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乔凤军:残缺也可以很美
2015-03-16 04:31:10   来源:   评论:0 点击:

十多年前,在单位被称为舞后的她因为癌症而失去了右腿,可她并没有消沉下去,而是选择了一个充满挑战的人生——学会了游泳并考取了深水合格证、拄着双拐去20多个城市旅游、爬上了长城、登遍了北京周边大大小小的

十多年前,在单位被称为“舞后”的她因为癌症而失去了右腿,可她并没有消沉下去,而是选择了一个充满挑战的人生——学会了游泳并考取了深水合格证、拄着双拐去20多个城市旅游、爬上了长城、登遍了北京周边大大小小的山。

十多年前,在单位被称为“舞后”的她因为癌症而失去了右腿,可她并没有消沉下去,而是选择了一个充满挑战的人生——学会了游泳并考取了深水合格证、拄着双拐去20多个城市旅游、爬上了长城、登遍了北京周边大大小小的山。

在人生的道路上,谁都会遇到困难和挫折,就看你能不能战胜它。战胜了,你就是英雄,就是生活的强者。——张海迪

在乔凤军的心中,张海迪就是她的榜样。家住北京市朝阳区豆各庄乡的她,2003年时因为恶性肿瘤而失去了右腿。从那时起,她便尝尽了人生的苦辣酸甜。

苦 

乔凤军45岁时被查出了神经鞘瘤,经过药物治疗无效后,只得截去右腿。当医生告诉她这个消息时,乔凤军泪如雨下。若是截掉了腿,以后如何在运动场上奔跑?如何在舞池中翩跹起舞?她恳求着医生寻找其它的治疗方法,可是医生的话让她所有的希望轰然倒塌:“截肢是唯一的办法,只有这样,才能保住命。”

对乔凤军来说,那段苦涩的日子是连绵的阴雨天。手术的前几天,她甚至想过就这样死掉,至少还会有一个完整的身体。

家人、同学、同事怕她想不开,轮流开导她,带她去吃北京的美食。可那时的她没有信心面对未来的生活,任何美味佳肴吃在嘴里都味同嚼蜡。

2003年3月19日,乔凤军失去了右腿。

手术后尚在昏迷中的她不断的喊着:“疼,把我的右腿放下来!放下来啊!”每每听到这样的话,她的爱人、女儿还有来看望她的朋友都会忍不住落泪。大家非常担心,昏迷中的她尚且如此,若醒来后,该如何面对?几天后,乔凤军完全清醒过来,看到了右边沉下去的被子,叹了一口气,转过头,眼泪从眼角不停地滑落。

出院后,乔凤军郁郁寡欢。“那时总觉得自己是一个‘废人’,什么都做不了,就连最简单的上厕所都需要人搀扶。有一次我拄着双拐刚出门,就发现往日熟悉的邻居们见到我后纷纷散开,躲在一旁偷偷地擦眼泪。看到这种情况,我的心里特别难受,更不敢面对自己,整日躲在家里不肯出去。”

酸 

“刚刚从生死线挣扎过来的我那时候最想见的人就是老妈妈。妈妈年纪大了,所以我截肢的事情没有告诉她。我都接受不了,怀胎十月生下我的妈妈怎么能受得了如此大的打击?”日复一日,她对远在邯郸母亲的想念却与日俱增。想见又不能见,乔凤军的心里充满了酸楚。在同学的帮助下,她终于见到了朝思暮想的母亲。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十秒,可这件事却成为她思想的转折点。

那天,她的几个同学上楼去探望她的母亲。临走时,母亲下楼相送。而她,就坐在单元门口不远处的车里。

乔凤军透过车子的后窗看着母亲花白的头发和温暖的笑脸,好想飞奔过去抱着母亲喊一声“妈!”好想把命运的不公、自己的委屈和母亲说说。可是她不能,她怕母亲经受不住她再也不能奔跑的消息。

当母亲无意中往车的方向瞧时,乔凤军立刻转过身、伏下头。她双手紧紧地捂着嘴,拼命的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透过朦胧的泪水,入目的,仍旧是那空荡荡的裤腿。那一刻,乔凤军的心仿佛被撕裂了。

坐在驾驶位的同学看到这种情况,立即将车开走。车驶出小区后,她嚎啕大哭……

“难道以后也要这样才能见到母亲吗?”回到北京后,乔凤军想了很久。“若自己不能乐观、坚强的面对生活,以后又怎么能面对母亲?”乔凤军决定:“不再逃避,用微笑面对人生。”

一段时间后,她安上了假肢,开始了康复训练,一切重新开始。

“不自卑,勇于尝试。虽然我失去了一条腿,但在我的人生之路上仍可以拥有美丽的风景。”乔凤军笑着说。此图为乔凤军在张家界旅游时拍摄。
“不自卑,勇于尝试。虽然我失去了一条腿,但在我的人生之路上仍可以拥有美丽的风景。”乔凤军笑着说。此图为乔凤军在张家界旅游时拍摄。

辣 

“超越自己的过程就像是在吃辣椒,虽然会辣到流泪,但那种痛快感却让人欲罢不能。”刚开始练习用假肢走路,乔凤军很难掌握平衡,总有踩高跷的感觉,有时候走着走着就会突然摔倒。有时候走的时间长了,大腿根部还会被假肢磨出一圈泡,每走一步都钻心的疼。

面对这些困难,她并没有退缩,而是通过不断的练习,掌握了利用假肢走路的技巧。终于,她穿着假肢回家见到了母亲。母亲得知女儿截肢的消息后,心疼的差点哭死过去。而此时的乔凤军却抱着母亲,坚定地告诉她未来的打算。看着快乐、自信的她,母亲也渐渐平静了下来。

从母亲家回来后,乔凤军更坚定了“过精彩生活”的想法。因为她明白,只有她快乐、充实的生活,母亲才会放心。

“重新开始”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却需要克服很多的困难。而在这个过程中,乔凤军最感动的莫过于许许多多陌生人给她的爱。让她印象最深的是她在西单图书大厦的经历。

那天,她拄着双拐站在滚梯前不知所措:应该是先迈左腿还是先将右拐放上去?看着滚滚向上的电梯,截肢后从未用过滚梯的她眼前发晕、背后冷汗直流。四五分钟后,她转过头,发现后面站了好多准备上楼的人。她让开一条路,让其他人先上。可他们却说:“没关系,不急,您先上,慢慢来。我们在后面跟着您,您别怕。”乔凤军听了,眼泪在眼圈里直打转儿。

“虽然只剩下一条腿,但我也要游遍名山大川、尝遍各地美食,让人生不留遗憾。”在亲人、同学的陪伴下,她拄着双拐爬上了香山、雾灵山、妙峰山还有海拔2303米的北京第一高峰灵山,甚至还登上了八达岭长城。

在长城上,一些外国友人看到她后,举起大拇指称赞。她说:“不到长城非好汉。健全时,我没去过长城,现在剩一条腿我也要圆了我的长城梦。”逛遍了北京周边的美景,她又将视线放到了外省。厦门、上海、桂林、苏州、南宁……近20个城市都留下了她的身影。

这一路上,她遇到了很多困难,但陌生人的鼓励与给了她更多的信心,让她有勇气做更多的尝试。2009年,她甚至还考取了北京市颁发的深水合格证。她说:“在水里,我是一个健全人,可以像鱼儿一样自由自在地游来游去。”

除了旅游,乔凤军还迷上了十字绣。在2009年豆各庄乡十字绣评选中,她的作品《陶》还被评为一等奖。

“不自卑,勇于尝试。虽然我失去了一条腿,但在我的人生之路上仍可以拥有美丽的风景。”乔凤军笑着说。

如今,乔凤军最大的愿望就是开办一个十字绣专卖店,可以教更多的残疾人朋友学习十字绣,并帮他们把成品卖出去,增加收入。
如今,乔凤军最大的愿望就是开办一个十字绣专卖店,可以教更多的残疾人朋友学习十字绣,并帮他们把成品卖出去,增加收入。

甜 

在乔凤军尚不能接受自己的那段日子里,豆各庄乡残疾人康复站的工作人员也多次找她参加站里的活动,但每次她都拒绝了。可如今她却成为站里活动的积极分子,不失时机地把自己旅行中的感受、超越自己的快乐、生活中的感悟与其他残疾人朋友们分享。“但愿我的例子能让更多的残疾人朋友重新点燃对生活的希望。若能帮到他们,我心里会比吃了蜜还甜。”

“有些残疾人朋友曾对我说,‘这辈子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吧,没什么盼头!’我特别不赞成这样消极的观点。在我困难的时候,亲人、朋友、同学还有许许多多的陌生人都给了我无尽的关爱。现在,我也想把这份爱传给更多的人。我要用我自己的行动去告诉更多的残疾人朋友,肢体的残缺不代表生命的残缺,只要我们愿意,我们一样可以把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张海迪、凯伦·凯勒都是我们的榜样。”2009年底,张海迪来到乡残疾人康复站和残疾人朋友们座谈时,乔凤军还请她为乡里的残疾人朋友题词,鼓励大家积极地面对生活。

如今,乔凤军最大的愿望就是开办一个十字绣专卖店,可以教更多的残疾人朋友学习十字绣,并帮他们把成品卖出去,增加收入。

有人问她:“很多人遇到这种情况都会自怨自艾,为什么你却会将生活过得如此精彩?”她说:“我不想去抱怨命运的不公。人生犹如一副牌,当我把一副烂牌打得更加精彩的时候,我就赢了。”(本版照片均由乔凤军本人提供)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独臂医生”为村民看病18年 工资千元不收出诊费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