幸影响到孩子的人生。”

   未婚者

    关于爱情和婚姻,他们的心里有个童话世界。可一想到自己是个残疾人,就不敢考虑建立家庭。很多人觉得自己身体行动不方便,总不能再找一个和自己一样的,那样怎么生活?可是他们又感叹,能蹦能跳身体好的人,谁找咱呢?

    “找个和我一样的咋生活?可身体好的谁又愿意接受我”

    “姐,你认识的人多,帮我留意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女孩,行吗?”

    “我实在有点儿迷茫,你千万别笑话我。”

    ……

    早晨,记者打开手机微信,一个男孩头像的右上角,红色的未读信息圆圈显示出数字“83”,这是83条留言,留言者是4年前记者采访过的一名残疾人投掷运动员,他叫王添巍,今年28岁,家住中林街。

王添巍常年在外训练,他希望有个女孩和他一起生活。

    王添巍高位截瘫,双腿以下不能动,曾在国家、省、市多次残疾人运动会上获得好成绩,自2011年那次采访后,添巍和记者一直保持联系。

    记者用手指滑动屏幕,一字一句地浏览这83句留言,每一句都情深意切。王添巍详细介绍了自己的家庭成员、父母和自己的职业,详细到爷爷和奶奶。当然,还有他的收入情况,这是个自强的男孩,他强调自己完全能承担一个家庭,公益性岗位、待业工资、训练补助、比赛奖金加起来,每月有平均3000元左右的收入,此外,他还做网络兼职,平日空闲的时候赚点儿小钱。

    王添巍在留言中,一再强调别看自己坐轮椅,但是生活可以自理,不需要对方照顾,他还总强调的是,他多么希望能有一个健康的女孩愿意和他建立家庭。

    “不是因为别的,就是特别担心,要是找一个和我一样的,咋生活?可身体健康的,谁又愿意接受我呢?”这些年,王添巍多数时间在训练,他接触的女孩儿也是残疾人,家里真希望能有一个女孩愿意和他组成一个家庭,“年龄大小都无所谓,也不介意是否有过婚史……”

    王添巍苦笑,他心目中自己未来的家是温馨的,两个人一起携手努力,妻子温柔善良,父母、孩子幸福相伴,一家人一起吃早饭,一起在夕阳里散步,“这都是梦想,说实话,我没敢想过能实现。”

    “我现在还在想以后做点儿别的,多赚钱,实在不行……”记者听得出,王添巍对爱情和婚姻有多么渴望。

    “虽然44年始终是一个人,但是我会一直寻找下去”

    每天5时30分,艾金柱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手机登录QQ和微信,然后洗漱、吃饭、从八厂的家出发,赶往大庆福利总厂去上班。22年来,他一直在寻找一个梦、等待一个人……

    “在旁人看来,我这个44岁的人天天盯着QQ和微信,好像不务正业,可我……”艾金柱没继续往下说,沉默了好一阵。

    艾金柱3岁时患小儿麻痹症,左侧半个身体渐渐不太受支配,走起路来一歪一歪的,不过,比起肢残的残疾人,他认为自己是得这种病的幸运者,因为他不用借助拐杖等工具,可以自己走动,“就是走路姿势不好看,看着和正常人不一样。”

    20岁时,艾金柱一个人从明水崇德镇来到大庆打工,更夫、零工,他都做过,但都没干长,“就拿看门来说,厂子来个人,得去开门吧,可我这腿脚慢,肯定不如人家正常人。”1997年,艾金柱通过市残联成为了大庆福利总厂的一名电工,从此有了稳定的收入,他更渴望在大庆有一个自己的家。

    “这么多年,没有人给你介绍过对象吗?”记者问艾金柱。

    “没有,我在大庆没亲戚,像我这样的残疾人,谁敢给介绍?”

    在艾金柱的记忆里,也曾有过刻骨铭心的爱情,这让他每每想起来,心里都不是滋味。

艾金柱有点儿害羞,他会一直等待另一半出现。

    “我和小英是青梅竹马,但是她家给我俩拆散了。”艾金柱在明水老家时,和小英过家家、捉蚂蚱,没分开过。小英初中毕业后,留在家里务农,艾金柱上了中专,两个年轻人第一次分离,也是永远的分离——小英很快就结婚了,因为她家里反对她和艾金柱恋爱,很快给她物色了新的人家。“我俩写了一年的信,以后就再没联络了……”

    “别担心,会遇到对的人。”记者安慰艾金柱,这个性格内向憨厚的老实人笑了,他的脸上挤满了皱纹……

    临走时,记者要下了艾金柱的QQ号码,并允诺帮助他寻找合适的姑娘,艾金柱拿着手机的手有些抖,“我每天都在QQ空间里写心情,去那里能了解更多的我,我的QQ号码是1718102012。”

    和艾金柱挥手告别时,他又拿出手机,重复念了一遍自己的QQ号码,眼神里满是期待……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31岁女孩坚持嫁52岁残疾运动员 志愿者帮办婚礼(图)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