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残疾的身体撑起大写的人(组图)
2011-06-29 01:20:32   来源:来源:大河网-河南法制报    评论:0 点击:

很多时候,10岁的儿子是马俊欣的帮手马俊欣在评查案卷  记者 何永刚 陈亚洲 特约记者 陶赴京 通讯员 刘建家/文图  引子  一步、两步、三步……他在心里默念着,用倾斜的身体带动左腿一步一步向前挪动...
很多时候,10岁的儿子是马俊欣的帮手
很多时候,10岁的儿子是马俊欣的帮手
马俊欣在评查案卷
马俊欣在评查案卷


  记者 何永刚 陈亚洲 特约记者 陶赴京 通讯员 刘建家/文图

  引子

  “一步、两步、三步……”他在心里默念着,用倾斜的身体带动左腿一步一步向前挪动,尽管步伐很小,但他格外小心。因为每一步都有可能使他摔倒,而每次摔倒都有可能使他再也站不起来。

  他叫马俊欣,今年46岁,是郏县检察院的一名检察官,每天早上7点,这个身影都会准时出现在郏县检察院。这已经持续25年了。

  不少人看到马俊欣都有这样的疑问:“身体都这样了,还工作干啥?上不上班都挣那么多钱,还上啥班?”

  对于这些疑问,马俊欣的回答很简单:“我是一名检察官,虽然我的身体有残缺,但我不是废人,我还有头脑,依然能干好本职工作。”

  同事称他是老专家,出租车司机都叫他“老革命”。在记者的眼中,他既是一位爱岗敬业、雷锋式的检察官,也是一位总把感恩放在心里的共产党员,更是一位把“对不起孩子”这句话挂在嘴边的父亲。

  是的,他是残疾人,但就像他自己所说的,他绝不是个废人,他用残缺的半边身体撑起了一个完整的、大写的“人”字。

  “我不能成为院里的负担”

  6月24日,记者见到马俊欣时,着一身检察官制服的他笔直地坐在办公桌前,编撰院里的检察工作动态。他不顾记者劝阻,挣扎着从座椅上站起来和记者握手,而起身的过程,他足足用了几十秒。

  旁边的干警告诉记者:“他的颈部是用钢板和钢丝捆扎固定的。每转动一下脖子,就会有声响,扭头、转腰,都需要同时转动身子和脖子。”

  采访中,马俊欣始终微笑着谈论他的工作、他的病情、他的家庭。

  1983年,高中毕业的马俊欣以518分的成绩摘取了郏县的文科状元桂冠,成了山东大学法律系的一名学生。就在即将毕业时,命运却给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体育课上,他从高处重重摔下,造成颈椎骨折,经过抢救虽然保住了生命,但医生说他可能会终身瘫痪,永远躺在床上。

  毕业时,马俊欣虽然站了起来。但由于颈部寰枢椎的脱位,压迫到神经,造成四肢神经不同步。更为严重的是,他右侧肢体感觉神经迟钝,左侧肢体肌肉无力。整个身体像四分五裂一样,根本不听大脑的指挥。走路重心不稳,在平地上走路,他需要一步一挪,右脚向前迈一步,左脚跟过来后,再迈第二步;遇到稍陡的坡路,需要搀扶才能上下;上下台阶则需要手脚并用。

  1987年,马俊欣被分配到郏县检察院。院党组看到马俊欣的身体状况,让马俊欣再进行一年的康复治疗,等身体有较大改观后再上班,但马俊欣坚持边上班边进行康复训练。“是党和组织培养了我,我不能成为院里的负担。”面对同事,他每天都是一脸的阳光、一脸的微笑。

  “我虽然不能掌握生命的长度 但可以增加生命的厚度”

  “小车不倒只管推。”这是采访中,马俊欣对记者说得最多的一句话。

  “医生告诉我不能摔倒,但我这样能不摔倒吗?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倒下,倒下后还能不能再起来?我不能掌握自己生命的长度,但可以增加生命的厚度。”

  马俊欣走过的路证明了他一直坚持的人生信条:

  郏县检察院创办的内部刊物《郏县检察》,马俊欣是责任编辑,稿件的采访、编排、校对,几乎由他一个人负责。2009年《郏县检察》创刊时,为了赶在国庆节前出版,他连续几天都吃住在办公室,身体发烧,不停地咳,但为了加班赶写、编排、校对稿子,他只是服点药,继续工作。

  凌晨3时,最后一遍校对终于做完,当他合上书稿慢慢挪到卫生间时,突然两眼一黑、脚下一滑,重重地摔倒在卫生间的地板上。早上6时,同事到办公室取稿子时,才在卫生间里发现了昏倒的马俊欣。

  马俊欣是个不甘守旧、勇于创新的人。

  他任办公室主任时总结推行的“周小结、月讲评”制度,得到县委、县政府的充分肯定,在全县行政机关推广。

  他任研究室主任时借鉴外地的做法,结合该院的实际,写出了一篇建立业务监管中心必要性的调研报告,被院党组采纳。郏县检察院由此在平顶山市检察机关率先成立了业务监管中心。

  “俊欣做事认真,我们佩服。”马俊欣的一名老领导谈到他,伸出了大拇指。

  2009年,马俊欣到业务监管中心工作,主要负责案件质量的考评和卷宗质量的评查。在案件评查中,马俊欣发现了一个涉案当事人长期上访的案子,检察院在办理该案中有明显的过错。

  马俊欣犹豫了,办理该案的是自己以前的老领导,现在已经退休了,如果纠正该案,老领导就要受处分,该怎么办?思量再三,马俊欣终于作出了决定:“先还老百姓公正,我再去给老领导赔罪。”

  马俊欣的认真“导致”老领导受到了处分。事后,他又亲自到这名老领导家“赔罪”。这名老领导坦言:“我开始怎么也想不通,现在我完全明白了,俊欣这样做是对的。”

  在评查案件中,马俊欣还总结出了检委会委员评查点评卷宗的做法,提高了卷宗评查的透明性和权威性;创新成立了业务咨询小组,为案件提前“把脉”。这些做法都已在平顶山市检察系统推广。

  身有残疾的马俊欣,在一般人看来,完全有这样或那样的理由请假休息,但25年来,马俊欣没有请过一天假,也没有因为看病而耽误一天工作。相反,同事经常看到深夜和节假日,马俊欣在单位忙碌的身影。

  “检察院的事都是我的事,我要对得起这身制服。”

  “谢谢您,马主任,要不是你跑前跑后,俺与亲戚这辈子就算结上仇了”。郏县茨芭镇的齐大爷拉着马俊欣的手,连声感谢。

  2008年的一天,跟往常一样,马俊欣早早来到单位加班,正好碰到了齐大爷。原来,齐大爷的小儿子与邻村青年因琐事发生厮打,将人打成轻伤,齐大爷的儿子涉嫌故意伤害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听说案子到了检察院,他是来检察院替儿子求情的。

  由于是星期天,这事本不该他管,看到老人着急的样子,马俊欣就把老人让进值班室,通过与老人进一步交谈,马俊欣了解到,涉案的两家不仅是邻村,还是姻亲,事情完全可以通过调解解决,只是双方都在气头上,互不相让。由于老人的另外两个儿子原本迁怒对方报案,造成弟弟“蹲大狱”,现在还不愿接受调解,扬言如果对方还不肯撤诉,就要冲到医院再打对方。马俊欣感到事态严重。

  事不宜迟,马俊欣向老人讲了办案的有关程序和相关法律规定及事情的利害关系后,就和老人一起来到医院看望受害人,但对方并不领情,坚决不同意调解。马俊欣又到老人家中,做两个儿子的工作,详细讲解相关法律和利害关系。然后,马俊欣又来到双方所在村的村干部家中,请村干部一起做受害人工作。

  马俊欣和村干部再次来到医院,向受害人家属进行耐心细致的说法讲理工作,“马主任,就凭你这样,我们啥也不说了”。受害人终于理解了。

  最后,公安机关对齐大爷的儿子作出了治安拘留10天、罚款500元的处罚。事后,齐大爷专程来到检察院,向马俊欣表示感谢。

  回来时,劳累了一天的马俊欣终于坚持不住了,他晕倒在了楼下……

  “检察院的事就是我的事,我身体虽然不好,但我既然穿着这身制服,就要对得起它。”马俊欣一句轻描淡写的话让记者感动了许久。

  “只要"老革命"一句话,我们都第一时间去接他上班”

  为了不给院里邻居和同事添麻烦,马俊欣常常要坐出租车上下班。他家楼上到楼下共33级台阶,他从楼上走到楼下需要10分钟,出租车司机会提前在楼下等他。

  “等这样的人,我们觉得值。”郏县出租车司机雷均央说,“全县共有80多辆出租车,大部分出租车司机都认识他,我们都叫他"老革命"。”

  为什么被称为“老革命”呢?雷均央说:“光我接他上班都有7年时间了,第一次接他上班时,我就想,他身体都这样了,为啥还上班?而且风雨无阻的,因此,我们叫他"老革命"。”

  “我们都愿意去接他。”也许司机会多等他几分钟,也许他下车后,司机还要把他搀扶到检察院的大院里,有时候还要从很远的地方赶过来接他。“其实,送他一趟也就5块钱。我们感动的是他的精神,敬佩的是他这个人,只要"老革命"一打电话,我们都第一时间去接他。”

  薛秋月和丈夫也称马俊欣是“老革命”,“这是因为他能影响年轻人。”

  “马主任不仅是我们单位的"一支笔",还是我们年轻人的精神偶像。”和马俊欣同一个办公室的薛秋月说,“我的演讲稿都是他帮我写的,从不拒绝。有一次,我看到他拖着身子在给我擦办公桌,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从此,薛秋月就每天下班都把办公室打扫干净。

  2006年,薛秋月的丈夫由于工作不顺,很长一段时间情绪低迷,“我就经常找马主任聊天,他言传身教,耐心开导我,我也就慢慢想通了”。现在,薛秋月的丈夫已经是郏县公安局经济侦查大队副大队长了。“如果不是马主任,就没有我的今天。”

  “我要让儿子知道,他爸爸不是个没用的人”

  为了不拖累妻子,马俊欣生平第一次求人“开后门”,找法院的同学以夫妻感情不和为由,

  和妻子离了婚。

  在马俊欣家里,摆放着3个高低不同的凳子,“因为孩子太小,摔倒时我就全靠它们了”。

  每次摔倒后,自己都用右手先撑着地,屁股稍微抬起,儿子就把最低的那个板凳放过去,马俊欣坐上去后,再扶着最高的板凳腿站起一点,儿子再换一个高点的板凳……最后,马俊欣再扶着高凳子才能站起来。

  在马俊欣心里,他最为自豪也最为愧疚的是他的儿子马弘光。儿子今年已是小学四年级,他却一次也没带儿子出门旅游过。对此,10岁的儿子毫无怨言、非常懂事,在爸爸忙工作时,马弘光已经会给爸爸做饭,汤锅里混搭着不同的粗粮,从“二米饭”到“八宝粥”,他都能为爸爸做出来。

  空闲时,他还跟爸爸学习书法、写作、“织围脖”。

  “我这么做,只是想让儿子知道,他爸爸不是个没用的人。”

  为了陪他,儿子让马俊欣在家里装了一个室内篮球架,这是儿子唯一的娱乐项目。

  “因为出去的时候少,现在儿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多去买几次东西,因为这样,他就可以多在街上玩一会儿……”说到这里,马俊欣流泪了。这是他在接采访时的唯一一次落泪。

  问起马弘光对爸爸的评价,他说:“爸爸身体有残疾,但他不是社会的负担,是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采访结束时,马弘光很自觉地送我们下楼,马俊欣则站在窗户边向我们告别。夕阳将这对父子摇曳的身影拖得好长、好长……那一刻,记者泪流满面。

  记者手记

  有一种感动叫“坚强”

  在采访马俊欣的日子里,我始终被一些东西感动着。这些感动像波涛汹涌的潮水,不断向我涌来。

  “25年来,院里的每位同志都帮助过我:上楼背一段、路上扶一把……帮助都印在了我的心里。我没有别的办法报答,只有努力工作。”

  现在的他,仍然每天要忍受着疼痛。每天看到他痛苦的表情,亲戚、朋友和同事都劝他做进一步的治疗。但手术是有风险的,一旦手术失败,他将永远离开他的工作岗位。因此,他宁愿终生忍受病痛的折磨。

  现在的他不能翻山越岭千里追逃,不能抽空带孩子出去玩。他能做的只是每天早早上班,拖着摇摆的身体,把工作上的事情做得最好,不管分内分外。

  也许,他的所作所为,在有些人看来不算什么。但当你看到楼梯一侧,25年来被他踏出痕迹明显的脚印时;看到他身体不便还忘我工作、整天在休息日加班时;看到他摔倒时需要借助3个高低不同的板凳才能爬起时;看到他不想因过多的走动而让同事担心,整天不喝水以减少去厕所的次数时……你或许会有一些感动。

  他反复强调自己不是模范,也不想当模范。他说自己做的都是小事,他说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他说:“小车不倒只管推”……

  作者:何永刚 陈亚洲 陶赴京 刘建家图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脑瘫少年笑迎中考 未来要当电脑工程师 图
下一篇:朱丽华:黑暗中创造光明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