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绍兴盲人小伙用耳朵“看”世界 两年听了300多本电子书
2016-08-14 01:09:46   来源:   评论:0 点击:

2016年08月11日 绍兴晚报 记者 陈乙炳 沈逸纯 吴越盲人的世界是黑色的,但他们同样可以把日子过得五彩缤纷。近日,记者走进了这样一位盲人小伙的生活。他叫胡永根,能玩电脑、爱读书、常聊微信,看不见的世

2016年08月11日 绍兴晚报 记者 陈乙炳 沈逸纯 吴越

 

盲人的世界是黑色的,但他们同样可以把日子过得五彩缤纷。近日,记者走进了这样一位盲人小伙的生活。他叫胡永根,能玩电脑、爱读书、常聊微信,看不见的世界同样精彩。

6日上午,记者在越城区灵芝镇小善村见到胡永根时,他正坐在电脑前和网友聊天,手指在键盘上敲打得飞快,音响里传出快速的“叽叽呱呱”声。

他有着一双看似正常的眼,跟人交谈时,总是“望”着你。旁边稍有响动,眼睛便骨碌碌转。但他其实什么也看不见。“如果我坐着不走动,估计能装上好一会‘明眼人’。”33岁的胡永根半开玩笑地说。

“五六岁前还能分辨白天和黑夜,之后就完全看不见了。”他说,他患的是先天性失明一级色弱,换句话说,就是他能睁开眼睛,但世界对他来说却是黑色的。

胡永根用电脑不需要鼠标。“我玩电脑,得在电脑上装一套语音系统,靠听力来完成。”他拿出自己的手机给记者示范,他的手机里同样装了语音系统。他把手机靠近左耳,右手食指快速地在屏幕上划动。他的手特别光滑,柔软而灵活。点到一个图标,手机就会“说”出语速非常快的一句话。“习惯了,就是通过听来操作手机,电脑也是一样。”说完,他又操作起电脑来。

点开网页,又传出语音,他侧耳细听,根据听到的内容,按下键盘。第一次知道电脑,是在他读职校时。“虽然眼睛看不见,但心里知道它宝贵,生怕摸坏了。”胡永根笑着说。

“学打字时,要把键盘上100多个字符背熟,刚开始都是一个一个用手去摸,光熟悉键盘就花了半个月时间。”胡永根说,对于喜欢的事物,他总是很专注,就算效率不高,每天多背一个字符,也很有成就感。

记者读了一段朱自清写的《背影》,胡永根边听边打字,限时一分钟,他打了62个字。记者注意到,他已能熟练地上网查资料、“看”新闻、读书、听歌。“我们盲人出门不方便,却可以在网上‘看’世界。”他说。

胡永根原是一名盲人按摩师,两年前,他的右手落了病,于是回家修养。

这以后,听书便成了他唯一的乐趣。两年里,他听了300多本电子书。

他的卧房在二楼,约20平方米的空间里,几乎每个白天都要在这待上10个小时。“早上5点半起床,6点多开始网上‘阅读’。”他说,这几天正在听金庸写的《射雕英雄传》,“电视剧也听过,但总觉得没原著过瘾,人物性格的刻画、细节的描写,文字比电视剧更有冲击力。”他说,听到不错的段落,优美的句子或者触动人心的哲理,他都要一遍遍重听。前几天他还把《三国演义》听完了,断断续续听了差不多一个月。

中午时分,在工厂上班的妈妈赶回家给他做饭。菜很普通,两菜一汤。“吃饭我很随便,但书不能少。”他笑着说,网络空间丰富多彩,不仅可以“浏览”《人民日报》等报刊杂志,也能搜索《按摩师》《经络学》等专业书籍,“视野”开阔了许多,还学到了不少专业知识。

“不像盲文书成本高,品种有限,网上‘看’书夜里不用开灯,环保。”他说,“阅读”让他更好地了解了这个世界。

在与盲人网友的接触中,胡永根了解到有很多盲人通过电脑和普通人一样能养家糊口:有的盲人开了网店,有的会编程、制作网站。“如果我也能用电脑来做点什么,或许可以改变家庭现状。”他说,他下载了大量的电子书籍、资料,可以自学的就自己摸索,实在不懂了就上网向人求教。

“33年来一直是爸妈在照顾我,如今他们年纪也大了,需要人来照顾,我希望找一份与电脑有关的工作,通过自己的努力尽尽孝。”胡永根说。

8岁,胡永根的生命中,第一次有了心痛的感觉。

“原先陪我玩的小伙伴们都去上学了,家里一下子安静了,心中不免有些失落和孤独。”他说,父母怕他摔跤,很少让他出门,但每当傍晚时分,他总要扶着墙,来到家门口。坐在石凳上的少年,成了那些年的风景。

“哪怕听到伙伴们追逐时的笑声,心情也是愉悦的。”他说,他渴望读书,虽然那时并不清楚知识意味着什么。

“我要读书。”很多次他这样央求父母。“等你眼睛好了,就去读!”他们总是这样哄他。很多次,他听到父亲长长的叹气声和母亲无声的啜泣声。“我看不见,但我能想象妈妈紧咬嘴唇,强忍眼泪的样子。”胡永根说。

11岁。这是他永远忘不了的年纪。那一年,父亲送他去了浙江盲人学校。学校招生的消息,是村干部传达的,那时爸爸正在田里干活。“妈妈说,爸爸丢下农具就往家里赶,只想让我早一点知道消息。”胡永根说。

“我现在还能想象听到消息时的情形:心跳加速,耳朵也嗡嗡作响。”他说。“我要去读书了!”碰到一个人,胡永根就说一遍。夜里满脑子想的也是读书,想读书是什么样子,老师是男的还是女的,啥都想。

“一个瞎子读跟不读有什么区别?”邻居们劝他的父亲放弃。

“读书很苦,我们不能陪你,你吃得了苦吗?”在一次饭桌上父亲很严肃地问他。

“能。”胡永根不假思索地回答。

“我现在特别感谢我爸,他是最理解我的人。”胡永根说。

父亲的担忧不无道理,胡永根马上就体会到了读书的不易。

“盲人的阅读是通过手指触摸那些凸起的小点来完成的。”他告诉记者,在盲文中,汉语拼音中的每个声母和韵母都由两列(每列各3个点)共6个凸点表示,每一个汉字都需要摸好久才能明白。

“一篇100多字的文章要摸上两个小时,很多时候会漏摸,就要从头再摸读一遍。”他说,最麻烦的是,盲文书上的凸点很多已经被磨平了,摸了好多遍还是理解不了文章的内容。可以想象,那是一个多么枯燥又艰难的过程。

13岁那年的暑假,胡永根小声地将想放弃读书的想法告诉了父亲。父亲没有说话。这反而让他纠结,思想斗争得厉害,直到一天夜里从收音机里听到了一个励志的故事。

故事的主角叫海伦凯勒(《假如给我三天光明》的作者),跟他一样,也是一名盲人,但她没有向命运屈服。为了能清楚地发音,她用一根小绳系在一个金属棒上,叼在口中,另一端拿在手上,练习手口一心,写一个字,念一声。为了使写出来的字不至于歪歪扭扭,她还自制了一个木框,装配了一个滑轮练习写字。通过不懈地努力,她甚至考上了哈佛大学。

“从那时起,我再也没跟家人提退学的事。”胡永根说,他在盲人学校读了9年,从学校图书馆借阅了100多本盲文书,各类书籍都有涉猎。

20岁,他转入一所残疾人职校学习推拿。这3年里,他学会了使用电脑,从读盲文书转为从电脑上听书。

“跟那些现在还在看书的同龄人比,我少读了几年书。但转念一想,还有许多人因为各种原因失学,我想我还是幸福的。”胡永根说。

-记者手记

他的笑里有自信和乐观

采访中,胡永根始终保持着微笑,从容淡定,虽然眼睛看不见,但在玩电脑时却几乎与正常人无异。他总是说,除了眼睛看不见外,他在生活中和正常人一样。

他的笑,透着自信与乐观。

阅读,对于一个正常人,不难,但盲人,他看不见,只能靠听、靠摸,需要付出常人百倍千倍的努力。我们身边不乏这样的励志故事,然而有些人却甘于平庸,与其抱怨自己的人生平淡,不如即刻出发,踏踏实实把每一件事做完、做好。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轮上巨人”骆润法的新年愿望

分享到: 收藏